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小學改4年、高中改2年?官方闢謠“縮短學制”

變動學制難以從根本上

解決教育質量問題

縮短學制的傳言,最近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引發外界關注。

近日,教育部官網發佈《教育部辦公廳關於設立教育部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實驗區的通知》,決定在12地設立基礎教育改革實驗區。不想,卻迅速演變成社交網絡“縮短學制”的傳言。 

目前,多地教育部門對“縮短學制”的說法,已經闢謠。

謠言

10月14日,教育部官網披露《教育部辦公廳關於設立教育部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實驗區的通知》,決定在上海市、廣東省深圳市、四川省成都市等12地,設立教育部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實驗區。

今年以來,基礎教育改革頗受關注。不曾想,幾天後“縮短學制”的傳言頗有遍地亂走之勢。

10月17日,網絡傳言稱,教育部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實驗區將實行縮短學制方案,實施九年義務教育,小學4年、初中3年、高中2年

這一流傳的“教改新主張”,一共列有9條內容,顯得煞有其事,比如取消小升初,高中前完成基礎教育;中考分特色考試,依據特色分別進入普高、特高或職高;1/3以上大學改爲工科或高級藍領大學,專業培養高級技術工人……

這一“力度、強度前所未有”的改革,很快就被打了臉。不僅教育部新聞辦公室官方微信“微言教育”公開闢謠,各實驗區也紛紛提醒大家不要輕易採信非官方渠道的信息

經成都市教育局相關工作人員覈實,網上該說法並非事實。稍早前,深圳教育局也官方闢謠網傳縮短學制,請勿輕易採信非官方渠道的信息。

上海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實驗區相關改革任務,均不涉及網傳“縮短學制”等內容。上海市教委表示,請以權威信息爲準,不信謠不傳謠。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指出,所謂教育部新任部長的“教改新主張”,是假借教育部部長名義發佈的毫無邏輯的所謂大尺度改革措施,完全不靠譜,而且這些改革主張自身就是矛盾的。

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兼學部學術委員會主席檀傳寶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學制問題很嚴肅,若改學制,須先有嚴肅的研究做基礎。若匆忙的改革舉措不斷、讓人失去定力,羣衆就極易聽信謠傳,形成心理上的踩踏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就有人大代表提議,小學由6年制改爲5年,高中由3年制改爲2年,推行小學5年+初中3年+高中2年的十年義務教育。

“縮短學制”被闢謠,也不是第一次。今年4月,教育部基礎教育司曾在迴應學制變化時表示消息不屬實,教育部無相關政策出臺。那則有關學制的傳言顯示,從2021年秋季學期開始,小學學制將正式縮短爲5年,初中變爲4年。

規律

縮短學制是件嚴肅的事,勢必考慮教育規律。

我國學制從誕生至今已有100多年,並非一成不變,但“6+3+3學制”始終是主流。

在2016年教育部關於政協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第0203號提案答覆的函中,教育部表示,我國目前的中小學學制是經過多次變革、長期實踐驗證、科學研究和國際比較等逐步形成的,並由國家法律和政策加以確定,與當前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狀況基本適應。

從有關研究看,世界上主要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基礎教育學制,也基本爲12年左右。比如美國、日本、法國、印度爲12年制,德國、英國爲13年制,俄羅斯爲11年制。

2020年,政協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第2180號提案中建議縮短基礎教育年限,擴大義務教育範圍,教育部作出了答覆,指出還不具備縮短學制和將普通高中納入義務教育的條件

當前,各級教育中義務教育經費佔比最高,超過一半。如果再將高中階段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花銷就成了絕對的大頭。

而從1986年義務教育法頒佈實施,到2011年實現全面普及,距今不到10年,鞏固普及水平、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任務仍然艱鉅。

更何況,制定中小學學制最應強調的首要因素,是是否符合少年兒童心理、生理髮展規律和有利於學生全面發展。學制變動,必然引起中小學校佈局調整、校舍建設、教師隊伍結構調整等系統變動,對學校管理和教學秩序帶來較大沖擊。

檀傳寶認爲,若改學制,須先有嚴肅的研究做基礎。縮短學制,不如增加學制的彈性

熊丙奇指出,深入分析教育內部邏輯,縮短學制根本不是一劑改革良方,在整體基礎教育存在應試傾向情況下,縮短學制只會增加學生的壓力,而不能減輕社會的教育焦慮。

質量

進行基礎教育綜合改革,真正目的在於提高基礎教育的質量。

近年來,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了一系列針對基礎教育的改革指導意見,比如《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等,公衆對提高義務教育質量充滿期待。

針對本次教育部設立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實驗區,教育部官網10月18日發文表示,主要目的是促進學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質發展,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普通高中多樣化有特色發展,全面提高基礎教育質量

此次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實驗區,涵蓋了省級市、計劃單列市、副省級市、地級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縣級市等,代表性廣泛。教育部將深入實驗區進行調研,指導推動實驗區圍繞高質量發展,深化基礎教育綜合改革,凝練實驗成果。

“十三五”以來,人民羣衆“有學上”問題已基本解決。面向“十四五”,人民羣衆“上好學”的願望日益強烈。提高教育質量,面向未來。

特別是中央部署“雙減”之後,強化學校教育主陣地作用、提升教育教學質量,已成爲基礎教育面臨的最緊迫最核心的重要任務。

那麼,相比“縮短學制”的提議,目前基礎教育改革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

檀傳寶認爲,目前基礎教育主要應做兩件事:一是提高公立學校教育質量,二是提高校外教育治理水平。也就是說,“雙減”的同時要“雙增”

熊丙奇認爲,要解決當前基礎教育的問題,必須改革教育評價體系,清理將教育、學校等級化的教育管理與人才評價政策

從歷史經驗看,變動學制難以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質量問題。基礎教育改革,也非一日之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