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美股百年第四個歷史高位或已出現

2020年3月,爲有效應對新冠疫情的不利影響,以美聯儲爲代表的多國央行動用約18萬億美元救市,成功地挽救全球經濟;然伴隨而生的是多個領域產生了泡沫,包括債市、股市、房地產、貴金屬和大宗商品、虛擬貨幣等等。隨着天量的流動性氾濫,一場投資盛宴開始了,不參與其中則財富會被稀釋,但過度參與者則要注意“剩宴”的風險。目前,美聯儲縮減購債預期較強,有十個跡象表明美國股市可能已經出現轉向,存在局部巨大泡沫爆破的前兆。2021年9月的高位非常有可能形成美股百年以來第四個歷史高點。投資者需要警惕,提前應對。

一是全球債務和美國債務已經超越二戰,達到巔峯。

救市也是有代價的。美國債務上限已經從最初1935年的450億提升到2021年10月15日的28.9萬億美元。根據Trading economics發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9月美國政府債務高達28.43萬億美元,以2021年二季度美國國內生產總值折年數22.74萬億美元計算,美國債務率約在125%左右,超過二戰後1945年的117%的債務率。而根據國際金融協會報告顯示,包括政府、家庭、企業和銀行債務在內的全球總債務水平在2021年第二季度增加了4.8萬億美元,達到296萬億美元,全球債務率高達353%。全球債務水平創了二戰以來新高,是不可持續的,這是風險的根源。美國債務上限危機或將持續長久的影響國際金融市場,而美國居民的數輪疫情財政補貼已經結束,用加稅來增加財政開支將是異常艱難的漫長博弈。

二是美國股市表現與全球其他主要市場表現相差太遠。

美國股市自2009年3月以來,已經連續上漲了12年6個月,與全球其他主要市場震盪表現大相徑庭。特別是從疫情以來,美國股市是主要股票市場中表現最強,但歐洲股市漲勢較緩,日本股市已經出現疲態,A股和H股也已經三個季度沒有創新高了。顯然,美股上漲動力與其他國家股市上漲的動力有着明顯差異,美國股市已經進入高估危險區間。道瓊斯指數納斯達克指數標普500指數的市盈率分別爲25.9倍、39.9倍和26.6倍,市淨率分別爲6.73倍、5.9倍和4.51倍。在低利率和通脹背景下的高估值現象要十分警惕,一旦市場利率發展趨勢變化,估值調整壓力則將顯現。

三是美國股市其表現遠超出現實疫情困境。

從2020年3月23日開始,截止到2021年9月7日,以最高點15403.44計算納斯達克上漲132.3%,標普500指數在2021年9月2日高點4545.85點計算,上漲107.4%,道指在2021年8月16日創下35631.19點,上漲95.6%。美股在疫情期間的牛市大多靠資金推動而非基本因素,其中,三大指數的上漲幅度亦出現了明顯的背離,納指超越道指太多,反映市場依靠高科技板塊拉動較大,受益整體經濟增長的作用較小,股市上漲的基礎不牢固不全面。

四是美國股市內部結構亦出現了明顯背離。

羅素1000指數和羅素3000指數在2021年9月2日分別創出2551.48和2698.84點高點,但羅素2000指數早就在2021年3月12日創出2360.1點的高位,上行動力不足。這一情況反映美股大型公司特別是少數頭部公司股價漲幅居前,表現活躍,其他大部分公司股價上漲動力不足。美股牛市的真正成色被削弱,其內部個股前景或已出現分歧。

五是美股成長股票表現超越價值股票太遠。

在三大羅素指數裏面,成長風格最爲強勢,價值風格自2021年5月10日開始出現了明顯的背離。美股表現初棄價值追成長的現象,價值股票被普遍不被看好。價值股票上升動力不足或也預示着市場做多資金有限。鼓吹成長獨享牛市非經濟繁榮期正常牛市表現,做多資金不足只能選擇部分進攻,預示着非常規牛市的動力已轉弱。

六是美國股市股息收益率逼近歷史低位。

截止到2021年9月份,標普500指數的股息收益率爲1.34%,而2007年11月份爲1.77%,2000年3月份爲1.16%,1929年9月份爲3.00%,這個數據已經逼近歷史低位。從體量上來看,當前美國股市體量遠超之前的三個時點,美股的局部泡沫程度或已爲歷史之巔。

七是投資者防風險意識偏低,散戶入市洶湧。

芝加哥期權交易所VIX指數在2021年6月29日創下了14.10的低點,創2020年2月20日以來的新低,反映出絕大部分投資者預期後市波動程度會趨緩,防風險意識偏低。很多國家股票市場出現了散戶大量入市的盛況,特別是美國2021年上半年散戶開戶數達1000萬,超過去年全年,甚至還出現了散戶合力大戰機構的極端情況。從歷史規律來看,股票市場出現極端情況都應值得警惕。

八是估值水平已經到達了極限。

截止到2021年9月,標普500指數席勒市盈率爲38.30倍,而1929年高點爲32.56倍,2000年高點爲44.19倍,2007年高點爲27.55倍,已經處於100年以來次高位。以2021年10月14日收盤數據計算,三大指數平均用1美元只能換0.175美元淨資產。2021年上半年,全球通過購買美股指數ETF形式流入淨額超過5800億美元,年化折算是過去20年的總和,這是今年美股極端估值的重要推手之一。

巴菲特指數亦已經達到極限。巴菲特先生教導我們,當市值超過GDP的120%就要小心,超過130%就要非常小心,超過150%就要極其謹慎。而現在美股巴菲特指數已經超過了208%,全球股市巴菲特指數爲143%,中國股市亦已經達到122%。

九是全球疫情趨緩,救市政策退出或爲各國共同選擇。

最近,全球疫情整體呈現趨緩態勢。近一個月來,確診病例下降近30%,此外,確證病例的死亡率也在持續走低。這是一個可喜的跡象,希望全球能夠就此走出此次陰霾。隨着新冠疫情的逐漸消退,主要矛盾或由應對疫情轉變爲債務償付,疫情時期的臨時應急措施或逐步退出。以美聯儲爲首的各國將步入漫長減債週期,救市特殊階段的零利率甚至是負利率貨幣環境或將逆轉,過高估值的債券市場、房地產市場、商品市場,虛擬貨幣市場或將承受調整壓力,特別是過度高估的美股市場。

十是過度寬鬆政策迴歸正常是刺破股市泡沫的堅實邏輯。

一場巨大的局部泡沫已經形成,這個泡沫僅僅是靠全球負利率或者低利率環境勉強維繫,但僅僅利率步入正常化的預期或將改變全球資產的巨大局部泡沫。當然,美股最低估最優質的價值股在局部泡沫爆破之後依然存在未來。

綜合上面十個因素,標普500指數於2021年9月2日創下4545.85點,道瓊斯指數於2121年8月16日創下35631.19點,納斯達克指數於2021年9月7日創下15403.44點,將有可能成爲100年以來美國股市繼1929年、2000年、2007年之後第四個歷史高位。我國部分機構和高淨值人羣在美投入很大,要做好風險管理。而美股任何一場危機都對全球金融市場包括中國股市的影響不容忽視,要提前作好準備提前應對。總體從進攻變爲防禦,若蘋果熟了可摘兩個。

(李大霄系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鄭罡對此文有貢獻)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