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去兩年有餘,伴隨跳漲的確診人數,還有多國“扎眼”的通脹數據。當後疫情時代各國央行和政府都在忙着應對通脹時,有一國卻希望借疫情擺脫已持續了數十年之久的通貨緊縮。

2013年,日本央行發表聲明,首次提出將日本通脹目標定爲2%。行長黑田東彥也一直將此作爲目標。但近十年來,隨着日本經濟的起起伏伏,2%的通脹目標對於日本央行和政府而言一直遙不可及。

不過,2022年伊始,“漲價潮”已在日本各行業悄然興起,其中不乏作爲日本通縮象徵的三大牛肉飯連鎖店,最新宣佈漲價的還有服裝界巨頭優衣庫所屬的迅銷集團。從過去“勒緊褲腰帶”消化高企的成本到如今“別無選擇”的漲價,在實施了9年激進的貨幣寬鬆政策之後,日本的通脹目前正在以難以捉摸的軌跡爬升,而公衆對通縮將持續下去的看法已經有所改變。

日本數十年之久的通縮將在2022年迎來拐點?

多年衝擊2%通脹目標未果

即便在疫情前的2019年,日本的月度消費通脹數據一度突破1%,當時日媒與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爲東京奧運會的舉辦將帶動日本的消費,突破2%的通脹目標指日可待。但隨着疫情在2020年襲來,東京奧運會延期,日本國內好不容易擡高的消費熱情瞬間熄滅。月度通脹數據又在去年跌落至0.1%附近。而同期,美歐的通脹數據都在不斷刷新歷史新高,一度逼近10%。

日本總務省2022年1月21日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日本去除生鮮食品外的核心消費價格指數(CPI)經季節調整後較2020年下降0.2%,這是該指數連續第二年下降。導致2021年日本核心CPI下降的重要原因是手機通信費降低,不過能源交通類商品及服務價格上漲對CPI起到支撐作用。當天同時公佈的月度數據顯示,正是由於能源類商品及服務價格全面上漲,去年12月日本核心CPI同比上升0.5%,連續4個月呈現同比上升。

緣何2%的通脹目標如此難以企及?上世紀90年代早期,隨着金融泡沫破滅,日本經濟開始失速。考慮到日本老齡化人口加劇導致的經濟前景並不明朗,企業對僱傭、加薪的呼籲和投資其實並不積極。

十多年來,日本央行購買了大量的日本政府債券和資產,以保持接近於0的借貸成本。多年來,日本的基準利率爲0.1%。理論上這能鼓勵企業大膽投資,民衆積極消費,但在日本,占人口比重不斷增加的老年羣體,其消費慾望並不強;年輕羣體雖然消費慾望比較強,但由於薪資漲幅有限且消費稅不斷提高,所以也不願消費。這也直接導致日本國內的商品供給永遠大於需求。民衆捂緊錢袋子,企業出於消費羣體流失的擔憂更不敢輕易提價。

日本政府認爲,要破解這一怪圈,關鍵還是回到薪資問題,“如果薪資沒有增長,通脹也將無法持續。”目前恰逢又一年日本工會與企業就新財年僱員加薪進行“春鬥”之際。此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希望看到財富分佈更廣泛,呼籲企業將工資提高3%或更多,以刺激消費支出,爲後疫情時代的日本經濟開啓一個增長與分配的良性循環。

經合組織(OECD)數據顯示,按2000年實際購買力平價來計算,2020年日本的平均年薪爲38500美元,低於經合組織49200美元和大多數七國集團(G7)成員的平均水平。如果與30年前相比,日本的年收入僅增長4%,而同期美國則增長48%至6.9萬美元,OECD的平均值則大幅增長33%,至4.9萬美元。

疫情至今,日本政府也派發了多輪現金或消費券,但日本消費者這一次是否願意消費仍待觀察。數據顯示,2021年11月日本2人以上家庭消費支出爲277029日元,同比減少1.3%。

漲價潮已至

目前,日元對美元匯率已跌至5年來低點。日元疲軟疊加疫情帶來的衝擊,正在進一步推高日本企業的原材料和運輸成本。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員田正告訴第一財經,實際上,日本也受到了此輪全球通脹的影響。“因爲受到日元貶值和進口能源價格擡升的影響,日本企業物價指數出現了加快上升,其中2021年10月日本企業物價指數同比上升8%,升幅爲40年來最高。”田正說道,“雖然日本消費者的消費意願持續低迷,企業無法將原材料價格上升成本順利轉嫁給消費者,但隨着企業生產成本的提高和企業收益的下滑,最終會實現向下遊消費的傳導。”

進入2022年,小到抽紙、廚房用紙,大到節能家電,許多與民衆生活息息相關的產品都已進入漲價通道,漲價幅度3%~20%不等。日本央行編制的企業商品價格指數最近以41年來最快速度上漲,顯示日本企業越來越難以避免漲價。

即便是衆多產業中最不願轉嫁成本的食品企業,也或選擇漲價,或採取“隱性漲價”方式,即縮小產品尺寸以維持價格不變,來抵消成本上漲壓力。

對於漲價,迅銷集團首席財務官岡崎健13日解釋道,漲價對公司來說並不容易,尤其是顧客對優衣庫的價格漲幅有着嚴格預期,公司的底線仍是儘量避免漲價,預計漲價措施將“極其有限”。他表示,迅銷將在秋冬季過後對價格進行更全面的評估。

日媒表示,日本新年伊始的這波漲價潮預計還會延續至今年2~3月。在漲價名單上的還有卡樂比(Calbee)食品公司的薯片,進入2月後一些大企業的醬油、意大利麪、香腸等加工食品價格也會上調;3月至少有20多家企業的沙拉醬和冷凍食品等將漲價。

對於未來,日本央行最新公佈的季度調查顯示,78.8%的日本家庭預計未來一年通脹將加速,比例達到自2019年9月調查以來的最高水平,這是生活成本上升正開始改變公衆對未來價格走勢看法的一個跡象。

日本央行1月18日發表的《經濟與物價展望》報告認爲,2022財年能源及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將逐步傳遞至消費物價,同時手機資費下調對物價的影響將逐漸消退,預計2022財年物價漲幅將逐步擴大。報告將2022財年日本通脹預期由此前的0.9%上調至1.1%。

此外,加息也可能箭在弦上。消息人士說,日本央行的政策制定者們正在討論,他們能在多快的時間內開始發出最終加息的信號。由於物價上漲幅度擴大以及美聯儲立場更加強硬,日本央行可能會在通脹率達到該行2%的通脹目標之前加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