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新冠特效藥上市,已有了“時間表”。

據央視財經報道,目前我國自主研發的新冠特效藥已有6種,其中4種進入Ⅲ期臨牀試驗階段,最快的一種有望12月上市。這也意味着,“疫苗+新冠特效藥”齊頭並進的防治策略將成爲可能,將爲我國乃至全球新冠疫情防控帶來曙光。

據悉,有望下個月底獲得批准附條件上市的新冠特效藥,是由清華大學、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和騰盛博藥合作研發的新冠藥物BRII-196和BRII-198聯合用藥,其在全球新冠特效藥研發中優勢明顯。據科技日報報道,在國際上,已有同類型抗體藥物獲批緊急使用,美國再生元公司的中和抗體使住院及死亡率下降70%,葛蘭素史克/Vir生物技術公司的中和抗體使住院及死亡率下降79%,但這兩款中和抗體臨牀試驗均不包含變異株數據,且入組受試者爲確診發病5—7日內的患者。相較而言,BRII-196和BRII-198的入組受試者爲發病10日內,病情在體內發展了更長時間,治療難度更大,依然得到78%的顯著保護數據。

據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全球健康與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張林琦對外表示,該抗體藥物除在國內外開展的臨牀試驗中展示出降低重症和死亡率78%的優異效果外,已在深圳、廣州、雲南、南京等疫情中對700多例感染者開展臨牀救治工作,“與歐美已獲批緊急使用的新冠抗體藥相比,我們是唯一進行了變異株感染者治療效果評估並獲得數據的。”

作爲目前我國進展最快的抗體藥物,BRII-196和BRII-198聯合用藥背後的上市公司騰盛博藥也備受關注。成立於2017年的騰盛博藥,是一家總部位於中國及美國的生物科技公司,致力於針對重大傳染疾病或公共衛生疾病,如乙肝(HBV)、免疫缺陷病毒(HIV)、多重耐藥(MDR)或廣泛耐藥性(XDR)革蘭氏陰性菌感染,中樞神經系統(CNS)疾病等研究創新療法,創始人是在生物製藥行業擁有逾25經驗的Hong博士。

2020年3月,通過公私合作形式,騰盛博藥宣佈與清華大學、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合作併成立公司,共同開發SARS-CoV-2全人源單克隆中和抗體。2021年7月,騰盛博藥在港交所上市。2021年10月9日,BRII-196和BRII-198聯合用藥的研發團隊向國家藥監局滾動提交附條件上市申報材料,有望12月底前獲得批准(附條件)上市。

圖源:騰盛博藥官網

上市5個多月以來,騰盛博藥股價波動較大。在今年9月下旬漲至高點的52.6港元/股隨後下跌,於今年11月8日跌至低點的17.3港元/股。不過11月9日至11月26日港股收盤,騰盛博藥出現連日上漲,累計漲幅已達143.61%,收於43.85港元/股。

研發已進入臨牀三期

爲應對 COVID-19 新冠疫情,騰盛博藥的子公司公司騰盛華創利用從新冠康復患者血清中篩選出的兩個中和抗體BRII-196和BRII-198,開發出雞尾酒療法。這兩種中和抗體,通過與新冠病毒 S蛋白上的受體結合區域(RBD)上不同表位的結合,來阻斷其與人體細胞上的ACE2受體的結合,從而通過阻斷病毒進入人體細胞。

招股書也顯示,BRII-196及BRII-198雞尾酒療法具有作爲SARS-CoV-2抗體療法的潛力,用於治療COVID-19,其具有更廣的抗病毒譜(包括新出現的變種)以及長達六個月的保護。1期人用安全性及藥代動力學(PK)研究表明,即使達到預期治療劑量水平三倍,這些抗體依然具有安全性和耐受性。2021年6月,研發團隊在中國啓動BRII-196及BRII-198聯合療法的2期臨牀研究。

目前,BRII-196及BRII-198的聯合療法臨牀三期也已揭盲。據科技日報11月21日報道,新冠藥物BRII-196和BRII-198聯合用藥臨牀三期已揭盲,給藥組在治療28天后實現零死亡,對照組8例死亡,詳細結果會在近期對外公佈。

公開資料顯示,揭盲是指在盲法試驗結束後,需要進行試驗藥和對照藥的安全性療效比較,這時就需要知道受試者具體使用的是哪個組別的,這個知道的過程就是揭盲。

由於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將COVID-19的BRII-196/198雞尾酒療法從發現階段推進至ACTIV全球政府贊助的2期╱3期主協議臨牀研究的後期開發階段,給騰盛博藥帶來較高的成本支出。騰盛博藥在招股書中表示,2020年企業研發開支出乎意料地高,於87.58億元的總研發開支中,第三方合約成本中的53.55億元涉及CMO生產BRII-196/198。

目前,由於產品尚未獲準進行商業銷售,騰盛博藥尚未從產品銷售產生收入,收入主要來源於政府補貼以及銀行利息。2021年中期報顯示,騰盛博藥來自於政府補貼4566萬元,以及銀行利息62萬元,合計獲得其他收入4628萬元,較去年同期的2285萬元同比增長超一倍。對此,騰盛博藥表示主要是來自政府補貼增長2460萬,該等補貼主要來自中國政府特別用於研發活動的獎勵及其他補貼。

中泰國際在一份研報中表示,採用前沿技術在醫藥領域進行創新產品研發面臨的極大的風險,因此騰盛博藥採取自研及與第三方機構授權合作的模式,不僅能擴充自己的產品管線亦能分散研發風險。

多家上市公司已佈局

據介紹,我國新冠病毒藥物研發任務早在2020年1月21日由科技部部署應急研發專項佈局開展。

2020年2月16日設立由科技部、衛生健康委、工信部、發改委、藥監局、中醫藥局等部門組成的科研攻關組藥物研發專班,組織全國優勢專家團隊,圍繞臨牀救治需求,全力推進有效藥物和治療技術研發工作。據科技日報報道,目前臨牀救治與藥物板塊科研攻關應急項目已立項53項,涉及國撥經費約3.15億元。

與此同時,在新冠病毒藥物研發過程中,我國部署了3條技術路線。據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新冠病毒有效用藥的研發主要圍繞阻斷病毒進入細胞、抑制病毒複製、調節人體免疫系統3條技術路線開展,我國在這些技術路線上均有部署。除騰盛博藥與清華大學、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研發的BRII-196和BRII-198聯合用藥外,目前,多種由我國研發團隊自主研發的新冠肺炎有效藥物已經用於臨牀救治中,而在這些項目背後,除博裕、紅杉、雲鋒、高瓴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外,還出現復星醫藥、金域醫學、愛博醫療、華大基因等上市公司身影。

公開資料顯示,IPO之前,騰盛博藥共進行過三輪融資,分別於2018年12月完成A輪融資8651萬美元,2020年8月完成B輪融資1.72億美元以及2021年3月完成C輪融資1.55億美元,在這些投資機構中,包括雲峯基金、紅杉資本、通和毓承、博裕資本、ARCH Venture Partners和藍池資本等投資機構投資。2021年中期報顯示,紅杉資本及沈南鵬,雲鋒基金等爲騰盛博藥股東。

而在此前,一種新的中和抗體也被批准爲同情用藥在北京地壇醫院使用。在北京地壇醫院,新冠感染者接受了我國自主研發的名爲DXP-604的“同情用藥”,使用後患者體內病毒載量大幅下降,憋喘、味嗅覺減退等症狀明顯好轉,截至11月19日,已有17名患者順利出院。據悉,該藥是由北京大學謝曉亮團隊與北京丹序生物製藥有限公司(下稱“丹序生物”)聯合開發的中和抗體DXP604,由於有高達85%的重合位點,它使得人體細胞對於新冠病毒“拒不開門”。

與騰盛博藥一樣,丹序生物此前也拿到高瓴資本等多家知名投資機構投資。2020年9月,丹序生物宣佈已完成近1億元融資,該輪融資由高瓴創投、華蓋資本聯合領投,北京昌發展、首發展、天津匯智、薄荷基金跟投。天眼查資料顯示,目前,珠海高瓴欣恆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爲丹序生物最大股東,持股比例爲16.16%。

天眼查股權穿透還顯示,北京華蓋信誠遠航醫療產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有丹序生物14%的股份,而上市公司金域醫學、復星醫藥通過北京華蓋信誠遠航醫療產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參股丹序生物。與此同時,北京昌科知衡一號創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有北京丹序生物製藥有限公司7%股份,通過天眼查股權穿透也可知,科創板上市公司愛博醫療、陽光諾和爲北京昌科知衡一號創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股東。此外,其他參股丹序生物的上市公司還有豐原藥業、華大基因以及先聲藥業。

在國際上,我國的新冠肺炎有效用藥已在抗疫一線發揮着重要作用。資料顯示,上市公司開拓藥業在研的新一代雄激素受體拮抗劑“普克魯胺”已經獲得巴拉圭的緊急使用授權,其前期在巴西開展的三項臨牀試驗初步表明,普克魯胺能夠將重症患者的死亡風險降低78%。

不過,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研究員、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疫苗專班專家邵一鳴介紹,疫苗對新冠病毒的預防效力有三個級別,分別爲防止感染以及傳播病毒、防止感染後出現症狀和防止症狀惡化。目前,全世界的新冠疫苗都屬於世衛組織三級預防標準中的二級預防,即防發病。特效藥對於現階段的新冠疫情,是一種“組合拳”的作用,而非替代作用。(北京時間財經 吳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