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招商銀行首席投資官趙駒:財富管理未來將成爲金融服務的推動引擎

“我感覺這些年以及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財富管理一定是金融服務的引擎,一定會帶動整個金融服務、金融公司的成長。”10月23日,招商銀行首席投資官趙駒在由《財經》雜誌、《財經智庫》主辦的“2021全球財富管理論壇”上如此表示。本屆論壇聚焦“打造開放創新的財富管理新高地”。

趙駒認爲,中國的財富從10年前的20萬億美元增長到了現在的80萬億美元,我們的增長速度是超過全球增長速度的。新經濟這個業務板塊所產生的財富超過傳統業務經濟板塊所創造的財富。過去3年,全球大概每年新經濟板塊創造的財富是7000到8000億美元,傳統業務板塊創造的財富可能是2000億美元。

他表示,目前的五大趨勢是家族信託,還有家族辦公室的興起;數字化爲分層經營提供了一個保障;境外的一站式服務;專業投資能力會帶動財富管理核心競爭力;以及強調銷售價值轉向強調客戶價值。

以下爲發言原文:

我這邊主要還是想談談目前整個財富管理的一些新特點,新趨勢。

第一個特點是過去十年間,國內的財富增速超全球增速。全球的財富從10年以前的200萬億美元到現在400萬億美元,增加1倍。我們中國的財富從10年前的20萬億美元增長到了現在的80萬億美元,我們的增長速度是超過全球增長速度的。

這樣一個特點也使得在香港市場上的中外資財富管理機構競爭非常激烈,而且外資的機構在香港市場上也是不斷的增長。我們中資的機構一種是以銀行證券公司爲代表、不斷在香港發展的力量;還有一種從證券交易這個點入手、在發展他們的財富管理業務。

在配置方面,中資背景的這些客戶把50%的資產配置在亞太地區,50%裏面的80%配置的是跟中國相關的境內或者香港相關的資產。

第二個特點就是新經濟這個業務板塊所產生的財富超過傳統業務經濟板塊所創造的財富。過去3年,全球大概每年新經濟板塊創造的財富是7000到8000億美元,傳統業務板塊創造的財富可能是2000億美元。其實國內也是這樣的,因爲科創板所創造的財富效應可能比主板、無論是上海還是深圳都要強很多。

第三個特點就是數字化服務網的出現。過去都是要見面開戶,效率非常低。大概從兩年前開始,香港證監會,香港聯交所可以同意遠程操作人臉識別,AI技術的識別。現在可以形成遠程開戶網,包括我們自己的壹隆環球也可以進行遠程開戶,在上面就可以做交易,我們在上面可以看見產品,包括股票產權,基金產品,債券類產品,大部分都可以在上面進行操作。

前一段我看到境內有文章說要監管,像老虎這樣的公司,我覺得有點有失偏頗。比如說富途是在香港牌照的公司,他們在美國也有牌照。他們所經營的是中國人的境外資產,過去可能有點地推,現在基本上都是靠APP去開戶,包括我們的壹隆環球也是用APP開戶,同時也可以在上面做交易。特別是去年疫情以後,它的交易量都有明顯上升,也顯示了中國人境外資產對於境外交易的差異程度再加強、再加深,這也是一個新的變化,新的現象。

第四個特點就是境外的風險也在不斷的增加。壹隆全球也可以提供APP安排,去年香港是142個新的發行,首日發行價大概是40多個,今年香港的發行72個,已經收破跌破發行的31個,說明它的風險在不斷的增加。

另外,債券在香港市場上,去年大概違約十幾個,違約金額大概是110億美元。今年也是十幾個,違約金額已經有200多億美元了。今天是(10月)23號,今天恆大有筆債券9月23號應該付息,寬限期一個月就是10月23號,如果今天沒有付上的話,可能導致他320億美元債務的違約,這是一個比較大的事情,這個面臨的債務的負擔對於恆大來講可能也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

最後一個特點就是所有的另類投資,包括做PE的期限都延長了。收益也發生降低,能夠在比如說5+2,5+3這樣一個標準的時間內能夠做到KPI是1%的都不是很多,這就凸顯了市場的一些風險。

當然,我們也看到一些趨勢,特別是在境外市場的趨勢。

第一個趨勢是家族信託,還有家族辦公室的興起。當然,境內包括我們中央銀行業提供家族辦公室的服務,門檻5000萬人民幣,在香港市場上更靈活一點,去年整個信託規模超過6000億美元。這個其實也是客戶分割風險的步驟和方式方法。

第二個趨勢就是數字化爲分層經營提供了一個保障。因爲過去像我們所謂做財富管理也就是給超高端的人士,或者是跨過了財富管理門檻的人士提供服務,當然現在繼續有,包括中資外資的落地服務繼續有。另外一個分層經營就是普通客戶,像老虎、富途等就是給普通客戶提供服務成爲可能,而且發展的速度非常快,成長也非常顯著。

第三個趨勢是在境外的一站式服務。我們所說的一站式服務,一種是過去的單獨客戶,單獨產品的服務到稅務的策劃,包括保險、風險規避等等;另外境內外一站式的服務,包括有招商銀行我們境內是最大的私人銀行機構,我們在境外通過招銀國際等同樣給客戶在境內提供人民幣相關的管理安排,在香港市場上提供境外資產的財富管理方面的安排。

第四個趨勢是專業投資能力會帶動財富管理核心競爭力。目前,對於專業化的管理能力要求越來越強,也就是說你能不能跑贏大市場。你做的就是能夠逆市場,別的市場比較平靜,你所找的資產能夠做的更好,這個在市場上的體現更爲明顯。比如我們代銷的一些基金像華夏有一個債券基金,剛纔我講的中國高收益債券風險很大,這個基金很快調整策略,投了很多亞太區的高收益債權,我們看到專業能力在整個經營環境中得到了一個非常顯著的體現。

第五個趨勢是強調銷售價值轉向強調客戶價值。過去我們就賣東西,我給你賣股票,股票交易有私募產品,有債券,有保險給你賣。現在可能更多的期望通過資金流,比如銀行有一些資金流在每個點上,你的供應商、你的經營、你的銷售客戶等等通過私人財富客戶的管理的銷售價值,來逐步通過資金流、業務流體現爲客戶價值。我們希望充分發揮客戶價值。

我感覺這些年以及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財富管理一定是金融服務的引擎,一定會帶動整個金融服務、金融公司的成長。

境外資產方面,還是以美元爲主,儘管現在美國證監會對於中國企業的上市目前還是持非常謹慎的態度,但是我們依然看見很多還是希望去美國,從估值角度,流動性角度。包括我們看很多客戶從資產配置來講,他也沒有辦法,因爲中國還是一個外匯管制的國家,境內境外也不是那麼簡單進行調整。比如說我們現在在香港市場主要做的還是中國居民的境外資產,因爲境外有人民幣。但是人民幣的規模和能力並沒有那麼大,大部分還是在進行美元資產配置,配置過程中我們所看到的跟中國相關以及不相關的,比如說在亞太其他的地區,包括美國、歐洲這些方面。可能會有一點因爲疫情的防範政策不一樣,可能會導致對經濟的影響結果不一樣。

現在判斷投資,判斷未來的發展,一個是碳中和,這是一個全球的共同目標。這個目標目前儘管受能源價格、或者其他的因素的影響,大的目標影響沒有變化。

另外,從長遠來講,中美關係對於資產配置、投資也是有影響的。對半導體行業、對高技術行業在境內的投資佈局,我們一個資管機構給客戶提供建議、提供思維的時候,可能要考慮到這些方面的影響。

美國基建可能會對大宗商品的價格抵消一部分地產,許家印也提出要從7000億的銷售降到2000億的銷售,這種巨頭都提出這樣的要求。地產方面的發展,過去對GDP和中國經濟的牽引作用會降低,肯定會影響到全球一些資產的佈局,一些品種的佈局,不光美國提出這樣的想法,歐洲的其他國家可能也有類似的想法。美國確實基礎設施是很落後的,拜登的想法可能也代表了很多美國人的想法,他也希望自己更新、發展、提高,這可能會對很多基礎設施,包括很多投資領域的想法。作爲財富管理機構,有經驗的經理肯定會在這些方面提供很好的幫助和思考,使得你的資產配置能夠適應整個大趨勢的發展,不能說跑贏它,最起碼你的資產能得到合理的回報。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