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深度:八年磨一劍終登頂世乒賽 男乒領軍人樊振東水到渠成

來源:澎湃新聞

捧杯時樊振東鬧出的這個小插曲,也被網友們調侃爲"開蓋有禮"。

頒獎典禮上,聖·勃萊德杯調皮地給樊振東來了一個"摸頭殺"。在被劉國樑稱作"1個人的婚禮,127個人葬禮"的世乒賽,樊振東終究成爲了那個新郎。

北京時間11月30日,休斯敦世乒賽男單決賽,樊振東4-0橫掃莫雷加德,奪得個人首個世乒賽冠軍。

8年等待,第5次世乒賽,樊振東終於迎來了自己的"新娘杯"。頒獎典禮的那個小插曲,在網友們頗具智慧的描述下,彷彿就像是對樊振東過去幾年起起伏伏的一個總結--"聖·勃萊德杯敲了一下樊振東,說你爲什麼現在纔來。"從低谷回到巔峯,樊振東已是國乒領軍人物。

八年磨一劍,王者終長成

對於樊振東來說,他參加的每一屆世乒賽就如節點一樣清晰明瞭,既見證了他的高峯,也讓他體驗了低谷。

2013年的巴黎,是樊振東世乒賽的起點。年僅16歲的樊振東初出茅廬,第三輪遇到衛冕冠軍張繼科,然後停下了前進的步伐。

隨後的兩屆世乒賽,他一直在前進;直到2019年布達佩斯,一直在衝的樊振東跌了跟頭;兩年後的今天,當他站上冠軍領獎臺時,24歲的樊振東終於實現了蛻變。

就像樊振東賽後接受採訪時所說:"今天的決賽非常緊張,這是自己的目標自己的夢想。"

本屆世乒賽,樊振東的晉級之路可謂是"地獄難度"。由於抽籤原因,男乒四人被分在上半區,因此樊振東接連戰勝了王楚欽、林高遠和梁靖崑三位國乒隊友,纔來到世乒賽決賽。

其中的梁靖崑,更是兩年前在布達佩斯將樊振東淘汰出局的苦主。

那屆世乒賽,樊振東只在混雙季軍的領獎臺上站了一會兒,就匆匆地結束了世乒賽之旅,他甚至是國乒第一個結束世乒賽所有比賽的運動員。

這屆的結果剛好相反,樊振東在半決賽4-1戰勝梁靖崑,後者輸球后直接清空了微博。

等到了決賽的舞臺,面對只有19歲的瑞典小將莫雷加德,樊振東以壓倒性的優勢4-0橫掃。即便莫雷加德總是能取得領先,但是樊振東總能在比賽中段實現逆轉。

賽後,莫雷加德也承認:"樊振東是更優秀的選手。"

踏上領獎臺,國際乒聯副主席劉國樑頒獎時,特意拍了拍樊振東臉蛋。這是冠軍專屬的"摸臉殺"。

八年磨一劍,樊振東終於在休斯敦圓夢。樊振東愈發成熟,面對逆風球也更加沉穩。

不再年輕,小胖打成了東哥

少年時期的樊振東,敢打敢拼,他更像是國乒陣中先鋒的角色。

因爲當時的他,無論對陣誰都是年齡更小的那一個。衆人對他的評價,更多的也是未來可期。

2017年杜塞爾多夫世乒賽,20歲的樊振東站上男單決賽的舞臺,與"大滿貫"馬龍在決賽中苦戰7局,直到最後一局才以10-12惜敗。

賽後,馬龍罕見地承認,這場比賽是他經歷過最艱難的比賽,甚至超過奧運會。

年輕的樊振東,則把失落全部寫在臉上,甚至忘記了記者的問題,回答的時候也有些哽咽。

但獲勝的馬龍卻感慨:"誰輸掉這樣的比賽都不會好受,最後贏下來有運氣的成分。未來是小胖(樊振東)的。"

馬龍和樊振東談到未來,卻沒說未來何時而來。

於是便是2019年布達佩斯世乒賽的滑鐵盧。帶着世界第一稱號的樊振東再次踏上征程,世乒賽卻如一盆冷水,把這個年輕的世界第一澆了個"透心涼"--世乒賽頭號種子樊振東2-4爆冷輸給梁靖崑,止步16強。

當時混雙搭檔丁寧在採訪中被問到"混雙半決賽前,該怎樣安慰單打受挫的樊振東",丁寧的回答是,"這時候人會處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別人的安慰都聽不進去,我希望樊振東不要太苛責自己。"

樊振東事後這樣形容當時的心態,"世乒賽前我在等,世乒賽後我在熬。"

但好在,當時的樊振東依然年輕。過往在世乒賽上的挫折,讓他心態更好。

那段時光也成爲日後他的養料,在接受《乒乓世界》採訪時,樊振東迴應了自己的變化:"我現在比以前更瞭解自己,我知道自己想要達成一個目標,不是靠特別強的衝擊力和爆發力就能做到的,我屬於'聚沙成塔'的類型,大家期待的未來我還沒有達成,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

"這種自我瞭解讓我不會生活在這些外界的期待裏,我要做的是把自己該做的做好,做到自己無怨無悔。"經歷摔打之後的樊振東,從青澀走向成熟。

雖然東京奧運會決賽沒能擊敗馬龍,但此後的全運會以及乒超聯賽,樊振東成爲了別人眼中的"高山",也不再年輕。

全運會賽場最爲明顯--2002年出生的牛冠凱,險些爆冷淘汰樊振東;2000年的徐海東和樊振東打滿五局才最終落敗……

牛冠凱賽後這樣說:"能和東哥打成這樣,對我自己實力也是一種認可。當時就想着能贏一局是一局。"

如今的樊振東,從隊友口中的"小胖"悄悄變成了"東哥"。

世乒賽決賽,站在樊振東面前的是"00後"球員莫雷加德時,樊振東確實已經成爲了"大哥"式的人物。樊振東說,還要做好自己,承擔更多。

領軍人,水到渠成

當賽後被問到如何慶祝比賽勝利,樊振東沒有正面回答,"每一場比賽都是很好的旅程,很開心能獲得這個冠軍,但這不是我的終點,希望通過這個冠軍更上一層。"

顯然,對於樊振東而言,沒有駐足享受的時間,他有着一個又一個目標要去實現。

世乒賽冠軍,是他的夢想和目標,但這個回答之後緊接着他又說了一句話:"這個光榮的集體,也需要自己扛起責任和擔當,很高興今天做到了。"

這是樊振東首次以領軍人物的身份帶隊出征世乒賽,此前的比賽他身前有馬龍、有許昕,樊振東只要自己衝在前面就好。

但隨着馬龍、許昕年齡漸增,他們無法在所有比賽中都披掛上陣。於是巴黎奧運週期的第一個世乒賽,國乒男隊選擇將機會留給更多的年輕人。

休斯敦世乒賽公佈名單時,秦志戩就表示:"男隊報名參加單打的5人都沒有獲得過世乒賽男單冠軍。新週期他們站在同一起跑線,希望他們把握珍貴的機會。"

雖然秦志戩說大家都站在起跑線上,但參加了東京奧運會的樊振東,無疑是這支隊伍的領軍人。

但他對勝利也有自己的理解:"沒有冠軍是保來的,也沒有'應該贏'的比賽,所有的勝利都需要我一場一場去拼,去發揮出全部的自己。"樊振東的目標達成,但他自己強調這不是終點。

對於身份的轉變,樊振東早有體會--在全運會奪得男單冠軍後,樊振東就多次被記者問到對於新身份的看法。他的回答則是:"身份的轉變不是以個人意志爲轉移的。現在年輕隊員成長很快,打法非常先進。我自己成績也沒說有多好,下一個週期我還是一個去拼、衝擊的角色。"

"很多東西做到了,慢慢就擔起來了。我還要做好自己,承擔更多。"

樊振東是一個喜歡"少說多做"的人,但當世乒賽沒有太大懸念就奪冠之後,男乒領軍人的身份水到渠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