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虛擬貨幣集體閃崩,華人首富身家蒸發超100億,還有40多萬人爆倉!美證監會主席這樣擔憂… 

來源:券商中國

一直在見證歷史。

週五晚間,中概股集體‘雪崩’驚呆了全球投資者。然而,週六午間,虛擬貨幣也開始集體‘閃崩’,比特幣在午後內狂瀉10000美元,24小時跌幅一度超20%。

最新數據顯示,過去24小時內,共有41.7萬人爆倉,數字貨幣全網合約爆倉金額達到了25.8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64億元)。其中,光是比特幣24小時內的爆倉金額就超過10億美元。

根據CoinMarketCap網站的最新數據,截至週六晚9點,全球數字貨幣總市值爲2.2萬億美元,相比前一日減少16.74%,蒸發市值超過44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8053億元)。

據公開數據粗略推算,隨着幣安幣的暴跌,被《福布斯》視爲華人首富的趙長鵬,他的身家1天或蒸發超100億元人民幣。

虛擬貨幣集體‘閃崩’,41.7萬人爆倉

剛剛見證了中概股的集體大跌,在週六午間,虛擬貨幣也紛紛‘閃崩’。

行情數據顯示,12月4日午間,比特幣報價短時跌破42000美元,24小時跌幅超20%。以太坊跌破3500美元,24小時跌幅超21%。

截至12月4日晚7時40分左右,比特幣報價約46500美元/枚,24小時下跌超18%;以太坊報約3850美元/枚,24小時跌幅約16%。此外,EOS幣跌逾28%、艾達幣跌逾22%、門羅幣跌逾20%、狗狗幣跌逾22%、幣安幣(BNB)跌近13%。

此前比特幣價格在今年11月創下歷史新高,突破至69000美元,加密貨幣總體市值攀升至3萬億美元附近。但衝擊70000美元關口失敗後,比特幣價格走勢明顯乏力。12月1日比特幣最高價格曾觸及59000美元,此後便一路下跌。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12月4日晚8時,過去24小時內,共有41.7萬人爆倉,數字貨幣全網合約爆倉金額達到了25.84億美元。其中,光是比特幣24小時內的爆倉金額就超過10億美元。

虛擬貨幣集體‘團滅’究竟是何原因?網絡上對此衆說紛紜。

有分析人士表示,虛擬貨幣暴跌的背後,可能是多因素的共振:包括加息預期(短端利率飆升)、滯脹悲觀預期、Taper加速預期等等。此外,風險因素還包括新冠變異病毒奧密克戎毒株新變種的不斷擴散。‘總之目前風險資產都在大幅回調,如今加密資產與主流風險資產的相關性也在不斷增加。’

當地時間12月3日,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主管瑪麗亞·範·科霍夫在日內瓦表示,從她瞭解到的情況來看,新冠變異病毒奧密克戎毒株已在全球至少38個國家和地區出現,世衛組織下轄6個區域都報告了相關病例。世衛組織日前指出,奧密克戎毒株在全球範圍造成感染病例激增的風險‘非常高’,並可能給部分地區帶來‘嚴重後果’。

‘華人首富’趙長鵬身家1天或縮水超百億

近日,幣圈大新聞也不斷,加密貨幣平臺幣安(Binance)創始人趙長鵬超過農夫山泉董事長鍾睒睒,成爲新的華人首富的事兒也在朋友圈刷屏。

根據《財經》報道,幣安成立僅四年,已成世界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在全球擁有3000名員工,日交易額達到760億美元,比其四個最大的競爭對手加起來還要多。據內部人士透露,按照目前交易規模,幣安估值將達到30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9127億元)。

據悉,趙長鵬控制着幣安的大部分股權。根據《福布斯》數據,創始人趙長鵬擁有30%的幣安股份。按此計算,趙長鵬的身家現已達到900億美元(相當於5733億元)。這一身價意味着趙長鵬已成爲華人首富,並躋身全球十大富豪之列。

不過,11月30日,趙長鵬在社交媒體發佈信息稱,如果將公司權益的0.01%以1美元賣出,是否公司就值1萬美元;如果發行1萬億總量的貨幣,並以1美元售出一個代幣,是否他就有1萬億美元價值的幣。並在其後評論,沒有流動性的估值不意味什麼。疑似迴應有關登頂華人新首富身價900億美元的熱搜。

截至12月4日晚8點,幣安幣(BNB)下跌近13%,最新總市值約907.76億美元,相比前一日總市值減少超135億美元。

趙長鵬曾表示,在投資方面,他擁有一些比特幣,但大部分資產是幣安幣。不過,趙長鵬未披露其持有的幣安幣數量。然而,據此前公開信息,幣安團隊持有約40%的幣安幣,而福布斯數據顯示,趙長鵬擁有幣安30%股份。若據此粗略推算,趙長鵬的身家1天內縮水約103億人民幣(約16.2億美元)。

根據過往報道,趙長鵬是加拿大籍華人,在加密貨幣領域有很高的影響力,被人稱之爲‘CZ’。他出生於1977年,幼年生活在江蘇,後來隨家人移居加拿大溫哥華,目前暫時居住在新加坡。

2005年,趙長鵬在上海先後創立富訊信息、比捷科技等公司,賺到了第一桶金。2013年他進入比特幣領域,2017年攜團隊創立幣安,發行了數字貨幣‘幣安幣’(BNB)。半年後,幣安用戶達到600萬,成爲世界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並保持行業領先地位至今。趙長鵬稱,希望幣安以更溫和的速度增長,‘我們希望其他交易所能稍微壯大一點,這樣就可以同我們分擔用戶壓力’。

根據Coinglass網站數據,從比特幣持倉量來看,截至4日晚9點區塊鏈交易平臺幣安(Binance)的比特幣合約持倉佔比達到了22.18%,在各平臺中排名第一。

不過,在全球範圍內,加密貨幣交易所缺乏監管,在許多國家處於灰色地帶。截至目前,幣安已遭到來自英國、德國、日本、馬來西亞、南非、新加坡等國金融監管機構的警告,陸續宣佈清退美國、中國、新加坡用戶。

美國證監會主席:對直接持有比特幣的ETF表示擔憂

根據彭博12月4日最新消息,美國證監會(SEC)主席Gary Gensler對直接持有比特幣的ETF表示擔憂。在回答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最高共和黨人 Pat Toomey 的問題時,Gensler重申了他對比特幣缺乏監管以及欺詐和操縱的可能性的擔憂。

10月15日,美國首支比特幣期貨ETF獲批。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批准ETF巨頭ProShares申請的比特幣期貨ETF上市,代碼BITO。據彭博數據統計,上市首日,BITO換手量超過2400萬單位,首日總交易額接近10億美元,僅次於貝萊德的碳中和ETF,成爲歷史上首日成交額第二高的ETF。

同在今年10月,第二支比特幣期貨ETF——Valkyrie 比特幣策略 ETF也在納斯達克交易,交易代碼爲BTF。今年11月中旬,第三支VanEck比特幣策略ETF(XBTF)也已上市交易。

不過相比於比特幣期貨ETF接連獲批上市,美國對於比特幣現貨ETF仍然十分謹慎。今年11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拒絕了VanEck的比特幣現貨ETF申請。

Gensler表示,儘管他對基於期貨的ETF感到滿意,因爲比特幣期貨在高度監管的交易所交易,但比特幣現貨卻並非如此。

中國加強虛擬貨幣監管

值得關注的是,近日,加密貨幣交易平臺火幣開始發佈站內信提醒中國大陸用戶清退賬戶資產,明確將於12月14日關閉中國大陸用戶的充幣功能。12月15日禁止中國大陸用戶的幣幣交易功能,12月31日,將下架OTC交易。

2021年以來,人民銀行就虛擬貨幣交易炒作問題約談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要求各銀行和支付機構必須嚴格落實《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等監管規定,切實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不得爲相關活動提供賬戶開立、登記、交易、清算、結算等產品或服務等。

9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等十部門聯合發佈《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明確,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都屬於非法金融活動,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通過互聯網向我國境內居民提供服務同樣屬於非法金融活動。同日,國家發改委等十一部門聯合發佈了《關於整治虛擬貨幣‘挖礦’活動的通知》,全鏈條全方位整治‘炒幣’格局。

國盛證券分析認爲,頒佈‘九二四’文件,中國加密資產監管進入新紀元。該政策,是2017年9月4日人民銀行、網信辦等七部門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即‘九四’)後,中國加密資產監管史上最嚴厲的政策。

國盛證券認爲,‘九二四’相較‘九四’有以下特徵:1)監管形勢更嚴峻;2)監管部門更多,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外匯局入局,定性更嚴厲;3)涉及的監管原因更多;4)監管舉措更多;5)涉及業態更多;6)涉及營業行爲更多。

芒格:中國禁止加密貨幣做得對

另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報道,‘股神’巴菲特的老搭檔、97歲的查理·芒格12月2日在悉尼舉行的一場投資會議上說:‘我認爲中國人做了正確的決定,那就是禁止它們(加密貨幣),而我的國家做了錯誤決定。’

芒格稱讚中國沒有讓加密貨幣投資熱潮走得太遠,‘他們以一種更成熟的方式行事’。他還說,他永遠不會買加密貨幣,希望加密貨幣從來沒有被髮明過。他還表示,目前全球股票市場的環境比1990年代末的互聯網泡沫還要‘瘋狂’。

‘我不能忍受參與這種瘋狂的繁榮,不管是哪種方式。它似乎運轉得不錯,每個人都想擠進來,而我的態度不同。’芒格補充稱,‘我希望通過向人們出售對他們有益的東西來賺錢,而不是向他們出售有害的東西。相信我,創造加密貨幣的人不是在爲客戶考慮,他們只是在考慮自己。我個人無法忍受參與這些瘋狂的繁榮,無論以哪種形式。’

編輯/lydia

責任編輯:張恆星 SF142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