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北京,记者 李洁)讯,贾跃亭旗下乐视大厦历经三次法拍终于脱手后,又引发了新的争议。

12月3日,易到用车大股东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对乐视大厦拍卖深感震惊和不解。并质疑称,在此次拍卖中,躲在壳公司背后的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中泰”)既是拍卖人又是竞拍人。

声明表示,下一步,韬蕴资本将继续通过仲裁的方式达到债权追回及商业索赔的目的。

11月30日,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3号楼1-14层不动产(原乐视大厦)进行了第三次了法拍,最终该物业被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衡盈物业”)以5.73亿元的价格竞得。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衡盈物业是在拍得乐视大厦前几天才刚刚成立的。据天眼查显示,北京衡盈物业成立于2021年11月25日,由北京泽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其母公司为青岛星悦卉泰投资有限公司,实控人为温彩云。

而韬蕴资本已查明,北京衡盈物业的资金来源系中植系公司所提供。

据悉,乐视大厦由贾跃亭在2014年购入,成为乐视集团的总部大楼。2016年底,乐视系爆发资金危机后,乐视作为易到大股东,以乐视大厦为抵押物、易到为借款主体,向中植系公司浙江中泰借款14.52亿元,贷款期限两年。

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由于宏城鑫泰置业(乐视大厦项目公司)担保之债权未能如期清偿,申请执行人浙江中泰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法院已经开始强制执行拍卖宏城鑫泰置业名下的乐视大厦项目。

韬蕴资本在声明中表示,浙江中泰由大股东解茹桐持股83.65%,工商信息显示,解茹桐仅关联中泰创展一家公司,而据多家媒体报道,解茹桐为中植集团实控人解直琨的直系亲属,浙江中泰系“中植系”核心企业之一。

因此,韬蕴资本认为,在此次拍卖中,躲在北京衡盈物业背后的浙江中泰既是拍卖人又是竞拍人。

不过,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告诉记者,“首先,北京衡盈物业公司是相对独立的,这种情况严格按照法律去抠的话,恐怕不能直接认定竞拍人和申请拍卖的人为同一个主体。”

事实上,韬蕴资本与浙江中泰就乐视大厦产生矛盾由来已久。

2017年,乐视深陷资金链漩涡,韬蕴资本出资接手易到。2017年12月,韬蕴公司与浙江中泰公司、东方车云信息公司、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浙江中泰公司将其对乐视公司、东方车云信息公司、贾跃亭、甘薇、吴孟享有的执行债权作价14.52亿元转让给韬蕴公司,而韬蕴公司则以持有的东方车云信息公司20%股权作为受让对价。

“2018年到2019年初,易到遭遇一系列危机,估值一降再降。浙江中泰出尔反尔,在股权已经登记到其名下后,不再认可债权已经转化的既定事实。藉此,韬蕴资本与浙江中泰就乐视大厦执行争议进行了长达2年之久的司法诉讼。”韬蕴资本称。

“案外人反对拍卖的背后,说明乐视大厦有着复杂的债务问题,其实贾跃亭对这个项目还做过多次质押,债务问题到底怎么解决,是机构投资者要思考的问题。”一家商业地产研究机构高层对记者表示。

上述声明称,早在此次拍卖开始之前,作为案外人的韬蕴资本于11月15日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了“案外人异议申请书”,并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贸仲委”)提起仲裁申请。对于北京三中院收到“案外人异议申请书”以及中国贸仲委的财产保全通知后,中泰创展通过提供担保物的方式强行推进乐视大厦的拍卖。

就韬蕴资本拟通过仲裁方式实现债权追回及商业索赔,王玉臣律师告诉记者,“一般拍卖完成后,再追回的可能性很小,从目前显示的信息来看,实现的可能性也不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