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盤點|恆大“城門失火”,這些上市公司慘遭殃及

來源:銀柿財經

2022年才過半月,恆大已多次登上熱搜,可惜,引起熱度的都是壞消息。從股票停牌到海花島39棟樓被拆,再到退租深圳總部大樓,恆大爆雷的影響還在繼續擴大……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恆大自身“城門失火”,許多此前與恆大合作密切的上市公司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魚”。

文科園林:或虧光過去8年淨利潤

1月14日晚間,生態工程施工上市企業文科園林(002775.SZ)發佈業績預告,預計2021年歸母淨利虧損13.00億元~18.00億元,上年同期盈利1.60億元。

對於公司出現的鉅虧,文科園林也在公告中解釋稱,公司業績變動的主要原因系對恆大集團應收項目計提減值準備:公司收到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開出到期的商業承兌匯票自2021年6月份以來遭遇大面積違約,向出票人提示兌付的票據均遭到拒付。

公告顯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文科園林持有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開出的應收票據合計14.42億元,其中逾期未兌付票據7.04億元,未到期票據7.38億元;應收賬款4.37億元。應收票據、應收賬款共計18.79億元。

文科園林還表示,公司承接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的園林項目數量多、單個項目合同金額小,且區域高度分散,導致公司對恆大集團項目的結算催款或法律主張難度很大,當兌付風險出現時,公司相對處於弱勢地位。

文科園林認爲,近期雖有部分項目復工,但各地監管部門與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均不能兌付或支付涉及復工項目的前期工程賬款,且無法承諾前期工程賬款的支付時點。公司管理層對截至2021年12月31日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應收款項的可回收性進行了分析評估,認爲減值跡象明顯。

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2013年至2020年,文科園林合計實現歸母淨利潤13.24億元,以此計算,2021年,文科園林或將虧光過去8年的淨利潤。

二級市場方面,截至2021年1月17日收盤,文科園林當日股價下跌5.15%,收盤報價3.87元/股,總市值爲19.84億元。

金螳螂:向恆大討債16億

此前跟恆大深度合作的家裝上市企業金螳螂(002081.SZ)直接將恆大告上法庭,討要16.41億元。

2021年12月31日晚間,家裝上市企業金螳螂(002081.SZ)發佈了關於累計訴訟、仲裁事項的公告。公告稱,自前次披露《關於訴訟事項的公告》至本公告披露之日,公司及子公司連續十二個月累計訴訟、仲裁案件合計金額人民幣17.17億元,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的10.09%。

其中,涉及與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的訴訟案件共337件,合計金額人民幣16.41億元,達到此次金螳螂披露的合計涉案金額的95.57%。金螳螂強調,公司涉訴案件中多數案件爲公司作爲原告要求交易對方支付拖欠公司的工程款等款項。

事實上,這不是金螳螂與恆大第一次對簿公堂。

2021年12月3日晚間,金螳螂公告稱,公司及子公司與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存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裝飾裝修合同糾紛。金螳螂及子公司已向相關法院提起訴訟及財產保全,並於近日收到了《受理案件通知書》等文件。據悉,此次涉及的訴訟案件共694件,合計金額8.82億元人民幣。金螳螂表示,若對方支付拖欠公司的工程款等款項,有利於改善公司的資產質量、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最終,恆大轉讓常熟穗華置業有限公司部分股權抵債。

值得注意的還有,金螳螂手中還有價值高達42.51億元的應收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的商業承兌匯票。

據此前金螳螂發佈的三季報顯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董事會召開日,金螳螂已與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就17.98億元應收商業承兌匯票達成購買資產抵償解決方案。其中,已有5.91億元資產以抵減供應商應付款的方式由供應商處置,目前均正在辦理相關手續。除上述票據兌付款項以資產抵償外,金螳螂剩餘應收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的商業承兌匯票餘額爲42.51億元(已扣除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甲供材商票1.48億元),其中,已到期未兌付的商業承兌匯票餘額爲8.29億元。

1月7日晚間,金螳螂(002081.SZ)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上表示,目前公司一方面加強應收款項的審計收款工作,加快資金回籠,另一方面正在與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相互協商,推動逾期未兌付的商業承兌匯票及工程款的支付,確保鎖定優先權。

二級市場方面,截至1月17日收盤,金螳螂當日股價微漲0.66%,收盤報價6.09元/股,總市值爲162.7億元。

嘉寓股份:13.16億元的商業票據逾期

門窗幕牆上市企業嘉寓股份(300117.SZ)同樣也是踩雷恆大的上市公司一員。

2021年12月19日晚間,嘉寓股份發佈關於商業承兌匯票的風險提示性公告。公告顯示,公司系恆大集團戰略合作伙伴,公司及部分全資子公司爲恆大集團提供建築門窗、幕牆產品及安裝服務。近期,因恆大集團資金週轉困難,商業承兌匯票未能到期兌付。

具體金額上,截至公告披露之日,嘉寓股份及部分子公司涉及恆大商業承兌匯票的持票或背書,合計商票敞口金額約爲13.16億元,其中,子公司四川嘉寓涉及的金額最高,約爲10.93億元,佔比83.07%。

嘉寓股份還在公告中表示,儘管公司及子公司收到的恆大商業匯票絕大部分已對外背書轉讓,但作爲票據的收款方,不排除可能面臨持票人追索的風險。此外,鑑於上述應收票據存在無法按期兌付的風險,公司及子公司計劃後續將逾期的應收票據轉回應收賬款,並按規定對該部分應收款項計提壞賬準備。

這一消息對於經營不善的嘉寓股份更是雪上加霜。據財報,2021年前三季度,嘉寓股份的淨利潤爲-5759.01萬元,同比下降10.34%,這已是嘉寓股份連續兩年前三季度淨利潤虧損,2020年前三季度,嘉寓股份的淨利潤爲-5219.22萬元。

嘉寓股份正在“自救”中。2021年12月28日,嘉寓股份發佈公告稱,公司擬以8489.39萬元的價格將全資子公司重慶彭信和建設發展有限公司100%的股權,轉讓給重慶中鵬實業集團。嘉寓股份在公告中指出,若交易完成後,公司的淨利潤預計將增加6091.49萬元。

一方面“賣子自救”,另一方面,嘉寓股份的控股股東也在減持,1月5日,嘉寓股份發佈公告稱,控股股東嘉寓新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寓集團”)擬減持嘉寓股份5734.08萬股股份,佔嘉寓股份總股本的8.00%。據悉,2021年4月,嘉寓股份還曾爲了解決資金週轉及資金需求,向嘉寓集團借用10億元的流動資金。

二級市場方面,截至2021年1月17日收盤,嘉寓股份當日股價上漲2.22%,收盤報價3.68元/股,總市值爲26.38億元。

港股市場:兩家企業共虧約160億港元

一石激起千層浪,港股也有上市公司因恆大爆雷叫苦不迭。

1月14日晚間,深圳控股(00604.HK)公告,基於管理層對集團2021年財政年度未經審覈綜合管理賬目的初步審閱,預計2021年財政年度陷入虧損,而2020年度錄得權益股東應占綜合溢利約37.23億港元。

深圳控股稱,經獨立估值師初步釐定,截至2021年12月31日,集團持有的恆大地產股權未經審覈的公允價值約爲5.57億港元,較2020年同期的公允價值大幅減少約60億港元(摺合49億元人民幣)。深圳控股解釋道,該公允價值的減少主要是由於中國恆大於2020年12月31日後的股價大幅下跌。

據悉,2017年5月,深圳控股作爲戰略投資方出資55億元入股恆大,以支持其在國內資本市場的重組。入股完成後,其獲得恆大地產1.76%的股權。根據投資協議,恆大地產需要在2020年1月31日之前完成重大資產重組,但恆大地產最終在2020年9月宣佈終止該項重組。彼時,深圳控股選擇繼續持有股權,持股比例上升至2.6439%。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0年的三年間,深圳控股入股恆大的這一投資行爲使得深圳控股累計分紅19.5億元,累計投資回報率約35.5%。但從2021年起,隨着恆大股價持續下滑,這筆財務投資對深圳控股業績持續造成負面影響。截至2021年上半年,深圳控股有關恆大投資的公允值損失8.33億港元,導致金融資產公允值項目同比減少3.81億港元,深圳控股針對恆大地產的股權投資計提近7億元損失。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控股並非首家受到恆大波及的港股上市公司。

1月7日,華人置業(00127.HK)在港交所發佈公告稱,公司於2021年度通過一系列交易於聯交所公開市場出售若干恆大股份,預期於2021年度之已變現虧損約78.7億港元(包括交易成本)將錄爲其他全面支出。根據餘下之恆大股份於2021年12月31日之收市價作初步評估,預期2021年度未變現虧損約30.5億港元。

此前的2021年11月23日,華人置業公告稱,相關股東已就向董事授予出售授權作出書面批准,以授權出售集團於2021年9月23日(交易時段前)持有的(中國恆大)全部或部分約7.51億股授權股份,授權股份佔中國恆大集團於2021年10月31日的已發行股本約5.67%。這也意味着,華人置業至此徹底清倉恆大,時間在2021年9月23日至2022年9月22日一年有效。

二級市場方面,截至2021年1月17日港交所收盤,深圳控股當日股價下跌2.21%,收盤報價1.77港元/股,總市值爲157.5億港元;華人置業股價當日下跌0.73%,收盤報價2.72港元/股,總市值爲51.89億港元。

對於多家上市公司因恆大事件遭受波及,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銀柿財經記者表示,恆大事件的起因是房地產行業宏觀調控對其流動性造成巨大影響,導致恆大的業務往來支付能力被大幅度削弱,所以相關企業的業績波動並非是因爲恆大存在財務造假或惡意違約等主動違法違規行爲,屬於行業系統性困難。

沈萌還稱,短期內恆大問題快速解決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後續恆大能夠通過出售資產等方式恢復一定現金流,相關企業仍有可能減輕“恆大風險”的衝擊程度。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