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6日,在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至誠鎮元山子村,野豬捕殺專業隊隊員根據獵狗定位器進行搜山。人民視覺 資料圖

“私人與鄉鎮都無權對野豬進行獵殺,全撫州市只有資溪、南城、宜黃三個地方成立了獵殺隊伍,樂安縣正在籌劃野豬獵殺非官方隊伍,民政部門已經批准編外人士成立了協會,目前裝備、人員等還在籌劃中。”

今年9月,江西樂安縣羅陂鄉曾對網友反映的“野豬損害農作物”問題作出回覆。2個多月時間過去,當地籌劃得怎麼樣了?羅陂鄉政府一名工作人員日前向澎湃新聞介紹,當地政府已經把名單、損失面積登記報上去了,但是還沒有發放補償。現在野豬獵殺小隊已經成立了,但是上面還沒有審批好,畢竟野豬不能隨意獵殺,目前野豬還在泛濫。

“因爲配槍的問題,槍支管理太嚴了,所以才久久沒有行動。”這名工作人員透露。

澎湃新聞注意到,今年5月,宜黃縣林業局在迴應相關問題時提到,2020年12月24日,縣政府就關於組建我縣護農狩獵隊組織進行了批覆(宜府字【2020】257號),同意學習借鑑資溪縣的經驗做法組建我縣護農狩獵組織,我局也進行了對有意向參加護農狩組織的人員申請登記,截止目前,參加報名的人員達到60餘人。同時我局向省林業局申請並獲得批准獵捕野豬限額500只。目前因涉及到護農狩獵隊使用槍支的問題,省林業局、省公安廳正在溝通,待狩獵使用工具明確後,我縣將按照省林業局、市林業局的要求,將協同縣公安、鄉(鎮)政府,及時組建護農狩獵組織。成立護農狩獵隊後有計劃的開展對破壞羣衆生產生活的野豬、野兔等野生動物的狩獵工作。

在同樣野豬氾濫成災的陝西旬陽,當地林業部門今年8月19日介紹,自2019年以來,按照中省市的統一安排部署,當地採取嚴厲的禁捕、禁獵、禁食野生動物政策,加之野豬無天敵,繁殖能力極強,故當地野豬數量劇增,與民“搶糧”現象愈演愈烈。我們幾乎每天都會收到野豬傷農電話舉報。我局也採取了諸如驅趕法、恐嚇法、購買保險等很多辦法,但收效甚微。

林業部門稱,因獵殺野豬必須持有槍支、彈藥,我局到公安局、武裝部進行了諮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槍支管理法》有關規定,配備、持有、保管槍支、彈藥均有非常嚴苛的規定。按照民用持槍證的申辦條件,旬陽獵捕野生動物尚不符合持槍規定。近日,我局已經聯繫石泉縣獵捕經驗豐富的,用獵犬捕獵野豬的專業隊伍,上週一已到旬陽金寨鎮獵捕野豬。後期,我們將邀請狩獵隊巡迴各鎮重點區域獵捕野豬,切實維護人民羣衆的生命財產安全。

澎湃新聞早前報道提到,去年12月,江西廣昌縣林業局在迴應類似問題時也提到,2020年,廣昌各鄉鎮反映野豬危害農作物更加嚴重,按照縣委縣政府決定,由林業局、公安局牽頭組建護農狩獵隊,7月份林業局指派分管野保領導及野保股工作人員專門到資溪林業局瞭解組建護農狩獵隊程序及辦理手續,回來後立即籌備組建護農狩獵隊相關事宜,並已向省林業局請示獵捕野豬計劃500頭,草擬好了《廣昌縣狩獵隊組建實施方案》、《廣昌縣狩獵隊規章制度》,並面向社會初步選聘了24名有狩獵經驗且有獵狗的狩獵隊員,積極與縣公安局治安大隊聯繫選拔狩獵隊員及申請狩獵隊員持槍證,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向省公安廳請示組建護農狩獵隊,需要配備獵槍,但由於獵槍屬於國家嚴格管控槍械,原生產獵槍企業早已關閉,導致獵槍採購出現困難,組建狩獵隊籌備工作停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