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美國外交官的病,原來是這麼回事!

“哈瓦那綜合徵”與哈瓦那無關,鬧劇都和美國有關

多家美國媒體近日報道稱,美國中情局(CIA)認爲,美國外交官出現原因不明的頭痛和噁心等症狀——即所謂的“哈瓦那綜合徵”——可能是由環境因素、未查明的健康問題和壓力大所致,並非某個外國勢力針對美國外交人員使用的“祕密武器”所致。哈瓦那的黑鍋背得好冤。

所謂“哈瓦那綜合徵”事件是2016年以來,不少美國駐外機構人員自稱出現頭痛、暈眩、耳鳴等症狀,其中大部分人常駐古巴首都哈瓦那。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領導的政府硬是把相關症狀稱爲“哈瓦那綜合徵”。

古巴神經科學研究中心主任米切爾·巴爾德斯-索薩21日在哈瓦那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美國中情局有關“哈瓦那綜合徵”的調查報告無助於改善美古關係,圍繞所謂“哈瓦那綜合徵”發生的一切“十分荒誕”。

香港《南華早報》發文稱,如此看來,“哈瓦那綜合徵”不如改名爲“美國使館綜合徵”。

衆所周知,60多年來,因爲政見不同,美國對古巴採取經濟制裁和政治打壓等手段,干涉古巴內政,企圖顛覆古巴政權,造成古巴物資奇缺、人民生活困苦不堪。美國怎麼會放過任何一個向“敵國”潑髒水的機會呢?古巴白白背了這幾年的黑鍋,最終發現是美國故意碰瓷。

但這一套戲碼針對的又何止是古巴,美國在世界範圍內早已把炮製輿論、欺騙世界爲己所用練就得爐火純青。

早在冷戰時期,美國中情局就發起“知更鳥計劃”,在世界各地收買媒體從業人員,通過操縱媒體影響大衆輿論,中情局曾承認,“知更鳥計劃”收買了全球至少400名記者和25個大型組織。2003年,時任美國國務卿鮑威爾隨便拿着一個裝有白色粉末的試管,就把伊拉克釘在了研製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恥辱柱”上,並悍然發動了伊拉克戰爭。歷時7年多,美方最終什麼也沒找到,反而以薩達姆政權早已銷燬的文件和人證爲由,草草收場。在阿富汗,美國更是以反恐的名義,在20年的時間裏製造了無數人間慘劇。

可以說,稱霸世界的幾十年,美國說制裁誰就制裁誰,想打誰就打誰,每次的理由各不相同,但美國給自己創造理由的低劣方式卻始終“一脈相承”。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曾公開表示:“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我們還有一門課程專門來教這些。這纔是美國不斷探索進取的榮耀。”此次“哈瓦那綜合徵”事件則再次印證了充滿欺騙的美式榮耀。

美國在國外招惹事端,在國內也是把造話題、帶節奏等手段用到了極致。疫情蔓延至今,美國新冠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位居第一,對於一個自詡爲“民權燈塔”的國家,如何保存臉面、推卸懶政之責?

美國政府在疫情問題上毫無科學嚴肅的態度,反而不斷“政治化”疫情。美國政府不認真思索如何更有效地幫助民衆抗疫,卻不斷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大做文章。從特朗普政府指責中國“掩蓋疫情”、拜登政府指示情報機構針對新冠病毒拿出“溯源報告”,到國會部分議員多次炮製關於新冠病毒源自中國的報告,美國始終用顛倒黑白、煽動輿論的做法,掩蓋國內疫情失控的事實。這和“哈瓦那綜合徵”的戲碼幾乎如出一轍,可惜黑鍋讓別國背,送命的卻是本國無辜的百姓。

美國是重組病毒研究開展得最早、能力最強的國家,是全球冠狀病毒研究的最大資助者和實施方,也是生物實驗室安全記錄最糟糕的國家。如果美方真的希望公開透明的話,爲何不迴應外界對美國可能是新冠病毒源頭的質疑,爲何不邀請世衛專家到北卡羅來納大學生物實驗室和德特里克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去進行調查?

21日,美國境內新冠確診人數已達7000萬,死亡超過86萬人。很久以來,疫情數字的瘋狂增長令人不忍直視。美國此時再次拋出感染等於免疫這一論調,並宣佈從2月2日起,美國不再統計新冠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對於日增百萬病例,美國已經徹底“躺平”,民衆的哀嘆早已湮沒在“羣體免疫”的喧囂中。

對外炮製輿論爲窮兵黷武造勢,對內混淆視聽以推卸懶政之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一針見血指出,美方有些人自己生了病,卻老想着給別人把脈開藥。“哈瓦那綜合徵”和哈瓦那無關,但可以肯定,世界上很多國家的慘劇和美國國內的疫情慘劇都與美國有關。

來源:參考消息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