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彩芬)一條婉轉的小路,連接着鄉鎮村莊。路邊有一塊梯田,一畦畦菜此起彼伏生長着,像是在爭相證明自己的成長很好。毗鄰菜田的是五間上房,紅磚瓦頂,白色牆體,薑黃油漆過的門窗,還是紅磚圍成的院牆,院子中有一個不大不小的花園,種着各色的沙蒿花,紫色的牽牛花,媽媽摘了些青菜回來,笑着看向正在玩沙子的弟弟,挽起袖子掀起手工縫製的門簾進了家門開始做飯。這是我記憶中的老房子,也是滋養我靈魂的家。

二十幾年前,這個房子是村裏最氣派的,常有人來家裏串門,誇讚着當時最時興畫着圖案的兩個長櫃,說房子建得真漂亮。這是爸爸二十八歲時擁有的第一套房子,對他來說意義非凡,小時候爸爸醉酒後經常和我說:以後再也不會有人看不起咱們了,我們住着最好的房子,爸爸能照顧好你們,要供你們上大學。那麼堅定,那麼有力,雖然那會爸爸還不到三十而立的年紀,卻有一個堅定的信念:要過上好日子。這麼多年,我總覺得沒有什麼能打敗他,慢慢長大了,才知道是什麼支撐着爸爸成爲我的英雄,就是一個過上信念的支撐,一股不低頭不服輸的剛強堅韌勁。

爸爸年輕時吃了很多苦,經歷了很多事情。小時候他每次喝醉了就開始給我講故事,後來慢慢的他戒了酒,我也就沒有聽過了。今年國慶回家時,見到了二伯,二伯又給我講了一個故事,是年輕時他們爲了一大家子人的生計拼搏的故事。

那是一個冬天,聽說雪下很厚,那時年輕人謀生活就是靠苦力,對於爸爸這樣的年紀來說,只能賣力討生活了。人工運貨比較賺錢也極辛苦,爸爸他們就用一個推拉車往返蘭州與榆林運輸貨物,一走就是好多天。二伯說,那會村裏的年紀相仿的男子都在做這個營生,但是數他們倆賺的最多,好多時候,苦累的實在不想去了,爸爸還是堅持着,一次一次的往返,因爲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除去家用,還能存點錢,以後日子就好過些,所以必須堅持住。白天陽光最好的時候,找一塊空地,清一下雪,就裹着衣服睡一會,晚上都不敢睡覺,因爲晚上太冷了,走起來還能暖和點。在天寒地凍的無數個夜晚,他們頭頂月光推着裝滿鹽袋子的車子前行,就這樣,他們終於有了存款,成爲後來做生意的啓動資金。二伯說那會還年輕,也能喫苦,但是現在想起來,真覺得那種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是真的佩服爸爸的那股勁,就他一個人的話,他早就放棄了。現在社會變好了,我們更是吃不了苦了,但是一定要有喫苦的精神,做人要是有那股勁,那做什麼都不用怕。

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遇到困難想要放棄的時候,爸爸會很嚴厲批評,在他的言傳身教下,感覺到一股勁傳到我的身體。記得初三的時候,我成績下滑,一次一次模擬考試擊垮了我的信心,我沮喪地說我只要能考上高中就好了。爸爸一聽就生氣了,他說:你不是想穿那身紅色的校服麼?就這麼點本事?做人要有那股勁,不到最後就不要鬆勁,你怎麼知道你不行?我細細想了一下爸爸的很多往事,當時可能不是特別理解,但是就覺得應該聽他的,和他一樣。我開始用功複習,很多次,我做題的時候,他都在我旁邊坐着,有時候太晚了就靠在旁邊睡着了。最後,我如願穿上了那身紅校服,考進了縣裏最好的高中,成績還不錯。

爸爸的這股勁貫穿了他的一生,他後來做了很多事情,嘗試了很多生意,每一次做的時候,他都想盡辦法拼盡全力,也失敗過很多次,但是他從不氣餒,緊接着就開始做下一步思考。我很心疼他,覺得他的人生太累,緊緊一步一步往前湊,好像從不會按下暫停鍵。但是爸爸總給我說,人年輕的時候就能做這麼多事情,不要怕累,也不要停下來,哪怕你有些迷茫,但也要思考之後,嘗試去做,行動起來才能知道有沒有用,才能知道對不對。就算錯了也沒有關係,沒有白走的路,總是有收穫的。爸爸是很受人尊敬的,他雖然不是能言善道,但他好像總能讓身邊人充滿能量,好多人喜歡找他出謀劃策,他總能幫助別人解決問題,不是因爲他學問廣,比別人聰明,是因爲他經歷的多了,思考的多了,思路也就寬了。

離開家工作以後,我常常能想起爸爸以前說過的話,那些話耳熟能詳,以前並不放在心上,現在體會越來越深,是爸爸教會我最寶貴的東西。做任何事情,要有這股勁,能拼到最後這股勁,要有堅定的信念,哪怕難一點,慢一點,但我一直在路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