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日本,從未感到如此不安!

18日以來,中俄海軍派出由10艘軍艦組成的聯合編隊穿越日本近海多個“防禦圈咽喉地帶”,5天之內幾乎繞日本列島一週,引發日本政府及媒體的高度關注。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26日還表示,最近出現在日本週邊的中俄艦艇,是前所未有的對日“示威”。

相信在此時此刻,日本已經開始集體反思自身的處境了。然而,日本人的腦回路永遠超乎想象。他們竟然認爲這一切是由於錯判了俄羅斯,導致離間中俄計劃被瓦解,全然不提那個把兒子坑慘的美國爸爸……

日本從未感到如此不安

自18日起,日本NHK電視臺全程跟蹤報道了中俄兩國共計10艘軍艦的“日本列島一週遊”行動。

中國與俄羅斯海軍10艘軍艦組成的編隊18日首次同時駛過本州島和北海道島之間的津輕海峽,進入太平洋後繼續南下,10月22日又首次同時穿過鹿兒島縣的大隅海峽。

日本防衛省和自衛隊對此高度警惕,持續派P-1、P-3C海上巡邏機和駐守各地的海上自衛隊艦艇進行密切跟蹤和監視。

NHK電視臺稱,由於日本、美國、澳大利亞等國近期頻繁在亞太地區進行聯合軍演,所以中國聯合俄羅斯進行了“示威行動”。

日本《產經新聞》則直接表示,這是“中俄兩國對日本的警告”。日本防衛研究所主任研究官山添博史接受《產經新聞》採訪時表示,中俄兩國軍事合作的“政治意圖比軍事意圖更大”,“是爲了牽制美國的一種表演,這種表演今後還會繼續下去”。

“自二戰以來,從未有任何海軍編隊的通過讓日本感到如此不安。”俄羅斯“自由媒體”20日發表題爲“俄中海軍在津輕海峽提醒美國珍珠港事件”的報道稱,俄中軍艦近日史上首次穿過對日本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津輕海峽,是完全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的。

事實上,大隅海峽與津輕海峽都是國際水道,允許包括軍艦在內的外國船舶航行,中俄軍艦從此海域穿越,日本也不能說什麼。而這樣的“特定海域”在日本共有五個:北海道和庫頁島之間的宗谷海峽、津輕海峽、對馬海峽東水道、對馬海峽西水道和大隅海峽。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員陳祥對《環球時報》記者介紹說,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國際海峽是夾在兩個公海或排他經濟水域之間的領海中,用於國際航行的重要海峽。

沿岸國可以在領海基線(設定領海和排他經濟水域等時的基準線)向外延伸到12海里(約22千米)的水域設定爲領海,但這並不意味着“必須將領海的寬度設定爲12海里”,在該範圍內設定較窄範圍的領海在國際法方面沒有任何問題。

因此,根據上述領海法附則第二項的規定,日本將領海的寬度限制爲3海里(約5.5千米)

剩下的海域雖然在領海基線12海里的“領海”範圍之內,但日本於1977年就此類海峽專門制定了《領海及毗連水域法》,將海峽中的一部分“領海”指定爲用作公海之用的“特定海域”。

與船舶在領海、排他經濟水域中享有的無害通過權相比,在國際航行海峽上,包括軍艦在內的所有船隻和飛機都可以行使過境通行權,同時還限制了沿岸國家行使管轄權。

陳祥說,日本這五條國際航道,是當初基於美蘇冷戰態勢下劃出的“特定海域”,目的是爲了讓駐紮在橫須賀港和佐世保港的美國海軍能夠更好通過日本“領海”進入日本海,從而壓制蘇聯。

冷戰結束後,這五條國際航道又成爲美國對中俄實施軍事壓制的海上通道。

在劃出“特定海域”之時,日本完全沒有考慮過未來中俄海軍能夠強大到穿越這些海峽的問題。

日本當初的考慮是,如果整個海峽都屬於日本的領海,那麼搭載着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核武器的軍艦和潛水艇通過這些海域的時候,即便只是臨時通過的核武器都屬於已經被帶到日本領海範圍內,這與二戰後日本政府堅持的“無核三原則”中規定的“不帶進”核武器形成政策矛盾。

因此,若將這些海峽劃入領海管理,既無法向“太上皇”駐日美軍做出解釋,更不利於日美同盟圍堵蘇聯以及此後的俄羅斯、中國。

當然,實際上日本也無法對這些長期在日本橫行無阻的美國軍艦進行執法管理,於是便順水推舟劃出“特定海域”給美軍開了“方便之門”。

美國官話連篇,日本難掩失望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稱,津輕海峽位於日本本州島與北海道島之間。它西通日本海,東接太平洋,長約130千米,寬度僅24-40千米,是“第一島鏈”北部的重要海峽,也是日本海北部唯一的不凍航道。

由津輕海峽北上,可直達鄂霍次克海及美國最西端的阿留申羣島,南下則爲夏威夷羣島和太平洋,其交通和戰略地位十分重要。

日媒此前報道稱,中國軍艦曾經多次單獨穿越津輕海峽,第一次是在2008年10月。此後,2016年1月,中國海軍4艘艦艇穿過津輕海峽,2017年1月,訪美歸來的3艘海軍艦艇再次穿過該海峽。

但是,綜合來看,中國海軍在該海域活動並不常見。此次中俄聯合穿越津輕海峽後,有分析人士表示,今後類似的軍事行動還可能出現,且頻率可能會增大。

數十年來,只有美國軍艦頻繁通過津輕海峽,俄中兩國很少派軍艦經過,主要是不希望與美國和日本本來就不佳的關係進一步惡化。

俄羅斯“自由媒體”稱,最關鍵的是,在這一海峽沿岸佈滿了美日針對俄中兩國的武器裝備。這裏有美國三個空軍基地,日本陸上自衛隊五個地區司令部中有四個部署在這一地區。

俄媒稱,中俄聯合編隊此次是針對這裏的“大黃蜂”巢穴。中俄此舉是共同迴應美國海軍在彼得大帝灣附近和南海日益頻繁的挑釁行爲。

衆所周知,日本一恐懼,就會找靠山,告訴自己別怕,還有“山姆大叔”。

24日,日本富士電視臺負責安保問題的解說員能勢伸之分析稱,本次中俄軍艦的“日本列島一週遊”,不僅是日本,美國也很關注。

“中國海軍和俄羅斯海軍此次行動的目的之一,是爲了表明他們可以聯合行動。

事實上,就在本月,在距離俄羅斯較近的日本海上的一次中俄聯合演習中,美國海軍的宙斯盾驅逐艦曾接近俄羅斯海軍驅逐艦,兩艘軍艦的距離一度小於60米。

換句話說,美國可能一直試圖通過數據鏈和通信,監視俄羅斯海軍和中國海軍能在多大程度上聯合作戰。”

25日,美國海軍宣佈其“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羣與日本“出雲”級航母“加賀”號在南海海域開展了聯合行動。

因爲過於擔心中俄兩國軍艦的“日本列島一週遊”,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開始向美國正式“求救”。

25日,岸信夫在防衛省與正在訪問日本的美國海軍部長卡洛斯·德爾託羅進行了會談,會談中岸信夫憂心忡忡,不僅深恐中俄軍事合作,還提到了朝鮮的潛射彈道導彈,認爲日本週邊的安全環境日趨嚴峻,有必要尋求美國的保護。

對於如坐鍼氈的日本,美國依舊還是那句話,“海軍之間的合作很重要。我們將繼續努力加強夥伴關係”,這讓日本在驚恐之餘又難掩失望。

此外,日本媒體就中俄軍艦首次聯合通過津輕海峽集體亢奮,並叫囂要廢除“特定海域”。

對此,陳祥對《環球時報》記者解釋說,單純從日本將領海12海里被迫壓縮到3海里而言,似乎讓日本受損了,但細究起來對日本也有諸多好處。

首先,這既是日本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也是日本追求國家整體利益最大化必須做出的讓步。其次纔是多數分析指出的“爲美軍的核武器行方便”。

二戰後,日本“海洋國家”戰略的主要發力方向在於擴展全球經貿領域的影響力,這一指導思想推動日本長期執行堅持維護自由貿易、奉行務實主義,所以必須確保在國際交通要道上的商船、大型郵輪的自由航行,這關乎日本國家立國和長期穩定發展之本,日本從國家整體利益出發就必須堅持國際航行的海峽公海化主張。

此次中俄巡航,是隨着中俄海軍強勢崛起之後,遵照國際規則,合理正當地行使過境通行權穿越津輕海峽。

日本媒體因此鼓吹要將這五個國際海峽的“特定海域”廢除掉,從法理上全部變爲日本領海,罵罵咧咧地拿中俄通航說事、炒作,其目的還是要煽動國內民衆達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相比中俄的過境通行而言,作爲被美軍牢牢控制下的日本,優先考慮的恰恰是如何讓美軍行動方便,或者說對平日裏橫行無阻的美軍敢怒不敢言,只好借中俄通航自怨自艾一番罷了。

“恨不得搖醒盲目樂觀又自以爲是的日本”

不過,在日本防衛研究所內部,針對此次中俄軍艦的聯合行動有着明顯的意見分歧。

在主任研究官山添博史還拿老一套說辭安撫日本民衆之前,日本防衛研究所的政策研究部長兵頭慎治的焦慮已經十分嚴重。

兵頭慎治20日在接受《朝日新聞》採訪時提到,岸田文雄在就任首相後的施政演說中,表示要重新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戰略。

但岸田提到的對俄戰略,依舊是爭取俄羅斯,比如“要推進與俄羅斯在安全、能源等各領域的合作,提升日俄整體關係”等。

兵頭慎治進一步強調,“日本在安保問題上,一向是把俄羅斯跟中國區別對待,戰略上旨在離間中俄關系。日本2013年在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時,把中國當成今後最大的假想敵。”

所以近年來,日本的對俄戰略其實是從屬於對華戰略的。

日本沒有同時對抗中國與俄羅斯的實力,加上日俄兩國也有領土爭端,所以不能跟俄羅斯正面對抗。在這一前提下,日本的國家安保戰略中強調要跟俄羅斯保持友好關係。

當時的安倍晉三政府曾無視外務省要求謹慎應對的呼聲,希望在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羣島)領土問題上速戰速決,結果歷經27次日俄首腦會談,俄羅斯也完全沒有要“歸還”爭議領土的打算。

所以日本國家安保戰略中所強調的對俄友好,旨在離間中俄關系等,其實早已經被俄羅斯看穿了。

不僅如此,俄羅斯近年來還頻繁同中國在軍事上聯手,其典型表現就是聯合軍演。

兵頭慎治毫不客氣地表示,日本的“離間計”已經瓦解,今後不得不考慮重新改變策略。

“俄羅斯現在有危機感,擔心7月份剛剛開始的美俄戰略穩定對話談崩,爲了增加與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今後也只會選擇更加接近中國。

總而言之,‘離間中俄關系’這一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的前提似乎已經瓦解。今後,隨着新國家安全戰略工作的推進,如何改變對俄戰略將成爲一大問題。”

《朝日新聞》的資深論說委員駒木明義24日也警告稱,“日本人總認爲中俄兩國是一對假面夫婦,儘管結婚了但實際關係並不好,卻忽略了假面夫婦也是夫婦。”

他恨不得搖醒盲目樂觀、自以爲是的日本,“對於共享4000多千米邊境線的鄰國中國,俄羅斯當然會保持警惕,但會盡可能地不刺激中國,與中國保持穩定的關係。這纔是俄羅斯現在的真實想法。”

BBC稱,長期以來,日本和中俄兩國都有領土上的糾紛,近兩年這種糾紛有激烈化的趨勢。中俄兩國均採取了比較強硬的立場,比如岸田文雄出任日本首相後,俄羅斯副總理兼政府辦公廳主任格里戈連科和副總理胡斯努林今年10月中旬都登上了南千島羣島中的擇捉島考察經濟開發問題,這是俄國政要首次登上這個日俄爭議島嶼。

來源:環球時報 | 蔣豐  馬瀟  柳玉鵬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