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IPO“撤單潮”持續:年內208家企業終止IPO 多家公司註冊期“意外折戟”

10月19日,螞蟻集團的註冊批文到期,其首次科創板IPO的路途正式終結。

根據2020年10月20日,證監會下發《關於同意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註冊的批覆》中記載,批覆自同意註冊之日起12個月內有效,一年時效已過,若要重新上市,其需重新申請IPO審覈。

這只是過去一年IPO終止大潮下的一個小插曲。事實上,剔除螞蟻集團,今年終止A股IPO的企業羣體不在少數。

受壓實中介機構責任、強化股東信披監管及強調科創板“硬科技”屬性影響,2021年IPO撤單公司數量大幅增加。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綜合創業板、科創板、證監會官網數據發現,截至10月19日,今年已有208家企業終止IPO審覈,數量遠超去年全年。

在終止潮中,以往罕見的“註冊難產”的現象逐漸增加,一些企業過會後卻在“提交註冊”階段折戟,且提交註冊時間越長,失敗概率越大,創業板5家終止註冊企業中,有2家“提交註冊”時間超過半年。

同期,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已有4家企業提交註冊超過半年但仍未收到結果,另有4家半年前提交註冊企業目前審覈狀態爲中止。

“一些過會的企業,在註冊階段也會面臨證監會的相關問詢,甚至是反覆好幾輪的問詢。如果企業能在不涉及規則所約定的上市必要條件前提下拿出強而有力的自證,還是能順利拿到註冊批文的。不過一般來說註冊時間拖得越久,拿到批文的不確定性可能會越大。”華南一家資深投行人士受訪指出。

今年以來,在註冊制穩步推進下,A股市場IPO融資規模再創新高。根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10月19日,今年以來已有480家企業完成IPO發行,融資金額合計6168.14億元,創歷史新高。

但同期,擬IPO企業終止上市審覈進程的數量也水漲船高,其中年內IPO表現最活躍的創業板和科創板,同時也是IPO終止潮的漩渦中心。

根據數據統計,創業板方面,截至10月19日,今年以來,已經有100家創業板IPO申報企業的項目狀態變更爲“終止”。其中,有88家爲主動撤回,有5家因上市審覈不通過而終止,5家終止註冊,1家因財務資料已過有效期且逾期達3個月未更新被證監會終止註冊,還有1家則是因未在規定時限內回覆問詢而被深交所終止審覈。

科創板撤單現象同樣嚴重。截至目前,科創板IPO終止企業高達75家。其中,主動撤材料的有68家,包括提交註冊後又主動撤回材料的6家,因上市審覈不通過而終止的有7家。

主板市場中,則有33家企業IPO折戟,其中24家是終止審查,9家企業審覈未通過。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上會審覈被否企業數量剛剛創出了年內新高(以月度計)。2021年前三季度,發審委/上市委會議審覈373家企業,去年同期發審委/上市委會議審覈企業數量爲305家,今年審覈企業數量同比增長22.3%。

上會企業中,有333家企業通過發審委/上市委會議,過會率爲89.28%,而去年同期,有305家企業上會審覈,過會率達95.74%。其中,僅9月份合計就有62家企業上會,但過會率只有87.1%,合計有6家企業被否。

早前,有市場人士猜測存在“審覈趨嚴”的跡象,但隨後遭到監管層的否認。

2021年6月10日,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第十三屆陸家嘴論壇上發表主題演講,明確表態:“IPO發行既沒有收緊,也沒有放鬆。”

有市場人士指出,市場認爲IPO收緊,可能源自三方面原因:“一是落實新證券法的要求,對中介機構的責任壓得更實了;二是加強股東信息披露監管,明確了穿透覈查等相關要求;三是按照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完善了科創屬性評價體系,強化了對‘硬科技’要求的綜合研判。”

“市場情緒高漲通常會推動IPO熱情。然而,當股指與經濟基本面出現較大背離,泡沫不斷累積,過多劣質上市企業現金流斷裂可能加劇泡沫破裂風險,並對金融體系造成衝擊。因此,註冊制下更需關注上市公司質量,並通過壓實中介機構責任的方式保障信息披露。”平安證券非銀金融行業分析師團隊評價道。

事實上,整體來看,終止IPO審覈的企業大多是主動撤單。

今年以來,科創板和創業板IPO主動撤單企業高達156家。而去年全年,A股市場也只有81家企業撤回IPO申請。除了上文提到的聯想集團外,今年IPO撤材料的擬IPO企業還有柔宇科技、吉利汽車京東數科等明星公司。

從行業分佈來看,創業板和科創板的終止IPO企業中,屬於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的最多,有29家,佔比16.57%;屬於專用設備製造業的有22家,佔比12.57%;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製造業企業數量排第三,達到15家,佔比8.57%。

對於撤單潮頻發的現象,不少市場人士認爲主要在於IPO項目現場檢查趨向常態化、壓實中介機構責任、保障上市公司質量等舉措有關。

早在今年年初,2021年1月29日,證監會就已發佈實施《首發企業現場檢查規定》,進一步壓實發行人和中介機構責任。

根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今年以來中證協已開展了5批現場檢查工作,其中1月14日第一批抽取2家,1月31日第二批抽取20家,4月25日第三批抽取2家,7月4日第4批抽取19家,10月15日第五批抽取3家。

其中,前三批24家企業中共計19家曾在現場檢查後撤回、終止或中止IPO;第四批19家企業1個月內就有3家企業撤回IPO申請。

“監管層開啓的現場檢查,對IPO申報工作做得粗糙的企業形成了震懾。”滬上一名中型券商投行部人士受訪表示。

此外,也有市場人士認爲,其中前期IPO申報過於集中,部分企業資質不足以及信披還有待優化。

“創業板註冊制落地初期,制度改革疊加二級行情催化,企業上市熱情大幅提升,形成集中申報。優質企業率先過審後,後續企業資質有所下沉,所需審覈週期更長、撤單率更高。”平安證券非銀金融行業分析師團隊指出。

以往擬IPO企業一旦過會,基本意味着上市無憂。不過這一情況在今年下半年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今年以來,已經有數家已過會企業在提交註冊階段“倒下”。“從近期的案例來看,註冊時間超過半年,就有很大概率最終無法上市了。”有IPO觀察人士對記者表示。

佳奇科技和仁會生物就是最新案例。其中,佳奇科技IPO是目前首例在未主動撤回申報材料的情況下被證監會主動叫停的創業板擬上市項目。

佳奇科技IPO申請在2020年6月28日獲得創業板受理,2020年10月順利通過上市委審議,同年12月向證監會提交創業板註冊申請,但隨後一直未收到證監會的批文,直至今年10月,證監會公告顯示,佳奇科技財務資料已過有效期且逾期達三個月未更新。根據規定,決定終止對佳奇科技發行註冊程序。

記者多方瞭解獲悉,“財務資料已過有效期且逾期達三個月未更新”或許只是佳奇科技此次IPO終止的委婉說法。佳奇科技是註冊制下首家在註冊環節被證監會啓動現場檢查的企業。在提交註冊之前,佳奇科技的IPO之路非常順利,上會前僅經歷了一輪問詢。不過,在註冊環節,變數陡然發生。記者獲悉,在本次現場檢查中,佳奇科技暴露了大量財務不規範的問題。

事實上,佳奇科技的情況並非個例。根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今年以來包括佳奇科技在內已有5家創業板擬IPO企業“倒在臨門一腳”,即過會後在提交證監會註冊時被終止註冊。科創板市場,今年以來也有6家企業遭遇“終止註冊”。

其中最典型的莫過於科創板“批文難產王”仁會生物。

其在2020年2月14日科創板IPO獲受理,經過三輪問詢後在2020年7月31日通過審覈會議,2020年8月14日提交註冊,時隔一年多才迎來註冊結果,但卻以撤回申請“終止註冊”黯然收尾——10月12日,證監會官方網站披露關於終止仁會生物科創板IPO註冊程序的通知書。與佳奇科技相同,證監會對仁會生物在註冊環節啓動了現場檢查。

儘管當前也有提交註冊後過了三百餘天才拿到批文的案例,但具體分析來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註冊期”較長的企業,往往存在較高的IPO不可能性。今年以來終止註冊的11家企業中,提交註冊時間超過六個月(180天)後終止的企業佔比已超過50%。

從現有的案例來看,一旦在註冊環節遭遇監管層現場檢查,企業IPO失敗的概率則會明顯增加。

根據相關規定,在發行上市審覈和註冊階段,首發企業存在與發行條件、上市條件和信息披露要求相關的重大疑問或異常,且未能提供合理解釋、影響審覈判斷的,可以列爲檢查對象。適用範圍方面,明確證券交易所各板塊的首發申請企業均予以適用,檢查內容爲首發企業信息披露質量及中介機構執業質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