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日報之聲 

繼“口罩事件”後,雲南白藥(000538.SZ)又攤上事了!

近日,中國檢察網發佈一則起訴書顯示,雲南白藥一位醫藥代表因涉嫌販賣毒品罪被司法機關刑事拘留和起訴。對此,10月21日,《證券日報》記者致電雲南白藥證券部,工作人員表示:“該事件具體情況還在覈查中,這是醫藥代表的個人行爲。”

“老字號”雲南白藥今年以來“事故”頻發。上半年炒股虧損超8億元;今年7月又爆出不合格口罩事件而遭遇“信任危機”;投資上海醫藥(601607.SH)一事到目前還遲遲未有進展。有不少投資者疑問:現在的雲南白藥到底怎麼了?

醫藥代表認罪

中國檢察網發佈的“起訴書(丁某某販賣毒品案)顯示,2020年12月2日至2021年3月30日期間,丁某某通過網絡聯繫到黑龍江人白某某負責發貨,以郵寄方式累計十次向趙某某販賣國家管制精神藥品氨酚羥考酮片290盒(泰勒寧2900片),通過微信轉賬收取毒資,並非法獲利人民幣4065元。

起訴書稱,丁某某違反了國家對毒品的管理法規,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販賣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且被告丁某某認罪認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的規定,可以從寬處理。據華律網科普,構成走私、販賣、運輸、製造毒品罪的,主要是根據毒品的數量進行量刑。

據戰略支援部隊特色醫學中心麻醉專家劉驥介紹,泰勒寧其實就是阿片類鎮痛藥,但也是國際上公認的最難戒的止痛藥,鎮痛作用和成癮的核心成分都是“鹽酸羥考酮”。泰勒寧成癮的機理與嗎啡或海洛因是類似的,如果不控制劑量長期服用,人體產生耐受性,藥量會不斷上升,並可能伴隨欣快感,令人逐步上癮。

對於醫藥代表販賣違禁藥品一事,《證券日報》記者致電雲南白藥瞭解情況,公司證券部工作人員迴應稱:“目前,這起事件的詳細經過還在覈查中,與丁某某的勞務關係也有待確認。從起訴書也可以看到,該案件主要是丁某某的個人行爲導致,公司會了解清楚相關情況,再對投資者的問題予以回覆。”

關注該事件的投資者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雲南白藥作爲百年老企,除了快速發展業務外,還應該在內部管理上下功夫,提升公司治理能力,約束員工行爲、加強教育和管理,對於相關問題應該嚴肅處理,一查到底,更不應該以臨時工、員工個人行爲等理由搪塞了事”。

截至目前,雲南白藥對於醫藥代表販賣泰勒寧事件並未發佈公告說明具體情況。

投資被割“韭菜”?

此前,雲南白藥已因口罩不合格遭遇過“信任危機”。7月29日,雲南白藥因生產不符合經註冊產品技術要求的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被雲南省藥品監督管理局處以行政處罰,共罰款11.03萬元。罰款金額雖不高,但對公司聲譽或造成一定影響。

有投資者在互動平臺提出:“公司必須立足品牌,以質量求勝。公司董事會還是要以國資的站位和國家絕密配方的百年品牌意識去穩步發展公司。任何一個業務的拓展,任何一個產品的生產都要配得上‘雲南白藥’這個品牌”。

但恰恰相反,雲南白藥今年的業務拓展重點都放在了投資業務。5月12日,雲南白藥表示擬出資112億元入股上海醫藥,這次合作本應對雲南白藥醫藥研發能力有促進作用,但該項目到目前都暫未有進展公告;今年半年報顯示,雲南白藥上半年支付股份費用8.66億元,交易性金融資產持有期間公允價值變動損益爲-8.62億元。其中,雲南白藥投資的小米集團伊利股份恆瑞醫藥分別虧損6.1億元、1.7億元、1.8億元,導致公司投票投資虧損超過8億元,最終成爲被割的“韭菜”。

此外,10月14日,雲南白藥又公告稱全資三級子公司完成私募投資基金備案,並表示“海南雲帆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成立,將有助於公司對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資產進行更加合理、有效的管理,進一步降低公司的資金運營及管理的風險”。

對此,有業內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雲南白藥賬上現金較多,確實需要進行合理的理財投資增長收益,但公司應該把更多的資金和精力放在產品的開發和市場拓展上。

反觀雲南白藥本身的製藥主業,公司並未在研發上持續發力,研發投入佔總營收的比重都非常低。記者查閱歷年年報發現: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研發投入金額爲1.06億元,佔總營收的比重爲0.55%;2020年研發費用佔總營收的0.55%,2019年研發費用佔總營收的0.59%。

有業內人士指出:“製藥類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一直是技術硬實力。雲南白藥手握國家保密配方,但近年來公司研發費用投入佔營收比重不足1%,遠低於同行業平均水平。”對於雲南白藥相關事項的進展,本報將繼續跟蹤報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