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2022年國考“競爭圖”:北京、廣東平均競爭比最大,國稅崗位仍是“香餑餑”

2022年國考報名人數又創歷史新高,報名人數首次突破兩百萬。

2022年國考職位表顯示今年共計招錄31242人,比去年增加了5516人。而報名人數隨着國考招錄人數“水漲船高”。截至24日17時30分,2022年國考報名人數達2026060 人,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51.4萬人,增幅34%。

從報考區域看,北京和廣東仍然是報考人數最多的兩個區域。截至10月24日17時30分,北京、廣東報考人數分別爲236434、218473人。從報考職位看,國稅系統仍爲報考大戶,報考人數最多的十大職位中有7個都在國稅系統。

在受訪專家看來,國考報名熱度不減,且報名崗位呈現“冷熱不均”的特徵。但究其根本,“國考”只作爲一項職業選拔考試,本質還是給期望尋求公務員職位的人提供一條更加公平合理的賽道,在關注熱門競爭比的同時,更需看到背後的就業導向變化。

北京、廣東報名崗位競爭比最大

南京師範大學的黃同學今年是第一次報名國考,“我報了湖南省一個縣城的崗位,但目前報錄比達到了150:1。”她原本想報考南京的崗位,但覺得這邊1000:1的報錄比下,她很難考上。

2022年國考報名已於10月24日晚結束,今年的國考在報名人數上創造了新的紀錄,共有超過202萬人報名。

根據華圖教育統計的數據,截至10月24日17:50,審覈通過人數人高達1833396,在計劃招錄的16745個職位中,已報名職位數16619個。目前,部分考生暫時未通過審覈,全部資格審覈將於10月26日結束。

從區域來看,今年國考報名熱門區域集中於北京、廣東。北京共發佈971個職位,招考人數爲2103人,而報考人數爲236434人,競爭比達到了102.65:1。

北京地區報名人數前十的職位主要集中在全國總工會、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國家文物局、中國文聯等部門。以全國總工會爲例,今年共有17個部門計劃招錄18人,11個崗位無工作年限限制。

截至10月24日17時50分,廣東地區已有218473人報名,196603人通過審查,廣東平均競爭比80.21:1,職位最高競爭比1889:1。

截至10月24日17時30分,工作地點在廣東的職位通過審覈總人數爲196603人。目前,深圳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的邊檢站一級警長及以下這個崗位計劃招考9人,已有2570人過審,成爲競爭最激烈的崗位。

從崗位來看,國稅系統仍是今年報考大戶,稅務系統的一些職位過審人數超2000人。從各省競爭比最大的崗位來看,這些最吸引考生報名的崗位多數位於國稅系統。

從北京來看,北京地區報名人數前十的職位中有五個職位均來自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梳理髮現,31個省市報名崗位競爭比最大的崗位中,有17個來自於國稅系統。

從招錄人數上看,2021年招錄人數位居前5的系統分別是:國稅、銀保監會、海關、消防救援總隊、綜合崗,其中,平均競爭比最大的是知識產權局。從審覈通過人數與計劃招錄人數的平均競爭比上看,知識產權局、綜合崗、水利部門、證監會、氣象局位居前五。

2022年也是國家公務員考試開考以來,招錄人數首次突破三萬。今年的大量擴招也是“穩就業”政策下的就業體現,尤其近70%的崗位招錄應屆生,爲面臨求職的應屆畢業生提供了更多的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華圖教育數據,2022年國考中,共有8535個崗位招考應屆高校畢業生,共招錄應屆高校畢業生17266人,佔總招錄人數的比例超過50%。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梳理髮現,職位顯示在北京的招考目錄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180個招錄崗位中只有15個限制基層工作年限,意味着近92%的崗位對應屆生開放。

今年國考報名備受熱議的不僅是不斷刷新的報考人數,還包括一些競爭最激烈的招錄崗位。

西藏自治區郵政管理局阿里地區郵政管理局一級主任科員及以下的職位,競爭比爲20813:1,成爲今年國考報名中唯一一個“兩萬裏挑一”的職位。

此次的西藏職位是市(地)級及以下直屬機構綜合管理類,報考條件爲學歷本科及以上,同時不限制專業、不限制工作年限、不限制政治面貌,是典型的“三不限”職位。

在公考培訓從業人員分析看來,這種“三不限”職業本身吸引的報考人數就比較多,同時,部分考生可能出於增加考試經驗的目的參加考試。種種原因導致出現今年的報考崗位“爆款”。

崗位“冷熱不均”因限制條件不同

除了一些崗位的火爆,更普遍的情況是,一些崗位無人通過審覈。截至10月24日17時50分,無人報考的崗位有127個,涉及招錄人數157人,佔比5‰。據華圖教育統計數據,消防系統、統計局調查總隊以及鐵路公安等職位是無人報考崗位的集中地。

例如,今年國考報名中,河北地區共有5個職位無人通過審覈,3個職位無人報考。專家分析,無人報考的崗位的核心特徵是限制條件具體。

崗位“冷熱不均”背後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招錄部門對於崗位條件限制愈加明確,工作年限、基層經歷以及專業等限制將一部分報考者劃定在選拔範圍之外。

這也能夠解釋國稅系統成爲國考熱門崗位聚集地的原因。國稅系統對於專業限制較少,未在報名階段設置太多篩選條件,因此吸引了衆多考生報名。

另一方面,公務員考生的報考心態也影響着報錄比的起伏變化。

黃同學最初報名時選中崗位的報錄比只有70:1,衝着競爭少的原因她果斷報名,結果發現大家都有這樣的想法。最後一些原本並不熱門的崗位,在報名後期吸引了大量考生。

考生糾結的還包括報名時間。“早報名反而不好,本以爲沒人報的崗位後面大家都報了,結果最後一天發現那個崗位報錄比飆升。”黃同學感嘆自己第一次報名沒有經驗,還是選中了競爭很激烈的崗位。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在接受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採訪時稱,對報考冷熱不均現象仍需理性分析。“競爭比高,其實也不意味着崗位就特別搶手,而是因爲報名門檻比較低。”

而那些報名人數較少的崗位,有的是因爲報名門檻很高,有學歷、專業、英語成績、基層工作經歷等明確限制,有的則是因爲環境比較艱苦,是偏遠地區的基層崗位。

例如,北京應急管理部的森林消防局機動支隊基層隊站指揮員崗位,要求的報考條件是在軍隊服役5年(含)以上的高校畢業生退役士兵,同時基層工作的最低年限是5年。

在熊丙奇看來,持續的“國考熱”背後,有部分學生參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參與,因而“棄考”比例高。根據國家公務員局網站數據,2021年度國考在報名階段共有157.6萬人通過用人單位的資格審查,筆試當天共有101.7萬人實際參加考試,超過三分之一棄考。

在“國考熱”背後,更應將它作爲一個社會現象加以探究,用平常心更冷靜地思考背後的職業選擇問題。

公務員本身是一種綜合性職業,能夠吸收廣大的就業羣體。一些崗位設置的“不限制”,提供給一些行業吸收人才的機會。在擁有大量就業羣體的中國,公務員的就業渠道提供了一條穩妥的求職道路。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院儲朝暉對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稱,社會上就業的人羣不需要因此跟風,一定要順從自己的優勢潛能,從自己的長遠發展來考慮求職問題,也不需要過度追逐某些崗位,任何一個行業都需要領軍的有創造力的人。

(作者: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柳寧馨,實習生胡騫)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