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原油周評:油價跌創逾三個月新低,但兩大利好緩解市場憂慮

國際油價本週六連跌,刷新逾三個月低點。人們越來越擔心新冠病毒病例的增多和一種新變種可能會減少全球石油需求,且OPEC+堅持逐月增產40萬桶/日的計劃。但伊朗核協議重生之路艱難,稍稍緩解了市場擔憂,油價終盤收窄了跌幅。

NYMEX原油期貨收跌2.86%至66.22美元/桶;ICE布倫特原油期貨下跌2.31%至70.14美元/桶。兩市均創8月23日以來新低,分別至62.43美元/桶和65.72美元/桶。

新的變異毒株打擊需求前景

上週五(11月26日),油價暴跌近10%,是2020年4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新的變異毒株嚇壞了投資者,並加重了對明年一季度供應過剩可能加劇的擔憂。

Omicron新冠病毒變體在世界各地蔓延,全球多個國家陸續報告病例,並實施了旅行限制。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目前還不清楚首次在非洲南部發現的Omicron是否比其他變種更具傳染性或危險性。

製藥商莫德納(Moderna)的執行長告訴金融時報,新冠疫苗對Omicron變體毒株的效果不太可能像對Delta變體那樣有效。由於擔心嚴重變異的Omicron會引發新封鎖並削弱全球增長,給需求前景蒙上陰影,

瑞穗銀行(Mizuho)駐紐約的能源期貨主管Bob Yawger表示:“造成能源價格大幅回落的原因很多。”他指出,新冠病毒病例正在增加,美國就業報告令人失望,OPEC+堅持在1月份增產的計劃。

美國能源部副部長David Turk週三表示,如果全球能源價格大幅下跌,拜登政府可能會調整釋放戰略原油儲備計劃的時間。“我認爲每個國家都將根據對消費者有用和有益,以及價格水平來做出決定。”

OPEC+不排除未來改變政策

石油輸出國組織及其盟友(OPEC+)週四出人意料地宣佈,堅持逐月增產40萬桶/日的計劃,儘管人們擔心美國釋放原油儲備和新的Omicron變種將導致新一輪油價暴跌。

但如果遏制Omicron變種傳播的措施影響了需求,OPEC+爲迅速改變政策敞開了大門。他們說,在明年1月4日舉行下次會議之前,他們可能會再次會面。

在OPEC+做出決定之後,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表示,石油市場是平衡的,全球石油需求正在緩慢上升。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稍早稱,他認爲沒有必要就Omicron問題對石油市場採取緊急行動。

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齊茲親王週一表示,他並不擔心Omicron變種;而沙特阿美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納瑟爾(Amin Nasser)週一表示,石油市場對新變種的反應過度。

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分析師Ann-Louise Hittle表示,由於目前尚不清楚Omicron是否能反抗現有疫苗,OPEC+暫時堅持其政策是合理的。“該集團的成員定期接觸,並密切注意市場情況。因此,當我們開始更清楚瞭解Omicron變體可能對全球經濟和需求產生的影響程度時,他們可以迅速做出反應。”

在上週美國和其他主要石油消費國聯合釋放緊急原油儲備以應對飆升的油價之後,OPEC+內部重新考慮其供應計劃的壓力已經日益增大。

但有調查顯示,OPEC 11月份石油日產量爲2774萬桶,比上月增加了22萬桶,明顯低於協議允許的增量。國際能源署(IEA)表示,OPEC+常常無法實現其產量目標,9月和10月的產量都比計劃少約70萬桶/日。

尼日利亞石油行業經常受到不可抗力因素打擊而停產。另外有調查發現,由於缺乏生產更多石油的能力,安哥拉、赤道幾內亞和加蓬石油產量在11月下降或沒有增加。

花旗分析師預計,OPEC+將在1月繼續增加更多產量。該機構在一份報告中表示:“花旗計算得出,OPEC+實際平均逐月增產262000桶/日,而不是400000桶/天,因爲缺乏投資導致不少產油國產能下降,因此總產量無法達到OPEC+設定的基準水平。這意味着,在實現全球石油供需平衡的過程中,OPEC+走回頭路已經毫無意義。”

摩根大通Global Equity Research仍看好油價,並表示,由於投資不足導致OPEC+增產前景有限,預計油價明年將超過每桶125美元,2023年將超過每桶150美元。

消費國普遍不滿

由於美國汽油價格飆升,且美國總統拜登的支持率下滑,美國一再敦促OPEC+加速增產。一再被拒後,華盛頓上週表示,它將和其他消費者攜手釋放儲備。

上週美國汽油和餾分油庫存增加,但部分原因可能是假期需求下降,所以市場不會太恐慌。過去四周,汽油產品供應爲920萬桶/日,與2019年大流行前的水平持平。

白宮表示,看到原油價格下跌而加油站汽油價格沒有相應下降令人沮喪。發言人普薩基說:“不需要是經濟學家,也不需要是石油市場專家就能意識到,這聽起來、看起來或聞起來都不對勁。”

印度此前表示產油國不能勒索消費國,強調印度對OPEC+不願增產以平抑油價的做法感到失望。印度已多次敦促OPEC+提高產量給油價降溫。印度是世界第三大石油進口國和消費國,其需求有85%依靠進口,油價上漲對該國的衝擊十分嚴重。

日本經濟產業大臣萩生田光一週五表示,儘管最近油價下跌,但日本與美國等消費國協作釋放戰略儲備石油的計劃仍然沒有改變。“我們從儲備中釋放石油的計劃沒有改變,此次銷售將作爲石油類型調整來進行,我們之前也曾計劃這樣做過。至於釋放的時間,我們將繼續做準備,同時密切關注國際能源市場的發展。”

石油消費國施加了足夠的壓力,現在價格走弱只意味着以後價格會走強。隨着OPEC+真實潛在產能明朗化,應該會推升油價上行的風險。

伊朗核協議重生之路艱難

美國和伊朗週四都對恢復2015年伊朗核協議的可能性表示悲觀,華盛頓說沒有什麼理由感到樂觀,德黑蘭則質疑美國和歐洲談判人員的決心。

聯合國原子能監督機構週三表示,伊朗已開始在其挖山而建的Fordow工廠用更高效的先進離心機生產濃縮鈾,在與西方國家就挽救伊朗核協議進行談判之際,進一步削弱了該協議。

多位外交人士表示,美國已提出建議,若未能達成永久協議,可與伊朗協商出一份不設明確期限的臨時協議。但若未能達成協議也可能促使以色列採取行動,以色列已揚言動武也是選項之一。

伊朗若能恢復石油出口,那麼將對全球石油市場造成新的壓力;反之,地緣局勢緊張程度因此加劇,甚至爆發軍事衝突,將大幅擡升油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