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在中國周邊,正聚集美軍5個“航母羣”?

完整地算下來,美軍在中國周邊目前有“3+2”個航母羣(包括準航母羣)。

美軍三個航母編隊在中國周邊集結?

1月16日,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羣和“埃塞克斯”兩棲作戰戒備羣(ESX ARG)在南海完成了聯合遠征打擊部隊訓練。這也引起了外界對美國海軍在亞太力量部署的關注。

具體來看,在中國周邊活動集結的是,美軍一個航母打擊羣,由兩棲攻擊艦領銜的兩個準航母羣。

而隨着“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羣在亞太海域的部署,美軍在這裏的核動力航母數量也增加到三個。在西太平洋還部署有“林肯”號航母,在日本橫須賀港還停靠着“里根”號航母。

所以,完整地算下來,美軍在中國周邊目前有“3+2”個航母羣(包括準航母羣)。

如此重兵部署亞太,劍指中國,這會成爲常態?

01

“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平臺16日稱,在南海方向,據艦載運輸機CMV-22B的軌跡判斷,美海軍“卡爾·文森”號航母繞南沙羣島機動後,已經由民都洛海峽離開南海,再次上演快打快收。

在東海方向,美海軍“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1月14日從佐世保出港,16日已航行至沖繩附近海域。

接下來美軍在西太活動的一個航母打擊羣和兩個兩棲作戰戒備羣或將進一步匯合,進行“1+2”的聯合演習。

“卡爾·文森”號航母羣和“埃塞克斯”兩棲作戰戒備羣這次在南海的訓練內容,主要包括海上綜合打擊任務、海上攔截作戰、反潛作戰、海上補給和編隊機動導航作戰。美軍方面稱,這些行動是在“印太”地區加強海軍戰備和互操作性的最新舉措。

從演習來看,“埃塞克斯”兩棲作戰戒備羣爲海軍陸戰隊的行動提供了大量的空中支援,包括海軍MV-22B“魚鷹”傾轉旋翼飛機,UH-1Y、AH-1Z和CH-53E等武裝和運輸直升機,以及AV-8B“鷂”垂直起降戰機都參加了演練。

“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羣的指揮官稱,這次演習主要驗證了航母部隊能夠快速有效地與兩棲作戰戒備羣集結,展示了海軍殺傷力的多樣化水平。

“卡爾·文森”號航母羣具有遠程打擊能力,而“埃塞克斯”兩棲作戰戒備羣可以將海軍陸戰隊員及有效載荷投送到目標海上地區。美軍認爲,這體現了一種戰略能力。

尤其是,“埃塞克斯”兩棲作戰戒備羣是與“未來先進航空聯隊”(CVW 2)一起作戰的首個兩棲作戰羣。“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上的“先進的未來空軍聯隊”,主要搭載的包括F-35C隱形艦載戰鬥機和CMV-22B魚鷹飛機。

而這個配置,未來將會成爲美軍核動力航母的標準配置。所以,也是美軍海軍陸戰隊的兩棲作戰戒備羣,加強與未來美軍航母打擊羣相互協同作戰的一次預演。

上週早些時候,“埃塞克斯”兩棲作戰戒備羣在進入南海之前,在東印度洋與印度海軍護衛艦和一架印度海軍 P-8I巡邏機舉行了演習。然後於 1 月 11 日通過馬六甲海峽前往南海。

02

“卡爾·文森”號航母打擊羣這次在南海搞演習,也是美軍航母新年來首次進入南海活動。

根據美國太平洋艦隊之前發佈的消息,“卡爾·文森”號在去年年底返回美國海軍關島基地過聖誕節,並在2021年12月28日駛離關島,前往菲律賓海開展訓練,其間多次進行艦載機起降作業,重點就是進行F-35C艦載戰鬥機的艦上起降訓練。

由於F-35C是美軍第一款隱形艦載戰鬥機,而且擁有具有更強的對海、對地攻擊能力,所以讓航母的戰鬥力得到了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除去“卡爾·文森”號核動力航母外,美國還向亞太地區派遣了“林肯”號核動力航母,該航母將是美國海軍第二艘可以搭載F-35C隱形艦載機的核動力航母,戰鬥力也必然提升不少。

據美國媒體報道,1月3日“林肯”號航母正式結束保養期,從加州的聖地亞哥基地出發,開始前往西太平洋。一旦“林肯”號到達亞太地區,中國周邊海域將會再次出現美國“雙航母”模式。

另外,在日本橫須賀港還停靠着“里根”號航母,這意味着美國在中國周邊海域同時部署了三艘核動力航母。

美國一直把部署核動力航母,當做影響地區局勢的重要工具。三個核動力航母羣形成的戰鬥力,足夠決定一場中小型戰爭的走向。

不過,亞太地區同時存在三艘美國航母的情況應該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因爲美國雖然目前有11艘核動力航母,但有不少仍處於輪換休整和保養維護階段,可以派遣的並不多。而且,現在美國在中東地區出現了航母不夠用的情況。

所以,外界分析認爲未來“里根”號很可能會前往中東。

但即便美國在我周邊部署“卡爾·文森”號和“林肯”號兩個核動力航母羣,我們也要提高警惕。因爲這兩艘航母都搭載有F-35C艦載機。由於目前第五代的F-35C是世界上隱身能力最強,電子設備最先進的的艦載機,所以體現了美國“將先進軍力首先部署亞太”的趨勢。

而且,美國CNN17日發出的最新消息顯示,美國一艘戰略核潛艇15日罕見地抵達關島海軍基地。

有分析人士稱,這是美國海軍武器庫中最強大的武器之一,在“印太”緊張局勢日益升級的情況下,戰略核潛艇出現在關島向盟友和敵人發出了信息。

這艘“俄亥俄”級核動力潛艇“內華達”號(USS Nevada)搭載這 20 枚“三叉戟”彈道導彈和數十枚核彈頭。這是自 2016 年以來美軍彈道導彈核潛艇首次訪問關島,也是自 1980 年代以來第二次公開宣佈抵達關島。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多個航母戰鬥羣部署亞太的同時,美國還加大了與盟友之間的軍事配合。當地時間1月5日至15日,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韓國和印度六國,在太平洋關島的安德森空軍基地附近海域,還開展了代號爲“海龍-22”聯合反潛演習。

尤其是美日之間,“聯合作戰”已經朝着非常危險的方向邁進。據日本媒體1月16日報道,美日正討論在日本某些地方儲備軍火彈藥,包括一些與臺灣距離較近的島嶼。據稱此舉是爲了“應對可能的突發事件”。

“日經亞洲”網站的文章稱,在本月7日舉行的“2+2”會談中,日美雙方討論了共用軍事設施的問題。雙方會後發佈聲明稱,“承諾增加美國和日本設施的聯合使用,並將致力於加強日本自衛隊在包括其西南諸島在內地區的能力”。

而且,有熟悉會談內情的消息人士透露,實際上所謂的“共同使用設施”,就包括儲備軍火彈藥和共用飛機跑道。消息人士稱,日美雙方“在這個問題上已取得進展,並已經將其納入聯合聲明中”。

值得我們警惕的是,在聲明中提到的西南諸島,是從九州最南端一直延伸到臺灣北方的一條島鏈,其中最西端的與那國島(Yonaguni),距離臺灣東岸僅有100多公里。日本已經開始在西南諸島部署導彈,一旦日美完成相關工作,即可在臺灣附近迅速部署武器和補充彈藥。

03

美國三艘核動力航母同時出現在中國周邊海域,肯定是一個不尋常的動態。

有軍事專家告訴“補壹刀”,美國海軍目前總共有11艘航母,正常狀態下這些航母會分成三撥,一撥進行作戰訓練,通常是在美國周邊,一撥在基地進行保養,另外一撥外出進行戰備巡航。

因此,真正遠離美國大陸到西太平洋、印度洋、地中海等地區巡航的航母往往只有4艘,6艘的情況是比較少見的。在這種情況下,有3艘航母集結在某一個區域,這個數量是比較多的。

而且,航母編隊大部分是單獨巡航,如果兩個航母編隊一起走,很可能是有演習活動,或者某個區域出了危機要去應對一下。三航母編隊就相對更少見一些,如果三艘航母都到了南海或者朝鮮半島附近,會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態勢。

現在雖然有三艘航母都聚集在中國周邊海域,但是相隔的還比較遠,如果三個航母下一步的走向是往一起聚,需要引起我們的高度警惕。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一直強調要在“印太”地區加強軍力部署,在亞太方向同時部署三個航母作戰羣是否會成爲常態呢?

軍事專家宋忠平告訴“補壹刀”,這將是大概率的。三艘航母的位置可能一艘在橫須賀港,一艘在關島,另外一艘在夏威夷,這樣就可以確保整個西太地區至少有三艘航空母艦常態化存在,這對美國的“印太戰略”至關重要。

另一名軍事專家表示,前幾年奧巴馬政府在提“亞太再平衡”戰略時就曾提出過3個60%的目標:美國海軍部隊的60%部署在亞太;美國海外空軍的60%部署在亞太;太平洋艦隊的60%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區。

太平洋艦隊下邊有兩個編號艦隊——第三艦隊和第七艦隊,第三艦隊在美國西海岸靠近美墨邊境的聖地亞哥,第七艦隊在橫須賀港,太平洋艦隊的60%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區就意味着很多第三艦隊的艦隻將到第七艦隊的防區來活動。

三個航母編隊在西太地區活動的情況則代表着除了第三艦隊和第七艦隊的航母編隊外,還有別的防區的航母編隊過來支援。

美國這種安排針對中國的意味是很明顯的。宋忠平表示,美國的兩棲攻擊艦和航母在南海進行的是奪島演練和兩棲作戰,這個指向性也是很明顯的,就是針對中國可能在南海島礁或者臺灣登陸作戰時進行反登陸作戰。

美國海軍聯合多國在中國周邊海域搞各種各樣的聯演聯訓也將是接下來的一個常態。美國在東亞地區傳統的五個軍事盟友分別是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泰國,這一次的聯合反潛演習中還加入了加拿大和印度,也是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拉區域外勢力進入南海的一個體現。

而美國搞的這些花樣百出的海上演習活動中,有兩個值得重視的動向,一個是反潛,另一個是反導。這也是美國對中國所謂“威脅”最關注的兩個方向,美國擔心中國的戰略導彈和核潛艇進入到西太平洋,進而對美國本土構成威脅。

但是,另一名軍事專家告訴“補壹刀”,這些海上演習頂多是展示一下姿態,搞一點動靜,很難在軍事上對我們形成實質性的壓力。如果真的要在反潛領域對我們有什麼影響的話,不是搞幾次所謂的演習就能做到的,是要紮紮實實進行很多年軍事準備纔可以的。

宋忠平表示,南海本來是和平穩定的,但是美國、日本這些國家頻繁插手南海問題,致使南海越來越不太平,越來越不穩定。南海本無事,而美國自擾之,把南海一步一步往火藥桶的方向塑造。

除了航母部署和聯演聯訓,專家們告訴“補壹刀”,美國近來在中國周邊最危險的軍事部署還是美日“聯合作戰”的實質性推進。

前文提到的美日包括儲備軍火彈藥和共用使用飛機跑道在內的“共同使用設施”承諾,說明美日已經紮紮實實在進行戰爭準備,是值得高度關注的動向。

專家表示,過去美國在南海和臺海進行干預最大的不利因素就是周邊機場太小,而航母過來需要一定的時間,再加上這些年中國導彈的發展,美國的航母也不像過去二三十年裏想往哪開就往哪開。

所以,美國爲了仍然能夠進來干預,新提出來很多理念。比如海軍陸戰隊提出的“遠征前沿基地部署”,其大意就是,先將裝備部署在其沒有軍隊駐紮的島上,彈藥等等都準備好,有需要的時候通過飛機、潛艇等將人投遞到這裏,直接進行發射等行動,採取行動以後人就可以馬上撤離,整個過程可能只花費1個小時或者半個小時。

美日現在的行動就有朝着這個方向發展的跡象,對此我們也要有相應的準備和應對。

不過,針對臺灣問題,時與勢都在我們這一邊,我們完全有能力有信心來捍衛國家安全和統一,企圖用軍事手段干涉我們發展和崛起的目標是永遠不可能達到的。

來源:補壹刀/胡一刀 鴿子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