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總部撤離、員工欠薪,這家鄭州房企夢碎上海灘

時代週報

從幾年前的高歌猛進,到如今的縮骨減肥,流動性危機下,不少房企正在收縮戰線。隨之而來的調崗、裁員等風聲不斷,更有甚者被欠薪數月。

近日,有市場消息稱,自8月將總部從上海搬回大本營河南鄭州後,河南房企錦藝置業連續四個月未給原上海總部的員工發放工資。期間,曾有員工組織討薪,錦藝置業承諾在12月15日前結清全部工資,但隨着截止日期臨近,錦藝置業並無實質性動作,對何時發放也沒有明確期限和計劃。爲此,不少員工自發組建了討薪羣,並已申請勞動仲裁。

有接近錦藝置業的相關人士對時代財經確認了該消息,“工資幾個月沒發了。不得不(跟隨公司)回河南,不然就要失業。還好我是營銷崗位,要一直去項目出差,總部在哪無所謂,無非是要定期去鄭州。”

市場環境趨冷,地產人的選擇在減少,忍耐度也提高了。即便被欠薪,不少地產人還是會選擇留下,“整個行業都這樣,沒有失業已經很好了,離職也沒有啥好位置。”

入滬兩年,這家鄭州房企撤回大本營

雖然大本營在鄭州,但錦藝置業卻流着閩系的血液。2005年,福建人陳錦焰來到鄭州投資,參與了鄭州國棉改造,並收購重組了鄭州國棉一廠、二廠和六廠,建成投產了鄭州第一紡織有限公司。後來,隨着棉紡織業不景氣,陳錦焰將發展重心投向正處於黃金時期的房地產行業。

半路轉行,錦藝置業在河南業內的知名度也並不高。第一個項目錦藝國際華都一炮打響後,後續多個項目並不出彩,甚至屢因質量問題遭遇業主維權。

不過,這並不妨礙錦藝置業對外擴張的計劃,2019年,錦藝集團董事局主席陳錦焰將地產板塊的總部搬到上海,並定下“兩南一角”(即河南、西南、長三角三個戰略中心)的發展戰略,同時提出“業績每年增幅30%~50%, 3年內突破500億元”的目標。而此前的2018年,錦藝置業地產板塊銷售規模也不過百億左右。

來到上海灘,錦藝置業激起了一些“水花”,先是引入多位職業經理人,包括原融信第四事業部總裁吳孟燈、原中駿上海公司總經理林峻嶺等先後加盟。

與此同時,錦藝置業開始大手筆拿地。2019年3月,錦藝置業摘下山東泰安西部第一塊樓面價破萬的地塊,成爲該區域新地王。2019年10月,錦藝置業又斥資超16億元接連在常州、江陰等地摘地,進駐環滬市場的決心可見一斑。

不過,相比其他外地房企,錦藝置業進入上海的時點較晚。總部遷址上海僅三個月後,新冠疫情爆發,正式復工後,錦藝置業便傳出裁員風聲。據樂居財經此前報道,錦藝置業總部原有員工近180人,公司計劃將人數縮減至120人。疫情發生後,裁員指標再增至80人,公司僅保留100人。

然而,躲過了去年裁員的員工,現在正面臨欠薪。

上述不願具名的相關人士稱,錦藝置業已搬回“大本營”鄭州。時代財經嘗試聯繫錦藝集團總部(鄭州)和錦藝置業集團(上海),但前者電話已被停機,後者則變更爲上海某電子商務公司的電話,且無法打通。

步子太大並不是一件好事。僅以地產板塊來看,錦藝置業的根基並不穩固。根據克而瑞發佈2021年1-6月中國房地產企業銷售榜榜單顯示,錦藝置業期內全口徑銷售金額爲53.3億元,排名第170。這樣的成績,不僅距“3年內突破500億元”的目標相去甚遠,也透露出錦藝置業的下行態勢,要知道在2020年1-6月,其銷售額爲58.7億元,行業排名第133位。

房企“夢碎”上海灘,行業大規模擴張時代已過

上海優越的融資環境和人才資源,是中小房企“遷都”上海的重要原因。2010年到2017年之間,閩系房企扎堆奔往上海,包括寶龍、世茂、陽光城、融信等等。

總部搬至上海後,它們也迅速展開全國化佈局,實現了規模的躍升,其中,世茂已躍至房企銷售前10強,陽光城也實現了銷售規模3年10倍的增長。

隨後,更多全國各地的房企將總部搬至上海,包括安徽房企文一集團、恆泰集團、三巽集團,江西房企新力地產、中奧地產,浙系房企中梁地產、祥生等。2019年,福建人陳錦焰也帶着他的錦藝置業出走河南,闖蕩上海灘。

不過,時移世易,錦藝置業並未踏準時點。2020年6月,錦藝置業被傳被融信收購。雖然,該消息最終被證實爲一場烏龍,但也暴露了錦藝置業在疫情和調控雙重壓力下的資金壓力。

隨後,持續不斷的出質股權、轉讓項目則坐實了其資金問題。2020年,錦藝置業多次出質旗下子公司股權,向鄭州銀行、天津信託、華潤深國投信託等金融機構融資。今年4月26日,錦藝集團將鄭州佳潮物業75%股權售予鄭州豐祥投資,回籠資金4.295億元;9月1日,錦藝置業退出鄭州嘉穆瑞企業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權;11月10日,錦藝置業又退出錦藝置業(福建)有限公司100%股權。

顯然,上海並未成爲錦藝置業的“福地”,這或許是其作爲地方房企的侷限所在。據瞭解,錦藝此前的主要資金來源是鄭州當地的銀行及總部位於鄭州的信託公司,搬到“國際金融中心”上海後,錦藝置業並未發展出更多融資渠道。

“魔都”殘酷的一面,並非只給了錦藝置業。

2017年,閩系房企中庚集團將總部搬到上海,然而在滬的5年時間,中庚僅佈局了一個項目——城開中心綜合體。今年4月,中庚集團被曝以保留上海社保的方式,遷移員工支援福州老家,引發了員工大面積流失。

今年年初,奧山控股也被曝已從上海撤回武漢“老家”。其2020年報顯示,公司有約80%的土儲位於湖北。與2019年相比,該公司2020年地產業務銷售額出現下滑,銷售排名也滑落至130位。此外,今年7月,據中國房地產報報道,川系房企藍光正在按照華夏幸福路徑進行自救,企圖尋求地方政府幫助,公司已決定捨棄上海總部。

上海中原地產分析師盧文曦對時代財經稱,2019年左右進入上海並不是好的節點,“首先,長三角周邊拿地的環境並不佳,新進房企的土儲並不足。之後又遇到疫情、市場調控的壓力,導致區域房企在上海的項目和資源都不多,沒有拓展起來、根基不牢固,因此逐漸進行區域合併、架構調整,甚至退守到‘大本營’去。”

IPG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則直言,區域房企將公司總部搬遷至上海是爲了獲取更爲廣泛的發展資源來支持和實現全國化發展,但目前在行業下行期,全國化發展的戰略已經失去實施意義。

“中小房企的發展機會,在於成爲某一區域或某一細分領域的龍頭企業、優勢企業,或者成爲與大牌頭部房企的代建合作方,另外就是向非房產業實施轉型。”柏文喜補充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