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貴州國臺酒業因年報弄虛作假被列入經營異常 IPO進程或再度擱淺 

中國網財經11月26日訊(記者 李靜)正在衝刺IPO的茅臺鎮第二大酒企國臺酒業近日因“弄虛作假被列入經營異常”,本應11月再度上報IPO材料,然而逼近月底卻遲遲未更新材料。業內人士表示“被列入經營異常,可能會影響公司的可持續經營,進而影響到公司的IPO進程。”

因年報弄虛作假被列入經營異常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貴州國臺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臺酒業”)於今年11月16日被貴州省遵義市仁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企業公示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

不過,兩天後即11月18日,國臺酒業又被仁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移出經營異常名錄,移出原因是“列入經營異常名錄3年內且依照《經營異常名錄管理辦法》第八條規定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企業更正其公示的信息後,申請移出”。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11月1日,遵義市仁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國臺酒業進行2021年企業登記事項和公示信息不定向抽查,其中,國臺酒業的年度報告公示信息檢查結果爲公示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

資料顯示,國臺酒業成立於2001年,專注於醬香型白酒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三個釀酒基地均位於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是茅臺鎮第二大釀酒企業。

2020年5月,國臺酒業遞交上市申請,擬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完成主板上市。2020年11月,證監會針對國臺酒業上市申請文件給出的反饋意見,合計提出47項問題,要求公司就收購懷酒酒業有關事項、實控人關聯企業同業競爭問題、實控人關聯交易問題、經銷商持股問題、“國臺”系列商標所有權問題等作進一步說明。今年6月,國臺酒業終止IPO審查。今年7月,貴州證監局披露國臺酒業IPO輔導備案材料,國臺酒業擬於今年11月再度上報IPO材料。但11月已過下旬,截至今日,相關資料還未更新,IPO進程或再度擱淺。

在業內看來,國臺酒業因弄虛作假被列入經營異常,可能會影響公司的可持續經營,進而影響到公司的IPO進程。而此前,國臺酒業終止IPO或與頻繁關聯交易及其綁定經銷商的銷售模式有關。

依靠大股東關聯交易“輸血”

據IPO招股書,國臺酒業2017年至2019年,國臺酒業營收分別爲5.73億元、11.76億元以及18.88億元;淨利潤分別爲0.47億元、2.40億元和4.11億元。

同期,國臺酒業向前五大客戶銷售金額分別爲1.11億元、2億元以及2.42億元,佔同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爲19.45%、17.01%和12.8%。

據招股書顯示,國臺酒業前5大客戶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連鎖有限公司、天津天士力醫藥商業有限公司與天士力均爲閆希軍家族直接控制。

其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連鎖有限公司(下稱:天津帝泊洱),則是國臺酒業實控人之一吳迺峯所控制的企業,而吳迺峯正是閆希軍之妻。

數據顯示,2017年~2019年間該公司分別爲國臺貢獻了3641.08萬元、4816.56萬元、4661.46萬元的收入。佔同期關聯交易總額的比例分別高達71%、70.55%、57.9%,佔國臺酒業營收比例則分別佔到6.36%、4.09%、2.47%。

然而,就在國臺酒業公開提交IPO申請之際,天津帝泊洱卻於2020年5月25日申請簡易註銷並退出國臺經銷商行列。

另,排在第二位的天津天士力醫藥商業有限公司其人代表爲閆希軍之子閆凱境,該公司由A股上市公司天士力100%控股。2017年,國臺酒業對天士力醫藥的銷售額爲66萬元;2018年,其對天士力醫藥的銷售額增至1398.99萬元,漲了20倍多。

如此規模的關聯交易引起了證監會注意,在國臺酒業首份IPO資料的回覆函中,證監會要求國臺酒業就“向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業關聯銷售”有關的十餘個問題展開詳細說明。然而,在國臺酒業後續更新的招股書中,上述問題並未得到全部回覆。

招股書顯示,國臺酒業實際控制人爲閆希軍、吳迺峯(閆希軍妻子)、閆凱境(閆希軍兒子)和李畇慧(閆希軍兒媳),4人通過國臺酒業集團有限公司、天士力和西藏華金天馬股權投資,合計控制國臺酒業84%的股。

股經銷商幫忙囤貨“刷業績”

除了關聯交易撲朔迷離之外,國臺的持股經銷商也是監管重點關注的方向,在衝刺IPO前,國臺酒業引入大量的經銷商成爲公司股東。業內認爲,爲幫助國臺酒業上市,持股經銷商有幫忙囤貨“刷業績”嫌疑。

招股書顯示,2018年2月至4月,國臺酒業進行第五次增資,新增註冊資本7029.3萬元由“金創合夥”、“共創合夥”和“合創合夥”三家新股東以貨幣方式出資,而國臺酒業的102家經銷商通過集體入股這三家股東,間接持股國臺酒業。至此,102家經銷商既是國臺酒業銷售矩陣的核心力量,也是公司的股東之一。

利益捆綁之下,主要參股經銷商的採購額節節攀升。報告期內,國臺酒業向前述102家持股經銷商銷售白酒產品的金額,分別爲2.72億元、5.46億元、6.05億元,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爲48.36%、46.84及32.35%。

與此同時,這種廠商一體化的操作模式讓國臺酒業業績增長飛速。2018年,國臺酒業營收11.76億元,同比增長105%;實現的淨利潤爲2.4億元,同比增逾450%。該年,持股經銷商銷售佔公司整體的55.70%。

除了間接持股外,國臺酒業的一些經銷商大戶還直接參股國臺酒業。近兩年衝刺進入到國臺酒業第二大客戶的廣東粵強酒業有限公司(下稱“粵強酒業”)及其關聯方成爲具有代表性持股經銷商之一。

招股書顯示,2018年2月和4月,國臺酒業兩度增資之時,粵強酒業合計出資3600萬元入股,其中360萬元作爲新增註冊資本,其餘3240萬元計入資本公積,換得國臺酒業1.19%股權。2019年7月,國臺酒業對整體股東轉增股本,股本變更後,粵強酒業持有435.74萬股,持股比例保持1.19%不變。

參股經銷商粵強酒業的採購額也逐年遞增,2018年、2019年相繼貢獻出4481.50萬元、7163.73的銷售額,並躋身爲國臺酒業當期的第二大客戶。

證監會針對其招股書出具的反饋意見也提到這一問題,要求國臺酒業補充披露經銷商入股原因,是否存在利益輸送,是否存在通過持股經銷商調節發行人利潤的情形等。國臺酒業並未迴應上述意見,且在6月初主動終止IPO申請。

產能不足發不出貨 收購擴產能

對國臺而言,選擇經銷商也有一定的客觀因素限制,比如產能問題。

國臺酒業副總經理湯旭曾對外表示,“我們整個經銷權基本在年底前全部釋放出去,是根據我們的產能和我們五年的酒能夠釋放多少來配我們的經銷商,也是配額制的銷售。”

IPO招股書顯示,國臺酒業擬募資25億元,並將20億用於年產6500噸醬香型白酒技改擴建工程項目。

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國臺酒業產能不足,有經銷商打了貨款,但卻發不出貨。

有接近國臺酒業的相關人士表示,此前主動終止申請IPO,主要原因是公司發展較快,需要擴大募資規模。

據招股書顯示,國臺酒業現擁有國臺酒業、國臺酒莊、國臺懷酒三個生產基地。

其中,國臺懷酒是收購貴州海航懷酒酒業公司而來。今年年初,國臺酒業收購了海航懷酒酒業有限公司,獲得懷酒稀缺土地資源110畝、庫存老酒5300餘噸(其中92年老酒200餘噸)等資源。

此次收購後,國臺酒業並沒有停下併購腳步,而是將目標瞄準了貴州茅源酒業。11月3日,經過了長達四個月的洽談後,國臺酒業正式收購貴州茅源酒業。

據茅源官網資料,其座落於中國酒都茅臺鎮赤水河畔,始建於1983年,擁有固定資產2億元,年銷售達1.6億元。茅源現有員工300餘人,擁有8個釀酒車間,2個制麴車間,1條現代化包裝車間,佔地面積20000餘平方米,年生產大麴醬香3000餘噸,儲酒能力達8000餘噸。

據悉,兼併重組後,國臺規劃通過智能化釀造改造,打造國臺茅源基地,將其產能擴至1.5萬噸。這將是國臺酒業的第四大生產基地。

今年6月,在國臺“十四五”高質量發展經銷商代表懇談會上,國臺酒業董事長閆希軍表示:產能決定規模,規模決定佔位,國臺繼續夯實產區、行業、品類地位,目前重點就是要解決產能問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