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深譚丨威脅制裁:美國的圍堵和俄羅斯的突圍

2022年1月13日下午3時18分,白宮新聞發佈廳,記者已經坐定,等待着發言人。

歐安組織的會議剛剛結束,人們都想知道,經過三場對話,俄羅斯、美國、北約,各會做出何種選擇。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的講話中,多次提到“準備”一詞:

美國已爲任何突發事件、任何可能性做好了準備,包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但問題是,製造緊張氛圍的,真的是俄羅斯嗎?

在剛剛過去的一週,俄羅斯與西方展開密集磋商。

10日,美俄對話;12日,北約-俄羅斯理事會會議舉行;13日,歐安組織會議舉行。三場對話,都未能取得任何實質性進展,無果而終。

核心分歧之一,在於北約東擴

1999年,北約完成冷戰後的第一次東擴,接納了波蘭、捷克和匈牙利三國。北約增加同俄羅斯750公里的接壤的同時,也將防禦前沿一下子向東推進了700公里。

2004年,北約第二次東擴,吸收了包括波羅的海三國在內的7個國家,俄羅斯西北部戰略要地的“緩衝地帶”消失,通往大西洋的通道被阻斷。

更重要的是,在這裏部署戰略武器,可以覆蓋俄羅斯的主要城市,俄羅斯失去了“戰略縱深”。

現在,北約又在頻頻釋放吸收烏克蘭加入的信號。如果其得以在烏克蘭部署導彈系統,4到5分鐘就能攻擊莫斯科。

每一次東擴,都會給俄羅斯和北約成員國帶來新的摩擦,而只要翻閱歷史就會發現,每一次東擴,幕後推手另有其人。

1989年,上任不久的美國總統老布什,用略帶“肉麻”的語氣向北約盟友們表示,“歐洲問題就是美國的問題,歐洲的希望和渴望就是我們的希望和渴望,美國,是一個歐洲國家。”

但熱臉貼了冷屁股。西歐國家,尤其是法國就表示,歐洲主要是指西歐國家或歐盟成員國,和美國沒半毛錢關係。法國總統還表示,歐洲要和美國分離,尤其是在安全問題上。

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其實都在迴應同一個問題——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世界格局在發生重大變動,作爲軍事聯盟的北約,該何去何從?

歐洲可以沒有北約,但美國不能沒有。

對於美國而言,北約的擴張,就是美國利益與影響力的擴張。按照最初的設想,“北約模式”可以複製到任意一個大洲。

美國滿腦子想的都是自身影響力在全球的投射,卻從未從歐洲整體安全的角度考慮北約的未來。歐洲國家,想要安全和穩定。

對於歐洲國家而言,俄羅斯是其安全結構穩定與否的關鍵,只有加強同俄羅斯的關係,才能確保歐洲大陸的和平與穩定。而當時的俄羅斯,也有加入北約的想法。

俄羅斯和歐洲國家一拍即合,也就沒有美國什麼事了。這種局面,美國當然不希望看到。

1993年,《外交事務》雜誌上刊登了一篇名爲《建立一個新北約》的文章。其中就提到,美國應當在歐洲構建新的安全結構,這種結構的核心任務是填補中東歐地區出現的“安全真空”——北約東擴。

一邊推動北約東擴,向俄羅斯咄咄緊逼,另一邊又在俄羅斯煽風點火。

爲了挑起俄羅斯的不滿,美國還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在對俄羅斯的財政援助方案中,增加了附加選項。俄羅斯只有經過一系列稅制改革,才能拿到這些錢。

美國的舉動,也讓俄羅斯國內“向西”靠攏的風向,開始發生轉變。

1999年,北約正式吸收波蘭、匈牙利、捷克加入。加入,不僅僅是個儀式。根據協定,它還意味着波蘭100%的軍隊受北約司令部指揮,捷克90%的軍隊受北約指揮,匈牙利則將大半的軍隊交北約指揮。

美國在等着俄羅斯的反應。那一年,俄羅斯迎來了一位新總統——普京。他上任沒多久,俄羅斯政府沒有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申請貸款。接下來的路,要靠俄羅斯自己了

1999年12月31日,葉利欽辭去俄羅斯總統一職,並宣佈由普京代行總統職務

普京是個務實的人,他明白,當下的俄羅斯,國內目標應該遠高於國際目標,在對外關係上,也要學着避免對抗。

只是有些事,樹欲靜,風不止。

就職之後的普京,抱有改善俄羅斯同北約關係的誠意。

2000年,在與時任北約祕書長的首次會面中,普京還問對方,北約準備什麼時候邀請俄羅斯加入。

在俄羅斯的努力下,兩年後,北約和俄羅斯建立北約-俄羅斯理事會。理事會中,俄羅斯和北約國家一道,在反恐等問題上具有聯合決策權。

儘管存在分歧,俄羅斯和北約還是達成了相當廣泛的共識,雙方都認爲,恐怖主義等新的威脅是需要合作共同完成的任務。

這樣一來,北約東擴的勢頭要緩一緩了,這讓美國坐不住了。轉頭,小布什就又以北約要成爲能處理恐怖主義等新威脅的“更全球化”的組織爲由,支持波羅的海到黑海之間的歐洲新興民主國家擁有北約成員國資格。

在北約內部討論時,美國派出的是副國務卿,但西歐國家,都沒有派出同等的官員前往。他們對這一輪的北約擴張,並不熱心——俄羅斯和歐洲國家在能源問題上有着共同利益,雙方都認識到,需要保證俄羅斯鄰近國家的穩定

面對這樣的情形,美國又提出,要增強北約的政治功能,促進“民主、自由市場與地區穩定”。

於是,席捲東歐和中亞的顏色革命,開始了。烏克蘭、吉爾吉斯斯坦等國相繼陷入混亂,背後,都有美國的身影。

面對美國在家門口的煽風點火,普京針鋒相對,毫不隱諱地對外宣佈:俄對美戰略首先要使自己變得強大,俄羅斯可以通過能源領域重新活躍在國際舞臺上。

普京駕駛圖-160戰略轟炸機,他曾提過,外交抗議一萬次,也不如戰略轟戰機的翅膀扇動一次

在普京的治理下,俄羅斯的政治趨於穩定,經濟正在快速增長——僅在2006年一年,俄羅斯的貧困人口就減少了一半。這個國家正在拋棄舊有的消極情緒,重新上路。

眼見俄羅斯不上套,美國更是加大力度。2007年,美國邀請烏克蘭前總理訪美。緊接着,美國國會通過了價值3000萬美元的撥款法案,要向包括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在內的東歐五國提供軍事援助,用來幫助它們達到符合加入北約的標準。

圖窮匕見,說是北約東擴,本質仍是用冷戰的思維,圍堵俄羅斯

但北約的歐洲國家,並不想跟隨美國的腳步。在一場北約領導人晚宴上,記者是這樣記錄的——至少有7個國家在排隊反對小布什。

在美國到處搞“顏色革命”針對俄羅斯時,以法德爲首的北約國家,有的在忙着和俄羅斯修天然氣管道,也有的在反恐、地區穩定等問題上同俄羅斯展開合作。

畢竟,美國的那套思維,已經過時了,北約,也需要向前看。

2010年,北約中的歐洲國家,準備大幅削減國防預算——自從跟隨美國出軍阿富汗以來,北約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反恐多年,卻“越反越恐”

在北約盟國於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竭力採取艱難撤離行動之際,批評者抨擊北約在阿富汗的任務“徹底失敗”

這些國家的舉動,引起了維多利亞·紐蘭的警覺。當時,她是美國駐歐洲常規武裝力量特別代表——很長一段時間內,《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的一個重要作用,就是牽制俄羅斯。

2014年,烏克蘭危機爆發,此時已經坐上負責歐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之位的紐蘭準備出頭,挑起俄羅斯同北約之間的矛盾。

可不久後,一段紐蘭的音頻在網絡上被曝光,聽聲音她有些失控,甚至爆粗口大罵歐洲在這個問題上軟弱無力。

北約盟友與美國,已經同牀異夢。而特朗普,則將這種分歧,搬上了檯面。

2018年7月,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峯會上,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盟友“開炮”。

作爲商人的特朗普,將利弊算得很清楚。德國從俄羅斯數十億美元、數十億美元地買石油和天然氣,至於對這個聯盟,歐洲摳摳搜搜,並不願意投入太多開支。

那一年的G7峯會上,多國領導人“圍攻”特朗普

之後馬克龍所說的北約“腦死亡”,揭開了這個聯盟的根本問題——它並不爲歐洲人的利益服務。

北約,只是美國人的北約,而非歐洲人的。人心渙散,前路迷茫,北約再次遇到生存危機。而爲了“挽救”北約,美國造牌、打牌的方式無聊且雷同

特朗普的消極態度激起了美國國會的劇烈反應。也正是這一年,一個名爲參議院北約觀察員小組的機制重啓。它的出現意味着,“俄羅斯威脅”的論調要回來了。

今天,烏克蘭東部硝煙再起。去年在阿富汗這張牌徹底失效後,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話題再次被挑起——這是美國手上所剩不多的籌碼了。

雙方都在邊境地區部署了大量軍事人員和裝備,美國不斷渲染俄羅斯的“入侵”威脅,擦槍走火的風險一觸即發,俄羅斯與美國、北約進行了密集的對話。

對話中,俄羅斯要求北約將軍力部署恢復至1997年的狀態。

聽到“1997年”,拜登的記憶被喚醒。那一年,參議院北約觀察員小組應時而生,任小組聯合主席之位的,是參議員拜登。

俄羅斯的外交官很愛用一個詞——“遺傳密碼”。俄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就曾指出,“美國等國家很難擺脫冷戰思維模式,那個爲了對抗某個敵人而建立的遺傳密碼還依然存在。”

美國還是那個美國。仍想着用塑造敵人的方式來“團結”北約盟友,圍堵俄羅斯。但北約並非鐵板一塊,一些國家已經看清了美國的真實面目,所謂“圍堵”,不過是四面漏風的“爛尾樓”。

走自己發展之路的俄羅斯,也在利用這些“縫隙”,完成突圍。

這一次,俄羅斯也開出了“兩份清單”——這是關於安全保障的條約草案,一份給美國,一份給北約。草案的內容基本上是俄羅斯公開反覆強調過的立場,底線問題,寸步不讓。

世界已經不是那個世界。

來源:玉淵譚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