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瑪格達萊娜·安德松再次當選爲瑞典首相

當地時間11月29日,瑞典電視臺報道,11月24日當選的新瑞典首相瑪格達萊娜·安德松當選7個小時後辭職,29日瑞典議會再次舉行投票,瑪格達萊娜·安德松再次當選爲瑞典首相。

瑪格達萊娜·安德松所在的社會民主黨單獨執政,這是瑞典15年來第一次實行一黨制政府。

2022年9月,瑞典將進行4年一次的大選。(總檯記者 郝曉麗)

另據環球人物報道:現任“閃辭”,前任多次被罷免,瑞典首相遭遇“就業難”

安德松能否在29日的投票中勝出,有輿論認爲,女性身份將是她再次勝選的“籌碼”。

|者:羽林郎

就職、辭職、被提名,瑞典社民黨主席瑪格達萊娜·安德松在這兩天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當地時間11月24日,安德松在當選瑞典首位女首相七個半小時後,連慶功晚宴都沒趕上就宣佈辭職,讓無數參加投票的瑞典人大跌眼鏡。更富戲劇性的是,到了第二天,她再次被提名爲首相候選人,投票將於29日舉行。

一波三折的首相選舉,讓許多人都措手不及,以至於不少媒體才發出祝賀當選稿件,又不得不宣佈其辭職的消息。

安德松的“閃辭”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更讓外界不禁好奇,一向被認爲是“世界最安全國家”的瑞典,究竟發生了什麼?

被盟友“放鴿子”

當地時間11月24日,現年54歲的安德松在瑞典議會成員掌聲中,面帶微笑走上主席臺,與剛剛宣佈她成爲瑞典首相的議長握手。

安德松的執政盟友,瑞典左翼黨黨魁諾西驕傲表示,自己從未想到瑞典會有一名女首相。她滿懷希望地說道,“希望這(女性擔任政府首腦)會成爲我女兒這代人生活中的常態。”

然而,議會中一片和氣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

七個半小時後,安德松還沒來得及以新任首相的身份面見瑞典國王,就因爲聯合執政的綠黨退出執政聯盟,宣佈辭職。隨後,她這樣解釋自己的辭職理由,“對我個人來講,這是一個事關尊重的問題。但我也不想帶領一個因合法性被質疑而縮手縮腳的政府。”

根據瑞典憲法,在多個黨派組成聯合政府的情況下,如果有一個政黨離開聯合政府,那麼該屆政府就應下臺,議會將對新提名的首相候選人進行投票。

執政聯盟的破裂,與西方政治中的一個常見“政治火藥桶”有關:政府預算案。

爲保住社民黨的執政地位,安德松以在社會與環保政策上的大幅度妥協爲代價,與多個政黨組成執政聯盟。她當選首相的同一天,國會舉行2022年政府預算投票,社民黨提出的預算案沒有通過,反而被民主黨支持的右翼預算案取而代之。

剛上任就遇到如此挫折,安德松仍表現出妥協的姿態,願意在右翼政黨們提出的預算案基礎上推行相關政策。令她想不到的是,結盟的綠黨並不同意使用右翼政黨們的預算案。他們甚至不給安德松考慮的餘地,直接宣佈退出聯合執政聯盟。如此一來,聯合政府只得解散,右翼政黨的政府預算就無法執行。

被盟友“放鴿子”的安德松,只得黯然辭職,在首相府大門前折戟。

沒有人能“吵贏”她

2013年,瑞典媒體《經濟學家》曾問過安德松這樣一個問題,“您認爲自己是一個爭強好勝的人嗎?”她微笑着回答道:“我是一個游泳健將,喜歡在所有事情上取勝。”

這個回答,是對安德松對自己過往最好的詮釋。她曾是一名專業游泳運動員,少年求學階段從未間斷過訓練,每週訓練9次,還兩次在瑞典全國青少年錦標賽上奪得冠軍。

安德松曾形容自己是一個“漂亮、勤奮的女人”。她出生在一個教師家庭,父親是一名統計學教授。受其影響,安德松對經濟學很有興趣,大學就讀瑞典名校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後來又到維也納高等研究院和哈佛大學深造。

儘管對經濟學十分着迷,但安德松沒有繼續走學術路線,而是選擇進入政壇。其實,她在16歲時就加入社民黨的青年聯盟,專注於黨內事務,併成爲烏普薩拉分部的主席。從1996年開始,安德松先後擔任瑞典稅務局副局長、財政部國務祕書、首相辦公室規劃主任和首相辦公室政治顧問等要職。

上世紀90年代,瑞典出現經濟危機,安德松被迫滿臉堆笑去美國華爾街找銀行家們借錢,至今讓她難忘。也許是從那時起,她意識到,瑞典人不能再被錢掐脖子。

2014年,安德松被時任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任命爲財政部長。從那以後,她展現出改革家的一面,敢公開批評社民黨推出的政策不合理,認爲政府一味靠福利政策幫助低收入羣體的做法是錯誤的。她多次主張應該爲青年人提供更多的教育機會,從而幫助他們提高收入,並解決年輕人的高失業率問題。

身爲女性,安德松在瑞典政壇的能量也不容小覷。

在議會辯論會上,她向來言辭犀利、不拐彎抹角,被稱作“政壇推土機”。她曾稱右翼政黨成員是不關心人民生計的“小資產階級”,有些社民黨成員因提出提高財產稅,被她譏諷爲不懂得經濟的“經濟學家”。不過,瑞典媒體倒是很欣賞這位“鐵娘子”,評價她“非常稱職”。

瑞典政治編輯安德斯·林德伯格對英國《衛報》表示,安德松的辯論方式酷似默克爾,會在討論問題時講到所有的政策細節,很少有人能贏她。這也讓許多精英政治學家或經濟學教授很害怕和她辯論。

除此之外,安德松還做過歐盟經濟和金融事務理事會、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歐洲投資銀行等理事會成員。在歐盟組織裏,安德松以捍衛財政緊縮而出名。去年5月,瑞典加入奧地利、丹麥和荷蘭的行列,成爲“節儉四國”。

“鐵娘子”能否捲土重來?

當選首相後,安德松比過去更強硬了。

此次受盟友牽連,剛摸到首相座位扶手的安德松就被迫辭職,自然對盟友綠黨頗爲不滿。據《衛報》報道,她在辭職後對媒體強調,自己未來的目標是組織一個由社民黨單獨執政的政府。

不過,安德松的這一目標在眼下可能很難實現。

作爲一個多黨制君主立憲國家,瑞典共有8個主要政黨,大體上可分爲左翼與右翼兩大集團。

社民黨成立於1889年,在歐洲諸社民黨中成立得不算最早,但卻最早執政。它從20世紀初起即開始參政,1932年之後長期一黨執政,在75年中單獨執政長達65年。

近年來,在經濟危機和難民危機的雙重衝擊下,社民黨的支持率大幅下跌,右翼政黨開始在瑞典政壇擡頭。

移民問題一直是社民黨的一大軟肋。在早些年爆發的移民危機中,社民黨政府從人道主義角度接收了大量北非和中東難民,但由於文化和語言上的差異,以及缺乏相關配套政策,大量難民處於失業和居無定所的狀態,成爲社會不穩定因素。沒能解決好移民問題的社民黨,引發了民衆的不滿。

與此同時,瑞典國內反對接納難民的聲音顯著提升,甚至形成一股政治力量,極右翼政黨民主黨的崛起就是這一潮流的體現。2010年,民主黨首次獲得瑞典國會席位,併成爲社民黨在議會中的死對頭。

在2018年的大選上,不少選民將選票投給了民主黨,社民黨最終依靠和其它政黨組成中左翼聯盟才得以勉強維持執政地位。

多黨組合執政導致組建穩定政府的難度加大,更讓瑞典的政治和社會逐步走向多元化和分裂。看守政府首相勒文在執政7年間就曾多次遭到不信任投票而被罷免,後又重新出任首相。

安德松能否在29日的投票中勝出,有輿論認爲,女性身份將是她再次勝選的“籌碼”。

迄今爲止,瑞典是北歐國家中唯一一個沒有出過女性政府首腦的國家。勒文辭職後,外界紛紛猜測其繼任者可能會是一個有競爭力的女性。從選舉角度說,身爲女性的安德松也更容易幫助所在政黨爭取女性選票。

媒體分析認爲,安德松的“閃辭”並不是謝幕,在瑞典分裂的政壇上,左翼和中間派政黨正在對崛起的極右翼勢力加強防守。此種情況下,“閃辭”可能只是她未來“王者歸來”的序幕而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