原標題:《從2008到2022》 :蘇盃奪冠 證明中國羽毛球隊續航能力更強了

進入2021年,搜狐體育視頻節目《從2008-2022》奧運訪談開播,新一期《從2008到2022》:稱霸蘇盃!國羽湯尤杯期待圓夢。搜狐體育資深記者郭健對話體壇週報副總編曹亞旗和中新網體育部總監盧巖。那麼,他們究竟都發表了什麼觀點呢?

4輪12強賽過後,國足4戰1勝3負積3分排名小組第5。本輪戰勝國足的沙特隊4戰全勝,以12分高居榜首,澳大利亞隊9分緊隨其後。阿曼和日本本輪都贏得了比賽的勝利,積分都增加到6分,分列第3和第4名。4戰皆敗的越南小組墊底。

從目前的積分情況看,下輪國足與阿曼之戰,很可能是一場相當於6分價值的比賽。如果國足能夠戰勝阿曼,那麼出線形勢還有轉機。一旦落敗,意味着國足與小組前3名的積分差距將拉大到6分,追趕將變得非常困難。

中新網體育部總監盧巖說:"我們如果把這個時間軸拉回到上一屆世界盃外圍賽的話,其實我們會看到現在的這個情況,雖然比較糟糕,但是其實也並不是一個特別糟糕的狀態。現在相當於,如果說把這個時間軸退回到四年前的話,好像我們的積分實際上比四年前還要再多出一點了,但是經過系列賽之後的話,實際上我們也是差一點,就能夠取得附加賽的資格,只差一點點,現在來講的話,實際上也還遠遠地沒有到絕望的時候,原來也沒有到絕望的時候,因爲通過這個比賽,實際上我們看,我們打澳大利亞的時候,我們覺得可能澳大利亞隊陣腳不穩,包括運動員之間的磨合可能沒有那麼到位,我們是不是能夠亂棍打死老師傅?然後我們先突襲一波,看看能不能把澳大利亞隊斬落馬下,結果發現好像我們並沒有斬落澳大利亞的這個實力。然後第二場打日本,可以說是比較攻守平衡的這麼一個陣容,但是發現我們距離日本還是有一定的差距,之後打越南的話,發現和之前的越南隊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跟我們有一定差距的這麼一個對手,現在可以打得有來有回,但是我們通過打沙特的時候,又覺得我們實際上如果戰術得當,或者說人員安排調配得當的話,其實也是有機會的,但是同組其他的球隊,實際上也都是有類似這樣的情況,日本紙面實力強不強?他也很強啊,但是日本之前打的也並不好,包括主教練,也在日本媒體輿論面前有很多批評聲,也有主教練辭職以謝罪的說法,實際上我們面對後面的比賽,關鍵還是要應該贏下應當贏的比賽,至少在一個月之後,我們經過這一個月的修整,對陣阿曼是不是應該拿出一個更有說服力的成績?然後能夠延續我們在這個12強賽的征途,因爲我們再把時間倒退到2017年,當時我們在擊敗韓國隊之前,我們也沒有人能夠想過,我們擊敗韓國隊,但是事實確實發生了,我們確實做到了,做到了之後,大家發現擊敗韓國也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的一個目標,那麼有了幾年前的這個情況,作爲參照,那我們以後在第二循環,我們如果再做的話,我們擊敗日本是不是也是遙不可及呢?我覺得也不一定,所以說現在還遠沒有到放棄希望,或者說沒有到絕望的時候,一場一場的打,相信中國隊還是能夠有機會,至少能夠有機會去爭奪第三名,因爲第三名的話,他更多是一個攪局者的身份,作爲一個攪局者的話,守好自己的每一場比賽,然後儘量的把節奏,把小組賽的水攪渾,把節奏拖入到更適合我們的這個角度,去看看我們是不是能夠有機會去偷一場勝利?或者說能夠有機會拿下來該贏的比賽,同時,我們有一場或者兩場超常發揮,這些實際上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不管是上一屆,還是這屆,實際上我們國家隊的表現,國家隊的成績是一方面,但是成績實際上它是一個結果,並不是原因。可以說,險勝越南隊之後,看到了一組數據,從209年越南四國賽,當時國奧隊是1比3還是1比2輸給越南隊之後,實際上這麼多年,中國的U系列隊和越南的U系列隊相比,查到了一個數據,這些年一共是打了九場比賽,中國隊贏了幾場?實際上,九場比賽的話,中國隊是兩平七負零勝,只是平了兩場比賽,那麼通過這麼一個數據,非常簡單,但是很殘酷的對比,他並不是說某一個隊伍在這一場比賽或者幾場比賽的單場發揮有問題,而是說整個兩個國家的足球發展的整體情況。可能這場比賽我們是險勝,可能若干年之後,等越南的U系列隊更加成熟起來之後,那很有可能我們連險勝也不一定能夠容易做到,那面對這樣的局勢,面對這樣的情況,那可供我們閃轉騰挪的空間只會越來越小,所以,還是希望能夠在這次的12強賽上,我們中國隊能夠有更好的發揮,至少我還是堅持之前的觀點,哪怕說我們最終沒有能夠打進世界盃,或者說最後我們沒有能夠出線,但是哪怕說我們能贏一場,多拿一分,甚至說能夠多打一場附加賽,這實際上都是對中國足球切切實實的幫助。"

結束與沙特隊的世預賽12強賽後,國足將搭乘包機回國,準備11月的兩場比賽。據悉,國足將於沙特當地時間13日20點啓程,乘坐包機飛赴上海,預計包機將於北京時間14日下午抵達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跟世預賽40強賽小組賽結束後從阿聯酋回國一樣,隨後國足將按防疫規定,被集體轉至蘇州太湖太美香谷裏酒店,接受隔離醫學觀察,同時備戰11月的12強賽。根據賽程安排,國足將於11月11日對陣阿曼隊,11月16日再戰澳大利亞隊。這兩場比賽有望在蘇州進行。

體壇週報副總編曹亞旗說:"我覺得,就不要去考慮積分了,因爲在踢完越南隊之後,我覺得看看世預賽難打,日本不也就三個積分,因爲日本這次又輸給了沙特,我覺得這就讓我覺得有點像什麼,就是說現在我們去排隊打飯,或者說排隊幹什麼?突然有個人插隊了是吧,那人也插隊了,我要跟他比,就是這種感覺,你現在能不能和好的比。現在覺得日本本來是出線的頭號熱門,或者說亞洲出線的絕對熱門,但現在踢三場比賽就贏了一場,拿三分,不就跟我一樣嗎?覺得好像我們也就是這種心態,這就不對了,你如果說你的目標是出線,那你應該後悔於自己丟掉了六分,而不是說我現在拿到三分跟日本不也一樣嘛,所以我覺得其實比賽過程就能反映出來很多東西,但是更重要的是在比賽準備之前,你的心態怎麼去調整?該怎麼去看待你的每一個對手?怎麼把自己的目標定得更高?更切實可行,讓出場的11個人,能形成一股繩,我覺得這種情況下,纔是我們接下來還有機會的可能性。所以現在也不要去說我們爭前三有機會?或者怎麼樣?我覺得都太遙遠了,就說下一場踢阿曼,我們要怎麼備戰?把阿曼這幾場球研究透了,然後定位好自己這種角色,發揮出來自己最好的水平,這場比賽踢完之後再說下一場,一場一場打下去再說,根本就不要考慮小組將來是不是小組第三?然後再爭一個附加賽資格,那樣又變成一個就是最後可能又是,哎呀!好遺憾呀!第四名啊!我覺得根本不用想這些,那樣的話只會揹負越來越大的壓力,而且會真的是背道而馳了。"

2021年湯姆斯杯和尤伯杯在丹麥奧胡斯結束了第四比賽日的爭奪。中國隊以小組三連勝的不敗戰績獲得第一強勢晉級八強。湯姆斯杯C組第二輪,中國隊5-0戰勝荷蘭隊,中國隊將在小組最後一場比賽裏,與同樣兩連勝的印度隊爭奪小組第一。

中新網體育部總監盧巖說:"肯定是在預料之中,我們說湯尤杯比較順利,主要是針對之前的蘇盃,蘇盃我們也看到了一些環節可能發揮的並不是特別的好,包括打泰國的時候,因爲本身男雙就是現在的這個中國隊可能比較薄弱的一環,加上奧運組合沒有參賽,我們在蘇盃的時候,男雙其實進行了各種各樣的調配,從何濟霆/周昊東,然後到周昊東/劉晨到和何濟霆還有是誰來着,反正進行了各種各種各樣的調配,感覺是每一個人最終都並不是特別能夠令人滿意,包括輸給泰國隊的這場比賽,其實也都是很讓人揪心。最後打到日本的話,實際上觀衆或者說作爲看比賽的人來講,實際上並沒有特別強的,就是說一定能夠拿下,或者說一定能怎麼樣?但是通過比賽,我們發現,好像日本隊比我們打得還要亂,還要緊張,特別是緊張,感覺日本隊面對我們,這是一場比拼誰更緊張的比賽,或者說是誰不太緊張的這麼一場比賽。因爲打到最後發現,日本隊的失誤可以說是越來越多,最後我們一直被詬病的男雙這條線,反而是搶到了寶貴的一分,這個確實是感覺有一些意外,確實感覺有一些意外。因爲順着這個之前的一系列比賽來講的話,其實對男雙並不是特別的抱有希望,但是因爲畢竟是在國慶長假之中嘛,然後看比賽的人很多,實際上很多觀衆都被下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說我們那條線沒有守住的話,第二場比賽我們之前也有網友評論說,這個陳雨菲是一己之力拖着中國隊往前走,但是在最終的女單比賽中,她也輸了,輸給了山口,如果說我們這條線沒有守住,加上陳雨霏輸了的話,可能石宇奇面臨的就是一個非常兇險的0-2。如果0-2的話,以石宇奇現在也並不是特別穩定的發揮來講的話,對陣桃田賢鬥,可能就不會像我們實際發生的這種情況,面對桃田,能夠有比較強的空間,哪怕說我放掉一局,我去調整,第三局我去拼,我照樣去把他拿下。如果說前面兩場都輸掉的話,我相信哪怕是石宇奇作爲一個高水平運動員,雖然說不是頂尖運動員,但是作爲一個高水平運動員,心態上可能不會有現在這麼輕鬆,這盤我打的並不是很清晰,並不是特別順利的話,我們堅決地把它放掉,然後最後一盤利用我的個人的優勢,去把對手沖掉,然後3-0拿下。但是我們現在經過幾天的調整之後呢?我們再看看湯尤杯,實際上湯尤杯的話,這個過程感覺比蘇盃可以說是輕鬆多了,或者說看小組賽的心態,大家感覺都舒緩多了,畢竟小組賽的對手並不是特別特別的強大,像女隊對丹麥的話,有一些這個對手,包括之前輸掉的那一分,輸掉的那一局,但是實際上面對手的話,發現中國隊的調整還是非常非常的快,最後也沒有說給對手太多的機會,經過了一系列的波折,都拿下了。實際上,我覺得現在特別是小組賽啊,小組賽因爲能打一局,實際上給很多我們二號球員或者三號球員更多的表現機會,或者是鍛鍊的機會,因爲本身經過疫情的這種長期封閉,或者說長期的國內集訓,實際上這種海外的比賽,面對不同打法的對手,實際上對我們的二號,三號,或者說對於我們的年輕選手來講,感覺特別有成長意義。因爲我們說頭號選手,比如說像奧運選手的話,經過奧運會的洗禮,包括全運會,實際上他的鍛鍊成長空間是有一定的保障的,但這些非奧運選手,沒有能夠去打奧運會,那麼我們通過湯尤杯的比賽,實際上給他們一個很好的鍛鍊,這對於中國未來三年的週期,怎麼能夠確定我們更好的順位人選,比如說男雙。現在,中國隊中的男雙話題,確實是一個很揪心的現實,但是實際上我們通過比賽也發現了,大家水平其實可以說是半斤八兩,大家都在一個調整的過程之中,所以通過這些比賽的調整,我們能不能及時地選派出最好的人選?然後去搶積分,然後去投入到巴黎的備戰中去。實際上,這本身就是這一系列大賽的很重要的一個做法。"

2021年湯姆斯杯在小組賽全部結束後進行了八強戰對陣抽籤,中國隊被抽到下半區將先對陣泰國隊,中國隊如能晉級半決賽將與日韓兩隊之間的勝者爭奪決賽權。賽會頭號種子印尼隊,八強戰對陣馬來西亞,印尼隊如果晉級半決賽,將與丹麥和印度隊之間的勝者爭奪決賽門票。

體壇週報副總編曹亞旗說:"現在,有些參加過東京奧運會的選手並沒有全員參賽,我覺得這也能理解,畢竟連續的比賽,東京奧運會,後面的全運會比賽,壓力也是非常大的,有些運動員確實也出現了一些傷病,包括有的運動員在東京返回之後,包括全部打完之後退役,我覺得這都是正常的,畢竟對於整個羽毛球隊來說,就是培養一些新鮮力量,永遠都是有必要的,而對於整個隊伍來說,我覺得男雙真的是整個羽毛球隊表現的一個晴雨表。不光是蘇迪曼杯,不光是湯姆斯杯,其實因爲我們知道,中國就是很多項目中以女性帶動男性,這種烙印或者痕跡是由來已久的,像我們羽毛球項目,其實在上世紀80年代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輝煌。後來,在1989年,當時蘇迪曼杯剛成立的時候,中國前三屆比賽都是無緣冠軍的啊。我們經歷過八年的那段輝煌,當時世界盃,世錦賽經常包攬五塊金牌,但實際上蘇迪曼杯這種情況,1992年,羽毛球入奧之後呢?中國也沒有奪得金牌,那麼在那種情況下,後來李永波成爲國家羽毛球隊主教練、總教練吧,然後一開始的話,其實我們確實是先從女線形成突破,對吧?然後包括重奪蘇迪曼杯,慢慢的後來奧運會上,我們女雙冠軍葛菲/顧俊以後就是從這個時期帶動了中國,就是三大杯賽中的一些成績,隨後到2004年,中國迎來了一個真正意義的羽毛球隊一個黃金時代,大概十多年,因爲我們男線上的爆發太強勢了,最後林丹,鮑春來,包括陳金、諶龍都是,整個十幾年內,湧現出了一批優秀的選手,男雙還有風雲組合,還有前面有的鄭波/桑洋優秀的組合,包括到後來,傅海峯又跟張楠配對,又拿2016年裏約冠軍,包括還有子龍組合,確實是我們男線爆發,那現在我覺得從前面的國慶節蘇盃來看,我覺得我們奪冠其實很正常,因爲奧運會作爲參照,畢竟是連續作戰嘛,就是大賽距離這麼近,奧運會我們五個單項都打進決賽了,那就是你整體就是最強的,沒有之一,就是最強的,遙遙領先其他任何一個國家。所以說,蘇迪曼杯奪冠也是很正常的,至於說比賽的過程中出現一些波折,出現一些波瀾,我覺得也是正常的,就是現在我們年輕,即便說像陳雨霏、石宇奇在國家隊服役已經很長時間,其實也都是很年輕的,對吧,他們慢慢慢經歷過這樣的比賽,然後取得成績之後,慢慢自己的積累更多,有可能會替代以前我們心目中那些偶人物。我覺得,現在回到湯尤杯,我覺得就是從前面小組賽,我覺得真的是兵不血刃,不能作爲任何參考,所以也給我們隨後打淘汰賽,其實敲響了警鐘。如果說用人家的狀態,心理調整的不好的話,你一旦碰上一些關鍵的比賽,比如說你第一個出場的,不管是單打還是雙打,你一旦說輸掉,就是失手了,那後面的運動員怎麼去調整?我覺得這個其實是對於年輕隊伍來說,我覺得既是積累經驗這樣的一個過程,另外一個,如果說真的出現,就是我們不想看到的結果,我覺得其實現在來說,我們也不用過多的苛責,畢竟年輕人爲主,我們以後還有很多比賽,那現在既然敢派年輕球員去打,我覺得如果我們要相信他們,其實他們是有這個實力的,而且本身我覺得從奧運會後,到蘇迪曼杯,再到現在,我感覺就是現在大家整體上各個國家的運動員,我覺得狀態都不能說是處於一個職業生涯的特別巔峯的時期。怎麼說呢?就感覺包括奧運會,到現在,能讓我們印象特別深刻,那種巔峯對決,感覺確實是差點意思,所以我也希望看到我們中國羽毛球隊,這幫年輕的隊員在比賽中能夠證明自己,證明自己能夠順利接過前輩們留下的槍,我覺得這個可能是更重要的,也許成績如我們所願,也許不如我們所願,但是我們必須要給他們這樣的機會,給他們這樣的時間去成長。"

中新網體育部總監盧巖說:"說到排名佈陣或者是作戰部署的話,畢竟我們男隊員其實是受到了一定的,可以說是質疑,或者說至少是在前期的表現,至少是打上了一個問號。但是我們也看到了,因爲畢竟對於其他的外國運動員來講的話,特別是像桃田賢鬥,他打完奧運會之後,然後去打國際比賽,但是對於我們來講的話,除了奧運會,奧運會回來之後是長期的封閉,長期的封閉之後又全運會了。包括之前決賽之後,我印象中陳雨霏好像也在說自己爲什麼狀態並不是特別出色,因爲本身陳雨菲和山口他們兩個本身就是一場,可以說是任性,或者是韌勁的較量,但是因爲確實從奧運會之後,全運會,再到蘇迪曼杯,這一系列的比賽,對於整體的狀態,或者體能的消耗都非常非常的大,最後也導致了會出現一些狀況不穩定。實際上,不僅僅是他個人的情況,而是說整個團隊,男線也遇到這樣的情況,但是我們也算是比較可喜的,看到經過這一系列的考驗,感覺這個隊伍,至少他是在一個緩慢的回升,或者是一個上行的這麼一個通道,這麼一個通路上,我們固然也是看到了石宇奇在之前的比賽中,有不是特別出色的發揮,但是最後面對桃田,可以說是老冤家了,最後沒有讓我們觀衆失望。包括之前的湯姆斯杯小組賽,我們也看到了我們的年輕球員,包括一些名字都很陌生的球員,實際上,面對對手都是取得了一個很好的成績,證明訓練效果不錯。我們在取得了訓練效果的基礎之上,也給了我們高水平運動員,或者說給了我們核心球員一定的休息或者喘息的機會。相信面對對手的話,不一定能夠取得我們預想中的結果,但是隻要能夠打出我們的風格,打出我們的水平,至少不讓球迷過於失望,因爲我還是對男雙的表現可能還是有一定的問號。可能在更多的時候,希望他們能夠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了,其他的各個單項比賽中,每一個人都各司其職,守好自己的陣地,相信能夠得到一個相對好一些的結果。但是如果說出現了一些問題的話,也希望大家不要過於去苛責。畢竟,現在還是處在一個混沌,很混亂的這麼一個階段,而且到巴黎奧運會還有三年的時間,現在都處在這麼一個調整的週期,特別是一些我們比較薄弱的環節,還是應該給他們足夠的時間,相信還是可以說把陣容磨合到最好,或者是把人選的搭配,調整到最好。"

體壇週報副總編曹亞旗說:"通過今年的表現,或者說從比賽的結果來看,我覺得其實大大改觀了。因爲我們說上一個奧運週期中,中國羽毛球隊遇到了一定的危機,包括這個奧運週期,就是東京奧運週期,剛開始的2017年、2018年遇到比較大的信任危機,是因爲我們的女線出現一些問題,尤其是在像2016年奧運會上,當時這種力量型打法給我們帶來的影響。包括在東京奧運會上,我們之前在做節目,聊到羽毛球的前景,提到女線,我覺得陳雨菲和戴資穎,陳雨菲是有機會的,但是我當時的擔心就是說陳雨菲之前,在前幾年留給我們印象也是我們女子運動員最近幾年留給我們的印象,就是我們的續航能力不是特別強,就可能在同一個賽事中打得比較好,但是連續兩三站賽事中讓我們持續保持這種高水準,就有難度了。但是從現在來看,從奧運會、全運會,再到蘇迪曼杯,到現在,我覺得這方面其實已經大大讓我改觀了,尤其是整體的表現,雖然說也有一些起伏,但是比起之前給我們那種印象,就覺得續航能力不是那麼強,現在它的續航能力足夠強了,就說明其實我們在這種體能儲備,應對力量型打法上,我們有了很大的改觀,所以在這方面其實是我們做的好的,那經驗教訓其實隊伍、隊員,教練員比我們更清楚,他們一定會堅持的。另外一個說到男線這邊的話,男雙確實是我們出成績的短板,如果說羽毛球的短板,大家可能在十次中有九次、八次會想到,哎,我們男線如果出問題會怎麼樣?確實,因爲首先男線的競爭壓力就是太大了,包括國外這種優秀的男雙選手一直都非常多,另外一個,我們確實說到現在尋找風雲組合的接班人也沒有找到。說能接近於他們的,就別說達到他們那個水平的了,就是說能夠接近他們,持續穩定的輸出,持續穩定的高水平作戰,確實缺乏這樣的選手,這也是現在國家羽毛球隊需要去解決的一個難題。如果說,不能讓男雙的力量得到加強,得到進一步的加強,因爲我們知道,東京奧運會上男雙是沒有拿滿名額的,其他都拿足名額了,我覺得這也證明了我們指望通過東京奧運會之後,我們拿到蘇盃,我們男雙就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這種變化了,也不現實。因爲比賽還是自己去打出來的,之前的比賽其實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並沒有這種絕對領先,絕對的統治地位,那我覺得現在還是立足於現狀,能夠儘量比自己以前發揮的好一些,那麼總體加起來可能不會差。我覺得這樣就OK了,不用說我們一定要把弓拉滿了,把調子喊出來,一定要奪冠,我覺得現在真的不用過多的去考慮這些問題,畢竟對於年輕人來說,揹負這樣壓力的話,我覺得也不是一個特別好的事情。"

本次中國羽毛球隊派上了很多年輕球員,而且在配對組合方面也進行了很多的全新的嘗試。

中新網體育部總監盧巖說:"我們迴歸到之前的全運會,其實有很多類似的,就是讓人感覺好像和我們之前看到的場景不太一樣。但是如果說總是這幾個人的話,多少會有一點兒審美疲勞。當然說審美疲勞可能不太貼切,因爲畢竟誰會對金牌疲勞呢?但是如果說在一些比賽中嘗試一些全新的組合,全新的考量的話,實際上這也是爲咱們後面的巴黎週期繼續打磨,能夠提供一個,可以說是各種各樣的可能。我們再把話說回來,像一個組合,實際上也是經過各種各樣的磨合,或者說經過各種各樣的測試,然後最後才能夠確定下來,然後進入到新的奧運週期,然後逐步的去通過積分,通過比賽,然後形成我們自己的優勢。之前的每一個週期的雙打配,實際上都是經過這麼一個過程,都是經過不停的反覆,磨練的過程,特別是像在2016年的時候,磨合並不是特別的成功,因爲畢竟到奧運會的時候,止步小組賽,並不是特別的成功。所以,有很多正面或反面的經驗教訓能夠提醒我們,我們就是不停的在舊週期結束和新週期伊始的時候進行各種各樣的測試,實際上也是爲我們新的週期,怎麼能夠找到最有競爭力的幾對組合做好一個儲備工作。"

體壇週報副總編曹亞旗說:"我個人還是喜歡看到湯姆斯杯一些男單,不管中國隊打誰,我覺得這也是考驗我們未來男單賽場的很重要的一個點吧!不管是將來打日本啊,打丹麥了,還是打印尼了,打馬來西亞了,我覺得我們的單打這條線是我更關心的。我覺得,確實單打,就是林丹退役之後,我們其他的選手什麼時候能更強勢的迴應羽毛球界對我們的挑戰,我覺得這是一個標誌性的!所以,我會更關心湯姆斯杯的表現。另外一個,說到配對的問題,我覺得也很正常,因爲我們現在看到的比賽,主要是因爲疫情導致我們現在連續看到世界性的大賽,奧運會,蘇迪曼杯,湯尤杯,都是大賽。像以往的話,比如說,奧運會結束之後,我們在下一個奧運週期開始之後,我們先有一些大獎賽,大家會看到一些新的組合,有的時候不是說這對組合不適合了,他們還適合,但是教練有更多的考量,我們要爲下更大的一盤棋,有意識的去嘗試,然後實驗一下,打大獎賽,然後再會慢慢的到一定的世界比賽裏面去磨合,大家會有一個適應的過程。這次的話,沒有適應過程了,所以有時候覺得,爲什麼好像覺得是不是有的成績不好?其實不是,我們要考慮五個單項的比賽,那麼有不同的組合,我覺得這些也是實情,而且比如說年齡,退役的問題,你要給他找一個搭檔來配合,這都是很正常的,所以我覺得大家在看比賽的過程中,不用去過多的解讀這些,就是重新配合,我覺得都是很正常的,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看我們能不能在現有的人員儲備之下取得一些好的成績,或者說取得自己比自己更有突破的一些成績,這纔是我們值得去認可,或者說去評判的標準。"

(鸞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