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拜登對俄烏局勢的一句表態,把烏克蘭總統嚇到了

[文/觀察者網 張照棟]

拜登一句“(俄羅斯)小規模入侵會引起較小反應”的表態,着實驚到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他20日在推特上發文急忙迴應拜登,稱“不存在輕微的入侵,就像不存在輕微的傷亡和輕微的喪親之痛一樣。”

烏克蘭邊境的緊張局勢仍然在不斷升溫,以美國爲首的北約和俄羅斯展開多輪會談但收效甚微,雙方均不肯讓步,氣氛劍拔弩張。

當地時間19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舉辦的執政一週年記者會上放話稱,如果普京入侵烏克蘭,他將付出“嚴重而昂貴的代價(serious and dear price)”。但他也表示,懲罰的程度將取決於俄羅斯入侵的情況。

“如果這是一次小規模入侵(minor incursion),那是另一回事,我們最終將不得不爲該做什麼和不該做什麼而爭吵。 ”拜登接着爲所謂的“小規模入侵”劃定界限,“如果俄羅斯軍隊越過邊境,殺害烏克蘭士兵等等,我認爲這將改變一切。”“但這取決於他做了什麼,以及我們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北約戰線的全面團結。”

拜登表示,“讓北約所有成員都保持一致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花了很多時間做的事情,現在存在分歧。。。。。。北約內部對於各國願意做什麼存在分歧,這取決於發生的情況。”

拜登的這番言論讓烏克蘭方面十分緊張,CNN援引一位烏克蘭官員的話稱,拜登的這番表態“讓普京看到了弱點”,“這句話給普京開了綠燈,他可以隨心所欲地進入烏克蘭。”

20日,烏克蘭外交部部長德米特羅·庫列巴(Dmytro Kuleba)20日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稱,拜登的言論是對莫斯科發動攻擊行動的邀請,“說到小規模入侵或者全面侵略,不能模棱兩可,你要麼激烈反對,要麼偃旗息鼓。”庫列巴聲稱,“我們不應該給普京半點機會進行準侵略或小規模入侵行動。這種侵略行爲自2014年就存在,這是事實。”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也親自下場,連忙發推反駁拜登,“我想提醒這些大國,不存在輕微的入侵也沒有什麼小國,就像沒有輕微的傷亡和輕微的喪親之痛一樣。我以一個大國總統的身份說這番話。”

CNN評論稱,這是烏克蘭總統對拜登的“含蓄譴責”。

白宮方面則一直急於對拜登的這番言論進行補救澄清。

新聞發佈會後,白宮新聞祕書普薩基發佈聲明稱,“拜登總統已向俄羅斯總統明確表示:如果任何俄羅斯軍隊越過烏克蘭邊境,那將是一次新的‘侵略’(a renewed invasion),美國和我們的盟國將迅速、嚴厲、團結一致地應對。”

此外,拜登政府20日證實,由於擔心俄羅斯可能“入侵”烏克蘭,美國將他們在該地區部署的武器從盟友國家轉移至烏克蘭。拜登政府還對4名現任和前任烏克蘭官員實施了新的制裁,理由是他們參與了俄羅斯針對烏克蘭的虛假宣傳活動。

遠在柏林與英法德三國展開“旋風外交”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在20日再次強調所謂反對俄羅斯“侵略”的重要性,他聲稱這不僅是一個“遙遠的地區爭端”,也是對主權和自決的國際規則的威脅。

布林肯放言稱,如果俄羅斯想要一場新冷戰,美國及其盟友已經做好了準備。“關於普京總統的真實意圖有很多猜測,但我們實際上不必猜測——他已經多次告訴過我們,他正在爲入侵做準備,因爲他不認爲烏克蘭是一個主權國家。”

BBC報道稱,布林肯大肆鼓吹俄羅斯重兵壓境、戰爭一觸即發,是爲了讓聚集在柏林的美國盟友們感到緊張,以求在21日與俄方會談前達成統一戰線,但是拜登19日晚上的含糊表態,削弱了布林肯此行的努力。

英國首相鮑里斯在20日當天措辭嚴厲地警告俄羅斯稱,“如果俄羅斯對烏克蘭進行任何形式的入侵,無論規模如何,我認爲這不僅對烏克蘭是一場災難,對俄羅斯也是如此。這對世界來說也將是一場災難。”他表態稱,英國站在烏克蘭主權背後的“四方”。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也在20日的世界經濟論壇開幕式上稱:“如果局勢惡化,如果(俄羅斯)有任何進一步侵犯烏克蘭領土完整的行爲,我們將以大規模經濟和金融制裁作爲迴應。跨大西洋共同體在這方面立場堅定。”

對於西方國家一直鼓吹的“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言論,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18日與德國外交部長貝爾伯克舉行會談時明確表示,俄羅斯不會威脅任何國家,不會以任何理由在烏克蘭周邊製造衝突局勢,將俄羅斯視爲衝突的一部分是不可接受的。

拉夫羅夫還表示,在烏克蘭問題上,不存在明斯克協議以外的替代方案,俄羅斯仍在等待西方對俄羅斯的安全保障提議做出迴應,推遲安全保障協議是行不通的。而對於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的威脅,俄羅斯將視西方的具體行動採取具體對策。拉夫羅夫同時強調,將“北溪2號”項目政治化只會適得其反。

1月2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將在瑞士日內瓦會晤,就烏克蘭問題進行磋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