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全球多國計劃逐漸退出爲應對新冠疫情而推出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全球負收益債券規模自2020年4月來首次跌破10萬億美元。

今年初以來,投資者出於美聯儲將在今年加息數次,並加速縮減購債規模(taper)以遏制通脹的預期,大幅拋售美國國債,使得美債收益率跳升至疫情暴發以來的最高水平。即使在多年來大量國債收益率持續爲負的歐元區和日本,許多債券的收益率近年來也回到了正區間。

一些投資者將這一轉變視爲全球債券市場恢復正常的開始。景順投資(Invesco)駐美國的首席全球市場策略師胡珀(Kristina Hooper)稱:“負收益債務的減少反映了時代和貨幣政策格局的變化,也是投資者希望市場恢復正常化的象徵。”

美債遭拋售是重要原因

此前,據彭博固定收益指數(Bloomberg fixed income index)顯示,由於各國央行爲穩定市場大量購買主權債乃至企業債,全球負收益率債券規模在2020年底激增至18.4萬億美元。大部分負收益率債券爲各國發行的國債,也有一些企業債的收益率也跌入負值。

而今年初以來,全球負收益債券的規模已累計下降了2萬億美元。與此同時,負收益債券在彭博全球總債券指數(Bloomberg Global Aggregate bond index)中的佔比也跌至18%,而一年前這一比例一度高達30%。

負收益率債券規模在1月7日回落至10萬億美元以下,直到1月12日才重新緩慢回升至10萬億美元的水平,隨後繼續保持在這一水平。

市場人士指出,去年12月開始的對美國國債的大幅拋售在全球負收益率債券不斷減少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胡珀表示,因爲美聯儲表示將取消史無前例的貨幣刺激措施,加速縮減購債規模,並可能準備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美國國債收益率已攀升至疫情暴發以來的最高水平,從而推高全球國債收益率。

上週,隨着去年12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和工業生產指數(PPI)再創多年最快增速,越來越多美聯儲官員加入支持美聯儲最早3月加息、年內加息3~4次的陣營。摩根大通高盛稍早也紛紛將今年加息預期調升至4次。潘興廣場資本管理公司的創始人阿克曼(Bill Ackman)16日也喊話稱,美聯儲3月應該加息50個基點,纔能有效震懾市場,重拾信譽。在此背景下,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上週一度觸及1.8%。

歐洲、日本負收益率債同樣減少

除了美國國債,投資者也對歐洲央行上月宣佈的降低資產購買速度的計劃做出了迴應,甚至開始押注歐元區也可能在2022年提高利率。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週攀升至近三年來的最高水平,僅略低於零,更長期的德國國債收益率甚至已經轉爲正值。

富蘭克林鄧普頓的固定收益首席投資官德賽(Sonal Desai)表示,歐元區的高通脹“將使債市先發制人地朝着這樣(國債收益率回升)的方向發展”。

此前公佈的2021年12月歐元區通脹率按年率計算達5.0%,再創歷史新高。歐洲央行近期已大幅上調中期通脹預期,其中預計2022年歐元區通脹率將高達3.2%。德國聯邦統計局6日公佈的初步數據也顯示,德國2021年按CPI衡量的年通脹率爲3.1%,創下該國自1993年以來單一年度通脹率最高值。

即使在日本,雖然市場預計日本央行在可預見的未來都將維持利率在-0.1%,日本國內的借貸成本也有所上升。上週,日本7年期國債收益率2020年4月以來首次升至正值。截至第一財經17日午間發稿時報0.011%,持續維持在正值區間。

德賽稱:“投資者需要注意的是,當購買固收類產品時,投資者本就不應該得到負收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