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樓10月21日在聲明中說,美國最新一次測試高超音速武器失敗。有媒體稱,這意味着美方在與中俄開發高超音速武器“競賽”中受挫。美軍在4月的相關測試也失敗,失敗環節都集中在火箭發動機/助推器問題上……此次再次失敗,對美方無疑是再一次打擊。


美國《防務新聞》10月21日報道稱,美方火箭用來加速以讓滑翔體達高超音速的助推器故障,以致測試失敗。在高超音速武器中,滑翔體是很關鍵的部分。目前官員已經開始檢討21日在阿拉斯加太平洋太空港發射場的相關測試,以瞭解推進器故障的原因。

五角大樓發言人戈爾曼說,“實驗和測試有成功也有失敗,這是以驚人速度開發高複雜性關鍵技術的基礎,猶如該部門正在開發的高超音速技術般。”

五角大樓的迴應,讓人感覺是在解釋着什麼,而這或許和近來的一則報道有關。

10月13日,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中國在今年8月成功將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滑翔體送上太空軌道。不過,中國外交部對此否認稱,試驗並非發生在8月,而是7月,而且中國測試的是可重複性利用的太空飛船。

英媒的報道似乎在美國政界及軍方投了一磅炸彈。因爲雖然中國在第一時間進行了否認,但上到美國總統,下到防長、戰略司令部司令和多名國會議員,都在渲染中國的那次太空試驗。


美國在擔心什麼呢?

中國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張家棟分析說,美國的炒作無疑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一是渲染“中國威脅論”,因爲在美國沒有相同類型武器的情況下,強悍的高超音速武器是美國的“噩夢武器”。他們擔心,中方研製的高超音速滑翔體能飛行數千計公里,以打擊目標。更復雜的是,它們能從南極,而不只是美國部署多數彈道導彈預警,追蹤和防禦系統的北極發動攻擊。

二是維護美國反導系統的有效性。美國認爲中國的高超音速武器當它在目標區上空爆炸時,雖不會危及任何人命,但產生的強烈電磁波會在2公里內,有效燒燬目標資訊網的關鍵電子設備。美國擔心中國或俄羅斯擁有了這種新型超級武器,可能會顛覆美國現有反導體系,削弱美國的絕對力量優勢。

三是爲美國發展中程導彈系統提供合法性。

四是爲美國繼續研發高超音速武器提供藉口。

就是證實高超音速武器失敗的同時,10月21日,五角大樓也表示,美國海軍和陸軍當日已經成功對高超音速武器部件進行了三項新測試,這些組件將於2022年投入美國高超音速導彈系統的使用中。

報道進一步指出,這兩天的四次測試是美國陸軍和海軍聯合開發通用高超聲速導彈的一部分。按照分工,美國海軍設計了通用高超聲速滑翔飛行器和助推器,美國陸軍主導生產。


自2000年初以來,美國一直積極發展高超音速武器,將其作爲最優先要務之一,美軍期望其能作爲“瞬間全球打擊”計劃的一部分。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是通過在大氣層的火箭發射,然後以超過5倍音速的速度滑翔到目標,即每小時飛行6200公里。由於高超音速武器速度極快,不僅能避開導彈防禦系統,甚至許多預警系統都很難將其偵測到。

美國軍方和英國媒體一直認爲中國在今年夏天進行了兩次超高速武器實驗,且都取得了成功。如若這樣,美方一些人員十分關注,中俄超高音速武器取得成功,那麼,這爲超音速導彈是否真的預測不到呢?

對此,費城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舉行了一場研討會,會上,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核安全與政策實驗室研究員葛瑞格分析說,超音速武器初始速度雖快,但在重返大氣層時卻會損失一些速度,其在接近地表目標時速度會慢于飛得高、軌跡長的洲際彈道導彈,因此兩者從發射到撞擊地面的時間差不多都是30至40分鐘。

此外,除陸基雷達系統外,美國、俄羅斯、中國等技術先進國家都有基於太空的紅外線感測裝置,可偵測到超音速導彈發射及在大氣層高速行進時生熱。葛瑞格說:“我們並非完全看不見。”

葛瑞格還說,美國2002年退出反彈道導彈條約(ABM),近20年來投入巨資發展戰略導彈防禦系統,中國將此視爲自身核嚇阻生存能力面臨的重大威脅,擔心美國導彈防禦技術一旦取得突破,中國將缺少二次反擊能力,因而改變戰略方向。

2019年12月,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軍方高層會議上曾表示,俄羅斯史上首次部署了高超音速武器,是全球唯一部署這種先進武器的國家。他當時表示,在冷戰時期,蘇聯在研製原子彈、戰略轟炸機及洲際彈道導彈上落後美國,如今俄羅斯在新型武器研發上已超越美國。(井上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