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電影《世上只有媽媽好》在渝開拍,該片全程在重慶取景拍攝,將於2021年11月6日全國院線上映。

這部懸疑喜劇電影的核心是母愛,除此還有關於人性的探討。人性一直都是任何藝術作品最永恆的話題,而人的慾望和情感在不同的人性深度上,又將產生怎樣的變化和矛盾?在電影即將上映之際,我們採訪到了導演孔令平和編劇兼聯合導演王智,得見一隅他們所創造的“親情、慾望和人性交織”的世界。

Q:聽說孔導和王導都是重慶人,所以是想打造一部以重慶爲特色的電影嗎?

孔令平:我從事這個行業已經有二十幾年,但作爲一個土生土長的重慶人,我還沒有在自己的家鄉拍過戲,所以很想嘗試一次。電影全程取景於重慶,重慶被譽爲8D魔幻城市,漂亮的夜景、兩江的交匯等等都是很好的取景素材;女主角也是選擇了來自重慶的黃小蕾老師;我們還在電影里加入了重慶方言,黃小蕾老師在戲中就有很多方言戲,包括其他的重慶本地演員也都是說方言。

王智:重慶是中國最具山水性格的城市,豪爽、大氣、熱情,我自己是重慶合川人,眷念着生養我的這塊土地。當北漂多年後再回望父老鄉親,我就更加熱愛他們。在我創作劇本的時候,心緒噴薄而出,所以我們這部電影的情感很濃烈,瀰漫着火熱的麻辣鮮香。

Q:爲什麼會選中這個劇本?

孔令平:當時看這個劇本的時候就是看重它的現實性,它反映了現下很多家庭問題和社會現象。文藝與時代是不可分離的,創作者與社會更不可分訣,作爲影視工作者最好的表達方式就是可以通過電影的形式來呈現,讓大衆更多地關注到社會上的一些現實問題。

Q:這部電影是想表達一些什麼樣的視角?

王智:這是一部現實主義的作品,電影裏都是市井人物,我們關注他們的柴米油鹽,更關注他們的情感世界。我覺得一個電影人應該心懷悲憫,爲弱者發聲,抨擊醜惡,歌頌美好!

一個沒有缺點的人,是不真實的、不可信的。每個人都會犯錯,但如果可以及時從歧路上回歸,獲得自我的救贖,我認爲是可以被理解的,主要的是觀衆從影片中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都將回歸到主流的價值觀上。

Q:這部電影是想要塑造一些什麼樣的角色?

孔令平:關於人物角色這塊我跟編劇深刻的探討過,既然我們這部戲是反應社會當下的問題,那就以現實中的小人物來表達,所以把女主角設定成一個帶着孩子的單身的小麪館老闆娘,在社會低層艱難的生活;男主角是一個殿堂級的音樂人,卻在一個小小的培訓班教小孩。電影從他們身上去反應當下的社會狀況。

王智:母親在我們通常的認識裏是慈祥、無私、奉獻,可以說凝聚着中國女性五千年來的美德。那有不同的母親嗎?我們這部電影裏就有!我們着力塑造了一個不一樣的母親,傳達的也是一種不一樣的母愛。

Q:女主帶着個孩子?是單親媽媽嗎?

孔令平:對,單親媽媽。據2014年不完全統計數據,全國單親家庭達到2000萬戶,70%爲單親母親家庭,到現在2021年,這個數據還會更高。

我自己也是作爲兩個孩子的父親,由於工作的特殊性,在家的時間非常少,作爲80後的雙獨家庭,家裏的孩子老人都由我老婆一個人照顧。我相信全國很大部分的人都是這個樣子,我是非常希望大家可以多多關注婦女兒童和單親家庭。

Q:因爲孔導也是常年在外拍戲,指導了各種電影,像《烈火英雄》《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十月圍城》《四大名捕》等等,工作強度是很大的,那您是一有時間就會回家陪伴家人嗎?

孔令平:是的,我拍戲結束的第一時間就是趕回家,跟我一直合作拍戲的朋友說了一句非常貼切的話: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比跟老婆在一起的時間還多!

Q:您參與了那麼多電影的製作,作爲幾十億票房的執行導演,《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部電影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孔令平:《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曾經作爲電影《媽媽再愛我一次》的插曲,風靡全國,這是90年代拍的片子,它是比較貼合當時的情感,表現的是一份真摯、純樸、深刻的母愛。我們這部電影延用了《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的IP,但內容是根據當下社會經濟迅速發展而出現的一些感人事蹟去表現的。

我們在這部親情題材電影的創作上,加入了很多懸疑和喜劇的成分,具有懸念的故事,然後慢慢展露真相的這個節奏會牽引着人們的好奇心;而喜劇是一個包裝悲劇的面具,喜劇的東西恰好用來調節了懸疑緊張的氣氛,這讓人可以暫時跳脫出懸疑和親情的厚重,還是想給觀衆創造一些比較輕鬆的氛圍。

電影《世上只有媽媽好》關注當代社會生活、以形象的現實性和具體性去感染人,觀衆會從影片中看到什麼,並不完全是來自導演主觀的表達,更多的是交給觀衆自己去討論。一部作品,可以衍生出千千萬萬不同的評價;而被討論,本身就是一件有價值、有意義的事。

11月6日,院線電影《世上只有媽媽好》全國傾情上映,探討不一樣的親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