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密室逃脫”“劇本殺”已經悄然超越了唱K、蹦迪等傳統文娛消費活動,一躍成爲年輕人娛樂“新寵”。很多玩家會在劇本殺遊戲中不能自已,也有些玩家並不買賬,認爲其只不過是成年版的“過家家”。那麼究竟是誰在玩“劇本殺”?海量劇本哪裏來?行業如何規範管理?北京青年報記者就此進行了探訪。

  現象

  線下潮流娛樂TOP3:電影、健身、劇本殺

  昏暗的燈光射在碎花壁紙上,西洋式的沙發前擺着一張麻將桌,幾個年輕男女圍坐在麻將桌前,他們依次站起來介紹着自己的身份:管家、少奶奶、老爺的兒子和私生子。

  “這個故事發生在民國時期,一個家族的老爺在八十大壽那天被人殺害,在座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兇手。”主持人的話音剛落,一部名爲《平城事》的劇本殺遊戲開始了。

  密室逃脫和劇本殺以其更具體驗感、強社交屬性,正在成爲年輕人的新娛樂方式。據《2021實體劇本殺消費洞察報告》的相關數據,2019年,全國密室逃脫門店數量達1.5萬家,劇本殺門店數量已經突破1.2萬家。到2021年4月,全國劇本殺門店數量就已經達到4.5萬家。劇本殺已成爲中國消費者偏好的線下潮流娛樂方式前三名,僅次於看電影和運動健身這兩項。而從年齡層次來看,超七成爲30歲以下的年輕人羣,超四成用戶消費頻次在一週1次及以上。其中,學生羣體佔比較高,約佔28%。數據顯示:預計到2022年中國劇本殺行業市場規模將增至238.9億元。

  從城市維度來看,上海、武漢、北京的門店數量位居前三。隨着密室、劇本殺產業越做越大,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密室店競爭越來越激烈。將密室店開在北京三里屯的店主張翔告訴北青報記者,“這個行業競爭激烈且變化快,一個主題密室一年到一年半就要更新升級。除了硬件升級之外,還得在‘軟件’上下功夫。”張翔所說的“軟件”升級,就是指密室店的氛圍營造。隨着密室店製作更加精良,每位玩家的消費也有所上升。北青報記者在某團購平臺搜索,一場密室每人平均消費在150元-300元不等,同時市場上還出現了上千元每人的高端密室。也正是爲了吸引玩家、爲了提供更好的體驗,現在一線城市的專業密室開始找專業演員來做NPC(非玩家角色),讓用戶體驗感拉滿。

  一場線下劇本殺的價格和時長差不多是一場電影的兩倍,但對線下玩家來說,“推本”(劇本殺)更像是參演了一部電影,或燒腦或催淚,他們樂此不疲。

  焦點

  劇本殺核心是遊戲體驗感 年輕玩家願意爲此“氪金”

  2018年,線上劇本殺興起;2020年之後,因疫情“宅家”,娛樂方式受限,劇本殺入局者明顯增多。2020年春節期間,《我是謎》用戶數驟增800萬;同一年裏,《百變大偵探》累計註冊用戶也已超過千萬。

  艾媒諮詢的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54.4%的網民體驗過線上劇本殺。39.8%的網民體驗過的劇本殺形式爲線下圓桌,此外15.1%的網民表示均未體驗過上述劇本殺形式。近來,線下實體劇本殺因場景設計、服裝道具等環境鋪設讓玩家有充足的沉浸感,從而得到快速擴張。

  根據艾媒報告中心發佈的《2021年中國劇本殺行業市場規模數據分析》顯示,在劇本殺消費用戶中,有56.2%的劇本殺玩家爲女性用戶。女性玩家的增多,讓情感本、哭哭本、CP本等一些感情色彩較爲濃郁的劇本大受歡迎,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情感本市場。

  據悉,目前線下劇本殺行業中流通的劇本主要分爲獨家授權(一個城市只有一家劇本店購買)、城市限定(一個城市有2~3家劇本店購買)和盒裝本(有正規營業資格的劇本店均可購買)三類,平均創作週期在1-6個月左右。由於劇本殺玩家通常只會玩一次遊戲,復玩率較低,因此門店通常爲吸引顧客不斷購入新主題,這也促使創作者不斷推陳出新。

  劇本殺發行工作室空然新語的CEO格子認爲,劇本殺的核心還是爲玩家服務,最重要的是要好玩。

  小說和影視劇有主角配角之分,爲了突出主角會有明確的故事線,將其他角色弱化,但劇本殺要求讓所有玩家都參與進來,在一場遊戲中,每一個玩家都是故事中的主角,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線。玩家的任務就是要在遊戲過程中把所有的線都拼起來,理清來龍去脈,最後整體覆盤。

  大學生小跡是兼職劇本殺作者,她介紹大部分作者都會選擇團隊合作,和劇本殺發行商簽訂長期合作,而兼職作者大多會在一些公衆號平臺“找活”,或者直接向徵稿的工作室和店家投稿。

  空然新語推出了不少高質量劇本。格子告訴北青報記者,劇本殺是一種有社交性質的遊戲,“我們把它定義爲第二人稱文學+遊戲的模式,核心還是遊戲。”

  玩劇本殺就像在看一場電影,玩家身處其中不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去觀看、欣賞,而是真正地以電影中主角的視角去感受。“玩家在這部電影中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可以與故事中別的角色產生交流,有交流就有發展,纔可以推動劇情。”店主張豪表示。

  每個人在這個劇本中的體驗都不一樣,對於很多玩家來說,劇本殺不只是一場遊戲,它也可以是展示自己生活態度的一種方式。

  年輕玩家願意爲此付出,花錢氪金充會員,爲的就是享受遊戲的樂趣,劇本殺最核心的就是遊戲體驗感。“我們也經常會去劇本殺店裏測本,觀察玩家聽他們聊什麼。”格子表示,一個劇本的好與不好是可以根據玩家的討論程度來評估的。

  業內

  專業演員客串主持人、NPC也是聚攏粉絲因素

  在很多劇本殺玩家看來,主持人(DM)的專業與否已經成爲他們選擇劇本殺店的主要因素。一個合格的DM必須非常熟悉劇本內容,他的作用就是帶領玩家進行幾輪遊戲的推理,推動遊戲的進展,同時還要隨機爲玩家答疑,這些往往非常考驗主持人自身的功底和語言表達能力。

  DM有兼職也有全職,劇本殺發展至今,大多數做全職DM的人不是轉行就是選擇創業開劇本殺店。

  很多兼職的DM、NPC都是大學生,工錢根據遊戲的場次算,一局可以拿到一百多,週末翻檯率高,就能賺到更多。

  意識到DM的重要性後,有線下店開啓了專門針對DM的培訓,DM的門檻也不低。店家看重的是DM在語言表達和演繹方面的能力。“我們還需要一些有表演功底的人,畢竟劇本殺是需要玩家將自己帶入到角色裏。”有業內人士表示。

  專業演員不僅在劇本殺中客串主持,他們也會在密室逃脫店中助演NPC。三里屯一家密室逃脫店店主張翔告訴北青報記者,“我們從2018年就開始找北電、中戲的學生做NPC了!隨着行業越來越火,很多專業演員成爲我們的兼職助演。我們店的NPC全是專業演員,一個角色可以做到有三個備演。”至於爲什麼會起用專業演員做NPC,張翔直言:“第一,增加觀衆的氛圍感;其次,NPC的臺詞量挺大的,找普通店員來做很難勝任;第三,我們認爲密室逃脫的NPC,需要很強的即興表演能力,有專業的表演老師評價我們的難度超過話劇表演,所以我們用專業演員來保證演出的高質量。”

  演員邱洋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在密室逃脫店工作3年,是店裏最老牌的專業演員NPC,如今是該店的“導演”,月薪兩萬多。邱洋直言:“做NPC更難,雖然有劇本,但玩家給你的反應都不同,要很快做出迴應。這種反應既要在情理之中又要讓玩家想象不到。以一場兩個小時的密室逃脫舉例,演員和觀衆的互動次數約20次左右。每個互動,我們要想5倍的應對方案。”邱洋表示。

  演員王皓存告訴北青報記者,“第一天上班我沒嚇玩家,玩家把我嚇一跳。我覺得這份工作不比演舞臺劇、拍戲簡單,甚至更難。”

  這份看似“嚇唬人”的工作,卻也讓這些NPC在店裏收穫當演員的成就。張翔告訴北青報記者:“我們店裏的NPC都有粉絲,有些人爲了他們常多次刷本。”

  觀察

  密室、劇本殺走紅 新業待新規

  “密室、劇本殺”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甚至是未成年人蔘與其中。然而,在市場日益“走紅”的背後,卻伴隨着安全隱患、劇本內容違禁等一系列問題,尤其對於未成年人羣體的特殊保護在密室、劇本殺行業尚處於空白。

  上海閔行檢察院第七檢察部主任程慧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娛樂場所包括歌舞娛樂場所和遊藝娛樂場所,那密室劇本殺經營單位是否屬於娛樂場所?是否需要申請《娛樂經營許可證》?這些都還存在爭議,行業對此尚不明確。”除了權責不明之外,有些經營場所使用的劇本包含有血腥、暴力、迷信、涉毒等情節。這些違禁內容的存在,顯然並不利於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一直關注“密室、劇本殺”行業發展的資深出版人孔亮直言:這類“沉浸式娛樂行業”從劇本的創作、發行、閱讀以及最後“玩”的過程,有大部分與圖書產業相似。但在近些年的發展中,無論是對內容的“審讀”還是對“劇本殺”活動的“管理”,都還處於真空狀態。

  對於內容層面的把關,藝術管理博士生導師張宏旭坦言:“密室、劇本殺行業很容易遊走在灰色地帶,不像傳統出版物有嚴格的審查機制。但亂象也始終是劇本殺無法規避的現實問題。黃色、暴力的劇本,恐怖、荒誕的話題,盜版嚴重的劇本,讓整個行業一度被詬病。”

  日前,上海市文化和旅遊局正式發佈《上海市密室劇本殺內容管理暫行規定》。上海成爲全國首個正式將密室劇本殺納入管理的城市。對此,張宏旭表示:“上海首先對劇本殺進行規範釋放了一個信號,新文化業態不是法外之地。”

  目前,對於除上海之外的大部分地區的企業經營者,還只能處於“觀”望階段。許多經營者呼籲,希望能夠儘快出臺全國性制度規定,確保全國的標準統一,尤其是希望能夠有全國性的協會協助管理部門組織行業做好自律和相關指導工作。這樣更有利於企業經營者們深入執行相關規定,促進整個行業的良性發展。(記者 王磊 張子淵)

原標題:劇本殺爲何讓他們着迷?

值班主任:李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