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變了嗎?

那時候,我們說“白衣飄飄的年代”;

後來,人們說“白衣校花大長腿”。

不同在哪兒?

別說前一個“詩意”後一個“欲意”。

這世間,管你什麼“意”,

抵達那一刻,另起一行。

就像所謂“詩和遠方”,

到了,還遠啥?

然而,葉蓓是特例。

據說全網都知道,

誰是最癡愛她二三十年的男歌迷。

哈哈,指定沒算上咱們女的吧?

一樣狠狠愛小葉。

就像小葉唱的:

“愛上你每一道彩虹

愛上你每一次流浪

愛上你每一道目光

愛上你每一次燃燒……

小葉,畫面而言:

就算泥沙俱下,

也是或涓涓或跳脫的一股清流的即視感。

這是多少女人無論怎麼對自己“加工”,

不管內存還是皮囊,

也很難達到的效果。

說白了就是沒有女人的“油膩”。

還是那個唱《B小調雨後》的女孩。

怎麼也和“油膩”沾邊兒了?

小葉小葉,喊起來親切又青春,

小葉也是70後“小姐姐”嘍!

小葉,白淨的團團臉,滿月。

歲月磨礪、重力拉拽,均未遂。

小葉就是有張你看你看月亮的臉,

明亮、純淨、喜興,百看不厭。

小葉,大喇喇的性情女孩,

大步流星,隨風起舞,

卻歪打正着得了貓系的“神效”:

寵她、愛她,

你自己都是神不知鬼不覺中。

還記得這張讓無數女孩羨慕嫉妒不恨的照片麼?

咱們從左邊一個一個數:

老狼、龍隆、趙兆、朴樹、葉蓓……

右邊還有一半哦。

哈哈,小葉像被“挾持”或說“護衛”的小妹妹。

再對比一張照片。

老狼和小葉。

青春真不用解釋,一眼即得。

人們說“一彈指”是5秒,

那滾滾30年,手都得彈殘了吧。

那個原來跟在大哥哥們屁股後面的小妹妹,

大哥哥們個個一臉滄桑了,

她還是那樣沒心沒肺、陽光一樣邊走邊唱。

大哥哥們一面唏噓,

一面像護自己菜園水靈靈小白菜一樣,

撐場子、助陣、喝彩。

鄭鈞是這樣的:

“看到她從來沒有過(邪念)。

捨不得騙她,不忍心下手。”

宋柯是那樣的:

“小葉當年一個唱的不錯的小姑娘,

跟着幾個老哥哥們混了幾年。

結果到今天,突然發現離了她,

這幾個老哥哥還不行……”

哈哈,那小葉又來了!

2021葉蓓“聽說獨寫”演唱會,

11月7日首站在深圳濱海演藝中心溫暖唱響。

這次會是哪一位“大哥哥”空降護航?

演唱會後續還有廈門、上海、廣州、北京,

一起期待吧。

我們來大致捋一捋小葉的成長吧,

帶着音樂基因出生的姑娘,

迎着陽光長大的女孩,

順着哥哥們的拉拽玩音樂的小妹妹……

認識小葉是因爲當年的麥田音樂,

多年後再見小葉,

小葉眼睛裏竟然還有星光閃爍:

“我記得,那時候《麥田裏的葉與樹》……”

難得她還記得,

那是關於葉蓓和朴樹的一篇採訪文章的標題。

那時候,我們都不大。

在麥田公司初見明媚的小葉,

一下子就刻在了心裏,

那姑娘看上去特別乾淨、喜興……

而初見朴樹,

是在郊區的音樂活動,

然後,我倆搭伴兒回城。

還一塊兒給擱半道兒上了……

不得不說,

那時候的音樂環境,

真的是順風順水,一程又一程。

小葉,出生於音樂世家。

這才叫贏在起跑線上的娃。

咱們還五音不知在哪兒呢,

人家帶着音樂基因還倆X染色體都有:

拉小提琴的是爸爸,

拉大提琴的是媽媽。

(最小的是葉蓓,她與爸爸媽媽姐姐)

可以想象,小葉的音樂童子功有多強。

再加上父母專業的嚴格督導。

反正,高中畢業後,

小葉輕輕鬆鬆考過獨木橋、成了媽媽的校友,

中國音樂學院。

從小學琴的孩子都坐得住,

坐不住家長和老師也想辦法讓你坐住。

終於要上大學了,

可以出去瘋一瘋了,

小葉也開啓了初入社會的打工模式。

先是在飯店大堂彈琴,

後來去酒吧、迪廳唱歌。

也就是在酒吧唱歌時,

因《同桌的你》爆火的大哥哥們現身,

驚豔於這“學生妹”難得的聲音與純淨……

從約定唱歌曲的小樣開始,

到憑藉自己令人難忘的聲音,

簽約麥田音樂正式做歌手,

當然也有各種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後來,咱們數一數專輯吧:

《純真年代》《雙魚》《幸福深處》《我要的自由》;

耳熟能唱的歌曲一數一把:

《純真年代》《我是誰》《白樺林》《B小調雨後》《彩虹》《花兒》……

再後來,

音樂不叫“斷崖式下跌”叫“斷崖式改變”吧。

小葉聽媽媽建議考研。

又無懸念地考上了,

還是母校中國音樂學院,

2009年順利畢業。

4年後,

大家在熱劇《咱們結婚吧》的片尾,

聽到了令人驚豔又似曾相識的聲音,

小葉演唱了片尾曲《我們好像在哪見過》。

又4年,

2017年小葉發了個人第五張專輯:

《流浪途中愛上你》,

自己包攬了10首詞曲創作。

專輯同名主打歌,

是“大哥哥”許巍和小葉合唱。

而這張專輯的首唱會,

就是前面我們提到的那張著名照片的出處:

一夥子“大哥哥”從四面八方趕來護航“小妹妹”。

是得“護航”,

這小妹妹還是青春說走就走、元氣淋漓的模樣。

記得有一次忘了什麼原因突然微信小葉,

小葉的回覆明顯有風聲水聲顛簸聲,

“哈哈,我在南極的船上呢……”

這次小葉還是如明媚陽光閃過:

“跟着你的文字,

我又回到南極呀、那些音樂會呀、小時候兒……”

我忘了告訴她,

疫情期間我跟着她的彈琴唱歌的視頻,

很治癒……

那些被圈在家裏的日子,

小葉“閒而不庸,彈琴唱歌,每天一首。”

(疫情期間,小葉勤勞的小手手)

做人或者說做藝人最怕什麼?

不自覺形成了自己的信息繭房或稱回聲室,

自己被困其中成了囚徒卻自信不已,

把自己這一掛的回聲,

幻想成了熱烈的世界呼聲……

小葉好幸運,

這麼多藝術“大哥哥”映照着,

鬼才相信都是一個調一個聲音。

外界只看到了小葉被“護駕”,

沒聽到小葉在不算短的歲月裏,

拔節兒成長痛並快樂的聲音……

誰還沒有“一段段斷了心腸的流光”?

誰還不曾“兩隻手捧着黯淡的時光”?

都有啊。

不管怎樣,祝福小葉。

希望下次碰到小葉,

她還會像歡快的小兔子一下子躥上車,

或者還是一起大口喫飯大碗喝湯大聲說笑,

或者是她最陶醉的:

在舞臺上精靈般舞蹈、歡唱……

作者:朱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