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奧園、陽光城緊急任命,鍾港資本是誰?

記者丨鍾黛

一衆房企暴雷聲中,承擔化債工作的鐘港資本火了。

華夏幸福、藍光發展、恆大、奧園、陽光城等房企爆發流動性危機後,都聘請了鍾港資本作爲財務顧問。

11月22日,中國奧園公告稱,聘請鍾港資本作爲財務顧問,“以評估本集團的資本結構、財務狀況以及債務與流動性狀況”。

在未來三個月內,奧園還需要償還11.86億美元的境外債務。鍾港資本,將代表奧園與境外債權人直接對話

在陽光城美元債券的要約交換中,鍾港資本的角色是Dealer Manager and Solicitation Agent,工作內容是通知並召集債券持有人開會,代表陽光城公司處理相關交易事宜等

隨着內地涉房融資收緊,境外債券融資已成爲房企們重要的“輸血”渠道。除開債務管理,鍾港資本還有另一層身份:幫助衆多的房企在境外發債。

這個臨危受命的“債務專家”,究竟是什麼來頭?

1

自立門戶

香港中環,摩天大樓密集,鍾港資本的辦公地點隱匿其中。

來源:官網

正如其地理位置的含義,鍾港資本的定位是聯通中外資本市場,幫助內資企業打通國際融資渠道

其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劉北,是土生土長的大陸人。

不過,他具有國際求學背景,曾在瑞士銀行投資銀行工作七年,擔任亞洲債務融資部聯席主管。此前,他還曾任職於美銀美林和瑞士信貸的債務資本市場團隊。

在國際大行任職期間,劉北曾領導執行超過300單中資企業海外債券發行工作,包括首次央企美元債券(中化集團)、首次民營企業投資級美元債券(玖龍紙業)、亞洲首次CCC評級高收益債券(合生創展),以及首次A股上市公司高收益美元債券(泛海建設)等。

2016年,劉北辭去瑞銀的工作,決定自立門戶,鍾港資本由此誕生。

2017年,鍾港資本拿到香港證監會的牌照,具有投行和資管服務資質;2021年,獲批准成爲歐洲清算銀行成員,被准許從事國際證券清算和託管業務。

鍾港資本管理團隊 來源:官網

從資方來看,鍾港資本還有着意想不到的跨行業背景——TCL科技是其控股股東。

2019年3月,TCL科技完成重組,搖身一變爲“科技集團+投資公司”。

其中,產業金融及投資業務,即包括TCL創投、鍾港資本和中新融創。

截至2020年末,TCL創投管理的基金規模超過90億元,累計投資126個項目;中新融創累計投資上市公司超130家。

TCL科技還直投多個上市公司。據今年7月的統計,TCL科技持有中環股份29.80%的股權,天津普林的26.86%股權,七一二17.54%的股權,花樣年控股16.07%的股權,上海銀行5.76%的股權。合計持有上市公司的市值562.91億元。

TCL科技的投資生意做得風聲水起,甚至,搶了主營業務的風頭。2020年,TCL科技的投資收益高達17.0億元,要知道,其歸母淨利潤也不過爲12.0億元。

2

瓜分蛋糕

鍾港資本的業務範疇包括:一級市場發行、二級市場交易和資產管理。

與境外資本市場溝通,是國際大行、國際券商的主場。內資背景的鐘港資本,如何從林立的巨頭中分蛋糕

鍾港資本業務範圍 來源:官網

彼時,劉北敏銳地嗅到,一些中國公司可能無法從國際大型投行獲得服務,而鍾港資本則可嘗試爲其提供“量身定製”的債務發行和債務重組服務。

“違約和不良案件越來越多,這是我們未來核心業務的天然市場。”他給鍾港資本的定位是,專注於債務的精品投資銀行

鍾港資本官網

事實證明,劉北的判斷是正確的。

2016年開始,監管層強調去槓桿,化解金融風險隱患以及打擊影子銀行。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尋求境外發債,甚至帶動了整個亞洲市場快速增長。

花旗數據顯示,2020年,亞洲的債券發行量超過3400億美元,其中,中國以外幣發行的債券(以美元爲主,包括歐元和日元)佔65%,約爲2200億美元

可供對比的是,2010年,亞洲的債券發行量只有700億美元,中國的發行量只佔亞洲的20%左右。

在內資企業發行美元債的過程中,鍾港資本扮演的角色多爲“聯席賬簿管理人、聯席牽頭經辦人”,即債券的承銷商,將新債分派予不同認購者的投資銀行

2020年,鍾港資本完成了18個債券發行及承銷項目和7個債務管理項目,今年上半年,完成 13個資本市場和財務顧問項目。

SereSbond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鍾港資本承銷的中資地產美元債總規模爲1.82億美元,市場份額爲0.43%,在承銷商中排名第38位。

不過內資企業境外融資成本不菲。鍾港資本今年承銷的美元債,票面利率多在10%以上。利率最高的一筆,是金輪天地控股增發的8500萬美元、14.25%的債券。

3

房企之上的“禿鷲”

鍾港資本爲何成爲房企獨寵的財務顧問?

“我的猜想是,他們的房地產美元債配售業務比較活躍,很多國際投資人通過他們介紹買了房地產美元債,他們跟美元債的投資人比較熟悉,方便與債權人溝通。”匯生國際融資總裁黃立衝對《21CBR》記者表示。

黃立衝指出,總與中港資本搭檔出現的華利安諾基,做的則是“企業挽救”的生意,包括“爲企業的重建與再生,制定與執行一整套的戰略方案,採取具體行動步驟”。

華利安諾基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國際投資銀行,在兼併收購、資本市場、公允性意見及估值和財務重整方面擁有豐富經驗。華利安諾基已連續5年被路孚特評選爲美國併購顧問第一名,2020年,其處理的不良債務和破產重組交易量,高居同類機構之首。

黃立衝概括道,兩者基本上就是顧問生意,商業模式爲收取諮詢費。

“很多時候被挽救的企業沒有錢付諮詢費,提供服務方不一定能收到全款。當年我做百富勤清盤的時候,總的顧問費用本應該是2億港元,最終只能拿到6000港元。”

在他看來,真正能賺大錢的是“禿鷲基金”,“趁着企業破產的時候來撿東西”,“這幫人是擅長在腐肉裏面覓食的專家,有本事在市場上通過談判,用一塊錢買到價值十塊錢的東西”。

黃立衝對《21CBR》指出,國際上禿鷲基金年回報一般在40%以上,其中禿鷲投資之王WL Ross成立的基金年回報率曾經達到令人咂舌的17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