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觀察|朝鮮對美國敵視政策“忍無可忍”,半島會否再度震動?

以連續四次導彈試射開年,朝鮮或開始重新思考今後以何種方式應對美國。

據朝中社報道,朝鮮勞動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政治局會議於1月19日召開,朝鮮勞動黨總書記金正恩主持會議。會上通報了美國對朝主權“惹是生非、輕舉妄動”的資料,並討論今後的對美應對方向。

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局一致認爲,要更加徹底做好同美國的長期對抗準備,對相關部門已下達指示,重新審視朝鮮爲與美建立互信關係而主動採取的行動,研討是否需要重啓此前暫停的一切活動。

會議上,朝鮮對美國再度作出了“敵對實體”的定性,部署以“更強有力的物質手段”壓制美國對朝敵對行爲,還暗示未來可能採取的行動。

朝鮮曾於2018年4月宣佈廢除北部核試驗場,全面停止核試驗與試射洲際彈道導彈(ICBM)行爲。由於越南河內會談破裂後朝美對話停滯不前,金正恩於2019年底警告,朝方沒有必要單方面遵守延緩核試驗和研製洲際彈道導彈的決定。時隔2年,朝鮮再度就此承諾向美髮話。

“這是朝鮮對美國的一個‘最後警告’。” 中國社科院美國所研究員李枏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此次勞動黨政治局會議上,朝方堅定了不對美國有任何期待的意向。如果美方繼續堅持對朝採用“敵視政策”,朝鮮也將徹底無視新加坡朝美聯合聲明基本精神,走向長期對抗的道路。

自拜登政府上臺,朝美雙方從觀望、試探,逐漸變得劍拔弩張,數輪“交手”後,雙方似乎都失去了耐心,也給朝鮮半島局勢帶來了更多不確定性。

射導和制裁掰手腕

本月,朝鮮在兩週內4次射導,早些時候兩次發射單枚“高超音速導彈”,後一次發射兩枚鐵路機動戰術導彈,第四次在平壤附近的一個機場發射戰術導彈。從發射的頻率和發射地的多樣性來看,都是罕見的。

多名專家分析認爲,朝鮮通過射導彰顯武器製造能力,並向美國施壓。但朝方表示,此舉是爲了進行武器驗收。朝中社報道稱,17日的戰術導彈試射,目的是確認武器系統的精確度、安全性和效能。

韓國國防分析研究所研究員李浩良對美媒表示,朝鮮從武器計劃的制定到開發再到測試,通常需要約三年時間。2019年美朝河內會談破裂至今,雙方對話停滯,朝鮮利用這段時期進行武器開發,現在正是需要大量測試的時候。

中國外交部1月12日就朝鮮試射高超音速導彈回應稱,希望有關各方按照雙軌並進思路,和分階段同步走原則,推進半島問題的政治解決進程。

朝鮮半島動靜不斷,拜登坐不住了,1月12日宣佈針對朝鮮最近的彈道導彈試射對5名朝鮮官員實施制裁,還將尋求聯合國對朝實施新制裁。這是拜登政府首次針對朝鮮武器項目實施制裁。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援引美國保衛民主基金會(FDD)的觀點指出,拜登政府在過去一年一直嘗試與朝對話,放棄了制裁的選項,這是個錯誤,“即使談判正在進行,也不能放棄施壓和制裁”。

“‍‍動輒訴諸制裁,無助於解決朝鮮半島問題,‍‍只會加劇對抗情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1月13日針對美方對朝制裁表示,中方一貫反對任何國家根據其國內法‍‍對別國實施單邊制裁和所謂的“長臂管轄”。

此後,有外媒報道美國等發表要求在聯合國安理會對朝追加制裁的聲明。1月21日,外交部再次就此迴應稱,安理會沒有討論所謂對朝制裁決議草案的安排,希望安理會成員着眼長遠和大局,審慎看待當前形勢,聚焦推動半島問題政治解決進程,認真考慮中方提出的有關建議,爲穩定局勢、積累互信、重啓對話做出積極努力。

朝美以射導和制裁互致新年問候,令人們擔心兩國回到2017年以“怒與火”互放狠話威脅的緊張局勢。

對於當前的朝美形勢,朝鮮勞動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政治局會議做出了一些判斷。會議歷數自新加坡“金特會”以來的美國敵朝政策和行動,指責美國“嚴重危害朝鮮國家安全”、“污衊朝鮮的尊嚴”,稱美方的敵視政策和軍事威脅達到了“再也不能容忍的危險地步”。

朝鮮嚴詞放話,將皮球踢給了美國。而此時的拜登政府正在爲堆積如山的國內外難題焦頭爛額,美國疫情未緩、物價飆升、兩黨分裂;在外交方面,烏克蘭、俄羅斯等相關問題迫在眉睫。

“對拜登而言,即使採取行動,對朝關係也無法在短期內獲得成果、取得政治加分。” 李枏指出,在過去一年中,拜登政府一定程度上將朝核問題作爲加強美韓日三邊關係的一個槓桿,進而服務於美國的“印太”戰略。在目前情況下,拜登更傾向於維持現狀,沿着奧巴馬時期的管控政策路線前行,朝美關係走向大概率是愈發緊張。

慢慢關上的對話之門

去年,拜登宣誓就職美國總統前夕,金正恩在朝鮮勞動黨第八次代表大會上表示,建立新的朝美關係的關鍵在於美國取消對朝敵視政策,朝鮮將“本着以強對強、以善對善的原則同美國打交道”。此後,朝方的一系列舉動基本都未脫離這一原則。

拜登走馬上任的第二天,朝鮮試射巡航導彈,並在2個月後再次射導,頻頻向大洋彼岸“捎話”,而這正是美國政府醞釀對朝政策的時候。

經過3個月的等待,拜登政府的對朝政策評估出爐,宣佈將以“務實方式”尋求與朝鮮展開外交,但評估僅有框架,切實方案仍舊霧裏看花。白宮在發佈評估時聲稱,拜登政府多次試圖與朝方接觸,朝方未予迴應。

朝鮮未迴應的原因,美方實際上心知肚明。拜登在國會演說中稱朝鮮“嚴重威脅”美國和世界安全,提出對待朝鮮要採取“外交和果斷遏制”的措施。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發聲明,對朝鮮人權狀況進行指責。

在美國對朝政策評估發佈後,朝中社2021年5月初刊發朝鮮外務省美國局局長權正根的談話,形容美國所主張的“外交”只不過是掩蓋他們敵對行爲的華麗外衣。此言直戳美方“言行不一”,針對美國對朝政策表達不滿。

被潑“冷水”後,拜登在隨後的美韓首腦會晤中仍然態度不變,表示願意與朝鮮進行外交接觸,“不排除在一定條件下與朝鮮領導人會面”。他解釋,會晤的前提是對方有誠意討論放棄核武。

美國堅守“棄核”的條件,意味着和朝鮮在戰略信任方面並沒有達成共識。美韓首腦聲明中也沒有任何字眼提及美國對朝鮮提供安全保證,而這是朝鮮一再強調的對話前提,美國顧左右而言他。

拜登與文在寅會晤後,美國取消了對韓國擁有導彈彈頭的重量和導彈射程的限制。對此,朝中社發表題爲“廢除‘導彈指南’意欲何爲”的文章,批評美國“明知故犯的敵對行爲”。

獲得導彈“鬆綁”後的韓國,立即在導彈武器領域動作頻頻,去年9月成功試射自主研發的潛射彈道導彈,隨後相繼公開3款新型導彈發射和打擊模擬靶船視頻。朝鮮見勢試射新型潛射彈道導彈,局勢逐漸升溫。

金正恩去年6月表示:“朝鮮對美國的立場是做好對話和對抗兩手準備,尤其是萬無一失地做好對抗準備。”這被外界視爲,朝鮮對美政策天平開始偏向對抗的一端。隨後,朝鮮領導人的另一番講話印證了這一點。

2021年9月,金正恩在第14屆最高人民會議第5次會議上表示,新一屆美國政府上臺後8個月以來的行跡清楚地證明,美國對朝軍事威脅和敵對政策毫無改變。由於美國的一系列行爲,國際關係格局轉變爲“新冷戰”格局。

儘管文在寅政府努力營造美朝韓對話的氛圍,但無論是三邊還是雙邊對話,均無進展。金正恩在朝鮮勞動黨第八次代表大會上已經明確表態,構建新的朝美關係的關鍵在於美方是否放棄對朝敵對政策。若美國不採取放寬對朝制裁等措施,朝鮮重返談判桌恐無望。

在未來幾個月裏,朝鮮將迎來一些重要的紀念日,包括2月16日已故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誕辰80週年,以及4月15日已故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日成誕辰110週年,朝鮮是否會展示新武器或進行導彈試射,備受關注。

華盛頓軍控協會執行理事金博爾(Daryl Kimball)敦促拜登政府開展圍繞重啓核談判的努力,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朝核問題沒有消失,如果沒有積極認真的外交努力,問題只會變得更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