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博物

在这个只有春夏咻冬的地方,在这个一秒入冬的时节,再问你有没有吃秋天的第一颗栗子,着实有点对不起这个气温。所以,冬天的第一颗栗子,你吃过了吗~

我吃过了。在地安门大街的傍晚,提着一袋热腾腾的板栗,取出一颗,轻轻巧巧地一拨即开,露出又香又软的栗子仁儿,扔进嘴里,香和甜一样变成了一种味觉,快乐变成了扭蛋机里的扭蛋,投进一颗栗子,就放出一份快乐。

栗子家族栗很多

不拉仇恨了,正经瞅瞅这手里的炒板栗,圆溜溜,个头小小的,怎么和小时候家里吃的板栗烧鸡里半球形的大栗子不太一样?

这栗子个头可以

壳斗科盛产各种各样的坚果,栗属里自然也不能只有一种栗子。我们常见的栗子有板栗、茅栗、锥栗等多个物种。又因为我国种植和食用栗子的历史源远流长,因而也在各地培育出了不同的品种。

用来烧鸡的那种,一般是板栗——至少有一面是扁的。为啥说至少呢?看图便知:

在一个大壳斗里,通常会有1-3个栗子。两边的为半球形,中间那枚被两面夹击、整个都扁扁的栗子,还有个独属于自己的名字叫“栗楔”

要是一个壳斗里只长了一个栗子,那它可以说是“天选之子”——“独栗子”了。

壳斗外边的尖刺密密麻麻,谁想来觊觎种子都得挨上一顿扎。壳斗内里毛绒绒的,温柔地包裹着栗子,真是“铁汉柔情”哦。

我从小并不喜欢吃板栗烧鸡里的栗子,总觉得干巴、噎得慌。来了北京后,倒是对小个头的糖炒栗子情有独钟。这也不能怪我口味改变——南北方的板栗确实因地区而异,各有千秋。

南方的板栗多放在菜里,个头相对较大、淀粉含量高,而且含糖量低,对于小时候的我,完全get不到;但是华北的板栗品种,甜糯小巧,就是我们常说的“油栗”,做糖炒栗子再合适不过了。

为了使栗子更好熟、更好看,炒制的时候还会加入砂石和糖。砂石帮助栗子受热均匀,糖并不能渗进栗子,对口感没有帮助还粘手,但可以给栗子外壳“抛光”,粘去绒毛和其他杂质,让它看起来更光溜儿。而且在高温炒制下,糖分会散发出诱人的焦香。再者,“糖炒板栗”这名字,不比 “(长得像从沥青路上扣下来的)石子炒板栗”,听起来诱人多了?

栗子除富含淀粉外,还含有单糖与双糖、胡罗卜素、硫胺素、核黄素、尼克酸、抗坏血酸、蛋白质、脂肪、无机盐类等营养物质。好吃也营养,只是不留神吃多了,可能会碳水摄入太多,或是像我一样,忍不住一颗接一颗。

然后…就吃不下晚饭了。

此栗非彼栗

最近总有人问,地上捡到的栗子能不能吃?对此,我只能说:S-T-O-P,你仔细看看这家伙,好像不是栗子。你再抬头看看掉“栗子”的树,它也不是栗树!

这个和栗子几乎同期成熟、长得还很像的家伙是欧洲七叶树,果实叫马栗。因为外表超级像栗子,所以你可以叫它超级马栗——这句是我瞎编的。

欧洲七叶树的果实成熟后,带有稀疏刺的绿色外壳裂开,长得像栗子一样的种子就露出来了,甚至纷纷蹦到人行道上,它们披着棕色外种皮、长着淡褐色的种脐,还真挺像。那能吃吗?

至少人类不能。欧洲七叶树对于人全株有毒,含有七叶皂苷和其他生物碱有毒成分,以嫩芽和果实毒性最强,误食分分钟进ICU。所以千万别在路上捡长得像栗子的东西吃。

七叶树果实的毒人类承受不来,但松鼠却可以抵御——它们以马栗为食。图片来自:the telegraph

怎么分辨马栗和板栗呢?

一是看叶子,栗树是一片一片的单叶在枝条上左右排队;而欧洲七叶树顾名思义,一片复叶由七片小叶构成,排列的方式像长了七根指头的手掌。二是看外壳,栗壳斗上的刺又密又长;而马栗外壳上的刺稀稀拉拉的,更秃一些。

板栗(上)

欧洲七叶树(下)

三是看果子,栗子和种脐相对的顶上会有一个小尖尖,马栗则没有。

考试

不是栗也想叫栗

可能是因为栗子实在太好吃了,营养价值也不错,又或者因为它太早被人类所熟知,所以有一些别的家伙,想跟着“蹭名字”。

比如这个叫瓜栗的家伙,听起来仿佛是个瓜娃子,但报出它的另一个名字,你的态度可能就不一样了——它的商品名叫“发财树”,突然就倍感亲切了吧?严格来说,瓜栗是发财树的真身之一。

发财树

图片来自:rooted

发财树在家里都是一份默默贡献(财运)的绿植模样,只要养护得当,它很容易开花结果。

发财树还能结出像瓜一样的果实,打开一看,里边的种子倒更像栗子,或许这就是”瓜栗“名字的来源。最棒的是,这家伙没毒,煮熟就可以吃,跟栗子味道差不多

瓜栗的种子

图片来自:trees online

瓜栗这番“无意的模仿”,倒是不招人讨厌,起码吃了不会ICU警告。

诶对,马栗,我说你呢!你看看人家!

撰文|林随

微信编辑|高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