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陽光正好

趁微風不噪

趁現在還年輕

來一場美麗的邂逅吧

今年年初,上海警方接到一起報警,女生小文稱其可能被“網戀男友”所欺騙。事情說起來,還真是有點離奇……

原來小文是某平臺的女主播,年輕漂亮。去年5月,一名男粉絲不斷給她打賞,說話幽默風趣,逗得小文非常開心,便與這名男粉絲逐漸熟絡起來,互加好友。

男粉絲說他姓姜,祖籍北京,定居上海,然而卻在廣州工作,平時掙錢不少。小文跟他特別聊得來,倆人很快互生情愫,確定了戀愛關係。

倆人戀愛後,這位男粉絲還給小文推送了“姐姐”和同事的微信,偶爾都跟小文聊上兩句。

“姜某姐姐”多次和小文強調,說“姜某”創業掙到了幾千萬,自己父母也給了“姜某”七千萬。除“姜某”外,他們全家都有綠卡,定居國外。

慢慢的,事情開始向着我們熟悉的方向發展。“姜某”以生日、紀念日、買車等理由要求小文轉賬,被愛情衝昏頭腦的小文都一一答應了。

後來,“姜某”又稱自己生了重病,需要小文幫忙代付住院費、輪椅費、腎移植排斥藥費用、營養費、轉院費、特效藥、化療費等。

按說這掙錢都以千萬計的,咋生病還要管女朋友要錢呢?

接下來的情節令人瞠目結舌,“姜某姐姐”、“姜某”、“同事小兜”陸續以車輛保險、“小兜”債務、“姜某”出院費、“姜某”公司欠款、購買去國外的飛機票、“姜某”和員工打官司爲理由要求小文轉賬,小文都予以滿足。

去年年底,“姜某”又聲稱自己母親生病,小文先後幫忙支付了強心劑費用,後來“姜某”說母親去世了,小文支付了骨灰盒、飛機票、法事費、掃墓費、醫療保險申報費等費用。

事情變得越來越離奇……“姜某母親”去世沒多久……一個醫院的護士“小露”忽然用“姜某”的微信聯繫小文,稱“姜某”在杭州住院,急等用錢。

不是,這人是北京的,定居在上海,工作在廣州,幹嘛去杭州住院呢?但小文不去想這些,趕緊轉賬支付了住院費、醫藥費。

2021年1月,護士“小露”說“姜某”因腎移植排斥去世了。小文找“姜某姐姐”求證,“姜某姐姐”還當場演了一出好戲。

如果這齣戲就演到這裏爲止,小文也許現在還矇在鼓裏,傷心地回憶着一場煙花般短暫又絢麗的感情,可這騙子的戲,實在是過了。

沒幾天,正以淚洗面的小文又收到了護士“小露”的消息,說“姜某”沒死,是個誤會。可兩天後,“小露”又說“姜某”還是死了,向小文索要屍體清洗費。

小文終於覺得不對勁了……

上海警方接報後立即展開調查,很快鎖定了犯罪嫌疑人陳某。據陳某供述,“姜某”“小兜”“姜某姐姐”“護士小露”等角色都是他編造出來的微信人物。

他本人沒生病,沒去世,他的母親也在世,一切理由,都是用來向小文要錢。

上海寶山區檢察院經審查認爲,陳某通過網絡直播打賞認識小文,而後以虛構身份、虛假姓名添加小文爲微信好友,以編造的多名好友(由其控制的多個微信賬號)以及虛假理由騙取小文人民幣30萬餘元,屬於以非法佔有爲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以詐騙罪對其提起公訴。

日前,上海寶山法院以詐騙罪判處陳某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責令退賠被害人經濟損失。

都說戀愛中的人智商爲零

這麼一個資產過億的富豪

怎麼會天天跟女友要錢呢

動腦子想想吧

都說戲如人生

受害者這個角色的滋味

可真的讓人難受啊

END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