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足球百星傳-濟科:無冕之王"白貝利" 來自貧民窟的藝術大師

濟科,全名阿圖爾-安圖內斯-科因布拉,1953年3月3日出生,巴西著名足球運動員,司職中場,曾效力於巴西弗拉門戈、意大利烏迪內斯、日本鹿島鹿角等球隊,曾榮獲南美足球先生等榮譽,1994年退役後開始執教生涯。

沒有犧牲的人生很難到頂峯 18歲上演"國王第一幕"

濟科出生於巴西舊都里約熱內盧的貧民窟,一個葡萄牙移來的足球之家,他的父親曾當過守門員,家中的三兄弟後來也都成爲了職業球員。濟科從小也對足球有着極大的興趣,並和家人一起組成了一支強大的5人足球隊。

一開始,濟科並不被人看好可以從事職業足球,因爲他的身體條件實在是一般。13歲時,濟科的身高還不足一米六,體重很輕,與同齡人相比都瘦弱不少,更別說那些足球訓練營的小球員。然而濟科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他不斷地找機會練習,即使沒有鞋子和球衣也不要緊,對他而言,一個足球一條短褲足矣。那時候的他參加了River FC 的五人制足球錦標賽,在那場比賽中,濟科打進了球隊15個進球中的10個。之後,濟科憑藉着父親的朋友塞爾索-加西亞的關係進入了弗拉門戈足球學校,接受正規足球訓練。深知機會來之不易的他使出全力讓教練看到了他的實力,並且改變對他的看法。

14歲時,濟科進入弗拉門戈少年隊,羅伯託-弗蘭卡教練針對他的身體狀況對他進行了專門的訓練和營養補充。每天早上7點,濟科離開家,去弗拉門戈訓練。然後中午回到學校學習到下午5點,之後在健身房做加強訓練,晚上9點或10點回家。很多次因爲太累了,濟科爬在書本上就睡着了。而在很多年以後,濟科說出了那句名言:"沒有犧牲的人生很難到達頂峯。"

隨着年齡的增加,濟科的身高也不斷增長,最終穩定在1米72。17歲時,濟科進入弗拉門戈青年隊,並同時入選巴西國家青年隊,在青年隊的五年內,濟科獲得了另一個暱稱:"加利尼奧"。在此期間,他代表俱樂部參加了116場賽事,攻入81球,平均每場進球0.69個,表現可圈可點。

18歲時,濟科成爲弗拉門戈的職業球員,1971年7月29日瓜納巴拉杯半決賽,比賽雙方是弗拉門戈和瓦斯科。當時,弗拉門戈的巴拉圭主帥弗萊塔斯-索利奇讓濟科身穿9號球衣爲弗拉門戈隊首次亮相,開場不到10分鐘,濟科接到傳球,及時把球分給了隊友內伊,助攻後者射門得分,最終弗拉門戈2-1取勝。這場比賽也被球迷譽爲是濟科的"國王的第一幕"。

1973-74賽季,濟科的體重達到了68公斤,他也成爲弗拉門戈常規首發。在對南斯拉夫人的友誼賽中,他首次身披夢之隊的10號球衣。巴西人對的球星的熱愛往往是從名字開始的,他那繞嘴的長名字被人改成"濟科",這個名字含有敢鬥常勝的"小公雞"的意思。接下來的十三年內,他帶領球隊贏得多項榮耀,在馬拉卡納球場上與球迷們一起歡呼。事實上,濟科不僅是個進球能手,他在中場的視野也非常開闊,能夠很好地組織進攻。另外,他在任意球方面也很拿手,在弗拉門戈隊效力的16年當中,濟科共出場734次,攻入了591粒入球,在1980、1982、1983、1987年幫助球隊四奪巴西全國冠軍,六次獲得卡里奧卡聯賽冠軍。

1981年,弗拉門戈隊代表巴西參加南美解放者杯,在決賽中戰勝了來自智利的科普雷洛亞隊,奪得了俱樂部歷史上的首個解放者杯冠軍,濟科也以11粒進球勇奪當屆南美解放者杯的最佳射手。1982年12月13日舉行的豐田盃賽,濟科面對的是鮑勃佩斯利率領的衛冕冠軍利物浦。雖然面對強敵,但濟科勇往直前,如入無人之境,第12分鐘,濟科助攻隊友努內斯進球,打破場上僵局,緊接着濟科任意球破門,第41分鐘濟科又爲努內斯送出一記直傳球,後者完成破門,3-0!當時,英國人被南美人的運球驚呆了,比賽幾乎只用了半場時間就宣告結束了。賽後,濟科當選該場比賽的最佳球員,並獲得了一輛豐田Celica汽車。但在當時,巴西國內尚未允許日本汽車入境。於是,濟科給總統打電話,在總統的特許下,濟科把豐田車開回了巴西,直至今天,這輛汽車還被濟科收藏着。

濟科是巴西足壇鮮活的傳奇人物,1976、1977年兩度被評爲巴西最佳隊員和最佳射手,1977、1981、1982年3次被評爲南美足球先生,1982年世界盃賽後被評爲"世界十佳球員"之一,1983年被英國《足球世界》雜誌評爲世界最佳運動員。

意甲首季獲銀靴 因馬拉多納"上帝之手"停賽四場

1983年夏天,濟科被弗拉門戈以4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意大利的烏迪內斯隊。濟科本想和弗拉門戈續約兩年,但在當時的法規下,新合同結束時濟科就是自由身,再轉會弗拉門戈就無權獲得任何報酬,這也是濟科被出售的原因。

意大利富裕的俱樂部可以滿足巴西人的經濟需求,烏迪內斯作爲意甲的一支中小球會,從1980年代起就取得了長足的進步,這要歸功於波佐家族的嫺熟管理,他非常瞭解球隊的進階之路需要什麼。當時,烏迪內斯擊敗了米蘭、羅馬和尤文圖斯,用球迷聚集呼籲的力量阻止了國際足聯當時對外援的禁令,並在機場用國家元首般的歡迎禮節迎來了濟科。當時迎接濟科的現場湧入了3萬名球迷,而那時候烏迪內主城區只不過8萬人口而已。從濟科加入的那一刻起,烏迪內斯就開始成爲一支能夠讓外援快速適應的球隊,比如智利的大衛-皮薩羅,阿莫魯索都將烏迪內斯作爲意甲的第一站,之後還有毛裏西奧-伊斯拉和亞歷克西斯-桑切斯,羅德里戈-德保羅等南美球員。

加盟烏迪內斯時的濟科已經30歲,但毫無疑問他仍舊處於職業生涯的巔峯。據悉,濟科在烏迪內斯的第一堂訓練課還發生了一個花絮。當時,濟科在訓練場主罰任意球,罰了5次都擊中橫樑。於是他打電話給球隊經理,讓他檢查球門的高度,濟科覺得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工作人員檢查之後發現濟科是對的:橫樑低於規定高度5釐米。

1983年9月12日,烏迪內斯在馬拉西5-0大勝熱那亞,濟科的意甲首秀就上演梅開二度。值得一提的是,在與強隊交手時,濟科也完全展示了自己超強的能力,比如對陣AC米蘭,他的梅開二度幫助球隊3-3戰平對手,而在同尤文圖斯、羅馬、拉齊奧、那不勒斯、國際米蘭等勁敵的比賽中他均有進球。11月6日意甲烏迪內斯1-0羅馬,濟科終場前4分鐘攻入了一粒精彩的進球,當時他接住巴羅內-考西奧40米長傳,晃過已故的羅馬隊長迪巴託洛梅,在近門柱上用一記有力的重炮轟門得分。

來到意甲的首賽季,濟科在聯賽中打進了19個進球,僅僅落後普拉蒂尼1球,獲得意甲銀靴,創下外援加盟後首賽季的進球紀錄。濟科之所以沒能獲得金靴,主要是因爲他在佈雷西亞的一場友誼賽中受傷,進而導致缺席了多場聯賽。另外,他無緣金靴還和馬拉多納的"上帝之手"有關,在烏迪內斯2-2那不勒斯的比賽中,烏迪內斯將2-1的比分一直保持到比賽快結束的時候,然而最終馬拉多納用手球補射得分了。當時,主裁判和邊裁都沒有注意到馬拉多納的手球,對此濟科很是生氣,他跑到了裁判身邊,言語嘲諷,還衝裁判鼓掌,然後就被紅牌罰下場,並被罰停賽4場。

加盟烏迪內斯的第二個賽季,濟科在第二輪聯賽就收穫了賽季的首個進球,並幫助烏迪內斯以5-0的比分橫掃拉齊奧,但隨後濟科遭遇了傷病。1984年10月28日,烏迪內斯1-4慘敗給阿維利諾,濟科重傷下場,這一次受傷讓他缺席了大概4個月,烏迪內斯也因此一直在保級區內苦苦掙扎。不過,最終濟科還是在關鍵時刻幫助了球隊,他在對陣國際米蘭的比賽中打進關鍵一球,幫助球隊獲得勝利,最終讓烏迪內斯以3分之差逃離了降級的厄運。

從1983年到1985年,濟科共爲烏迪內斯出場53次,打入30球。意甲鎖鏈式的粗野防守,導致濟科傷病不斷,致使烏迪內斯不願和他續約。在烏迪內斯的這段旅程,也從根本上改變了濟科職業生涯末期的走勢,讓他從國際足壇數一數二的超級巨星,變成了一個因傷導致競技實力極速下滑的選手,迅速跌落了神壇。

"白貝利"振興華麗桑巴足球 世界盃失點成遺憾

1973年,20歲的濟科就入選了巴西國家隊。他參加過世界盃預選賽,入選過世界盃大名單,但是,在世界盃賽場上,濟科真是"命苦不能怨社會"!他恐怕是世界盃史上最悲情的巨星。1974年世界盃出征前,濟科被扎加洛除名,但之後,他連續參加了1978、1982和1986三屆世界盃。

有球迷曾將這個時期(1974-1990年)稱爲"醜陋足球"或者"功利足球"的時代。當時,"穩健型"的代表西德隊兩奪世界盃冠軍,"技術+防反"的阿根廷隊同樣兩奪冠軍,而把鏈式防守發揮到極致的意大利隊則拿到一次世界盃冠軍。然而,球風華麗、踢法讓人賞心悅目的巴西隊最好戰績是1978年世界盃季軍,而帶領巴西隊在低迷年代取得這一佳績的領軍人物就是濟科。

1977年,在世界盃預選賽中,巴西8-0大勝玻利維亞,24歲的濟科上演大四喜,他的表現讓南美足壇爲之轟動,巴西足壇稱讚濟科是貝利退役後振興桑巴足球的希望之星,"白貝利"的綽號從這時被叫響。那時候,貝利也認爲只有濟科最像他本人。

1978年世界盃對南美球隊來說,籤運顯然不算太好,東道主阿根廷被分進了死亡之組,另一支南美勁旅巴西也被分進了一個不太好對付的小組,南美的每一支球隊似乎都將遭遇苦戰。最終巴西突出重圍小組出線,在3-0祕魯一役中,濟科收穫了世界盃處子球,他在第70分鐘替補登場,第73分鐘罰進點球。在第二輪賽程中,濟科不幸被踢傷,不得不中途退出比賽,最終巴西因爲淨勝球劣勢,無緣決賽,只能參加三四名決賽。

1982年的巴西隊捲土重來,"白貝利"濟科、"足球博士"蘇格拉底、以及法爾考的鐵三角無堅不摧,加上一代戰術大師桑塔納,以及塞雷佐、儒尼奧爾、歐斯卡、埃德爾、塞爾吉奧等球星,那支巴西隊成爲了無數人公認的歷史最華麗和優雅的桑巴軍團,世界盃前的友誼賽他們橫掃了整個歐洲,成爲了當之無愧的"友誼賽之王"。世界盃第一階段小組賽,巴西三戰全勝,濟科大放異彩,3戰打入4球:巴西4-1蘇格蘭,濟科在第33分鐘進球扳平比分,塞雷佐突破製造禁區弧頂任意球,濟科主罰踢出香蕉球,球貼着立柱和橫樑之間飛進球門,蘇格蘭門將拉夫毫無反應;巴西4-0新西蘭,濟科在第28分鐘和第31分鐘各攻入一球,完成梅開二度,其中一球進的相當精彩,當時隊友右路傳中,濟科側身騰空,右腳掃射破門。

第二階段小組賽,巴西又遇到上屆老對手阿根廷,第11分鐘埃德爾主罰任意球擊中橫樑,濟科補射空門得分。下半場伯納迪諾和儒尼奧爾爲巴西隊再入2球。第85分鐘,馬拉多納心態失衡,飛踹巴蒂斯塔,隨後染紅下場,阿根廷的迪亞茲在終場前扳回一球,最終巴西3-1獲勝。7月5日,巴西與意大利交鋒,雖然蘇格拉底和法爾考各入一球,但地球人都無法阻擋熱得發燙的金童羅西,他上演帽子戲法,率領藍衫軍戰勝了桑巴軍團。

1986年世界盃是33歲的濟科最後一次參加世界盃,受傷病和年齡等多重因素影響,本屆世界盃濟科只出戰3場,而且都是替補出戰。在與法國隊的淘汰賽中,濟科幾乎是臨危受命,帶傷上陣。在比賽即將結束時,兩隊的比分還保持在1-1,這時巴西隊獲得了罰點球的機會,隊友們把這一艱鉅的任務交給了他們敬重的濟科。然而,命運似乎要與濟科作對,就是不讓他奪得世界盃冠軍,當時濟科罰丟了點球,巴西隊錯失絕殺良機。隨後,兩隊進入點球大戰,雖然濟科罰進,但蘇格拉底和塞薩爾紛紛罰丟,最終巴西3-4不敵法國,總比分4-5被淘汰,此役也是濟科的世界盃最後一戰。

雖然職業生涯中沒有贏得世界盃,但這並不影響濟科的偉大,他依舊是巴西足壇中一顆璀璨奪目的星星。

退役後拿起教鞭 亞洲盃決賽帶隊戰勝國足

離開意甲之後,濟科回到巴西弗拉門戈隊又踢了4個賽季,但也是傷病不斷。在對陣班古的比賽中,濟科和馬爾西奧-努內斯猛烈相撞,雙膝和左腳踝扭傷,右腿和左腓骨也有瘀傷,進行了三次手術後,濟科在次年重返賽場,並在與弗魯米嫩塞的德比戰中上演帽子戲法,但他卻因膝蓋受傷再次缺陣了兩個月。1986年世界盃後,濟科再次對左膝進行了兩次手術。隨後,他像雄獅一樣帶領弗拉門戈贏得了聯賽冠軍。

1989年3 月27日,濟科回到了烏迪內斯的弗留利體育場,他身着綠金色球衣舉行了告別賽,烏迪內斯的球迷則飽含熱淚,向他們心中的英雄致意。

退役後的濟科擔任過巴西體育部長和巴西國家體育對策局局長。不過,由於對足球的熱愛,濟科於1991年重返綠茵加入J聯賽,並效力於住友金屬工業足球部(之後更名爲"鹿島鹿角")。

在1990年代初的日本,濟科是絕對的巨星,日本J聯賽元年,沒多少人看好鹿島鹿角能最終奪冠,但濟科在給日本人展示世界頂級球星的技術的同時,把鹿島鹿角帶成了J聯賽第一階段冠軍。濟科的訓練課也會讓球迷們欣喜若狂,可以說,他給所效力的俱樂部帶來的提振比當年赴美的那一批歐洲巨星要更大。在天皇杯的一場比賽中,濟科用腳後跟接隊友長傳球過掉對方門將得分,而這個進球也是濟科自己比較滿意的進球之一。

在J聯賽初期只有10支球隊的情況下,已經40歲的濟科依然出場22次貢獻21球,濟科對日本足球的影響除了技術,還包括日本的歸化政策,至今他的銅像還被豎立在茨城縣立體育場外。

退役之後,濟科拿起了教鞭。他曾執教過鹿島鹿角隊和日本國家隊,並幫助日本隊獲得了2004年亞洲盃的冠軍和2006年德國世界盃的參賽資格。

2004年亞洲盃決賽,濟科帶領的日本隊迎戰中國國家隊,8月7日晚間,日本隊的中田英壽、小野伸二等、高原直泰等在歐洲打出身價的球員均未歸隊參賽,當時中村俊輔是球隊的領袖,其餘的大多球員則來自J聯賽。

當時阿里漢執教的國足既保留了孫繼海、邵佳一、李霄鵬、徐雲龍、李瑋鋒、肇俊哲等這些參加了2002世界盃的球員,也有李金羽、鄭智這樣正值當打的球員,還包括了閻嵩、孫祥這樣在國奧嶄露頭角的新星,陣容結構合理,然而比賽進程出乎人們意料,第66分鐘,日本隊獲得角球,中村俊輔罰出的角球直奔後點而去,埋伏在那裏的中田浩二用自己的手臂將球撞進了國足的球門。國足上下全部舉起手向裁判示意對方手球,但當值主裁判阿爾-法哈里卻認定進球有效,致使國足1-2落後。隨後,急於扳平比分的國足選擇大舉壓上進攻,這也導致球隊後防出現空虛,第92分鐘,日本利用反擊機會形成以多打少局面,由玉田圭司再進一球,將比分鎖定爲了3-1。這場這場比賽的失利一定程度上成爲了中國足球發展的轉折點,3個月後,國足就因爲"做錯了算術題"而以1個淨勝球的劣勢沒能進入2006年世界盃預選賽亞洲區的8強賽,中國足球在國內的影響力也急轉直下。

2011年濟科還差一點成爲中國國家隊主帥,只是因爲贊助商萬達的原因,足協選擇了卡馬喬。於是濟科選擇執教伊拉克國家隊。放下國家隊的教鞭後,濟科又拿起了俱樂部教鞭,執教費內巴切贏得土耳其冠軍和土耳其超級盃。然後前往烏茲別克斯坦冒險,在那裏他率隊贏得了冠軍和國家杯。隨後,執教莫斯科中央陸軍,率隊贏得了俄羅斯杯和超級盃。近年來,他在阿爾加拉法和果阿足球俱樂部擔任主教練,同時擔任弗拉門戈和鹿島鹿角隊的技術指導職位。

作爲足球名宿,濟科積極參加公益活動,舉辦了濟科慈善賽,原廣州恆大球員孔卡還曾參加過這一賽事。

球員時代的濟科是個全能中前場球員,除了身板和頭球是弱項以外,拿球、傳球、視野、射門、任意球的水準都非常高,組織能力也很突出。對於中國足球,濟科認爲中國青訓做得不好,導致中國足球的水平越來越差,如果要想出成績必須弄好青訓,這樣才能快速進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