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經記者 範芊芊 黃鑫磊 謝振宇    每經編輯 魏官紅    

作爲央企中國信息通信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旗下從事數據通信領域產品、業務的上市公司,高鴻股份(000851,SZ;前收盤價5.86元)近年來雖然開始拓展車聯網生態等新方向,但其業務仍以IT銷售爲主。

2021年12月29日,高鴻股份披露稱,擬出售孫公司北京大唐高鴻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鴻科技)100%股權。高鴻科技是高鴻股份旗下從事IT銷售業務的公司,而這筆交易也引來深交所下發的關注函。1月17日,高鴻股份在回覆中表示,2021年根據業務發展規劃,公司未來要將非核心的低盈利能力和沒有增長潛力的業務進行剝離和優化。公司還稱,出售高鴻科技主要系其收入下降和盈利能力低,轉讓有利於公司優化業務佈局。

以電腦等產品銷售爲主的IT銷售業務或是其優化重點。近年來,IT銷售業務一直佔據高鴻股份的收入“大頭”,每年的營收貢獻高達數十億元,2021年上半年,該業務營收佔比超六成,但由於毛利率僅在2%左右,盈利能力低。

針對高鴻股份的IT銷售業務,一些公司的主要客戶、供應商引起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注意。記者發現,一些客戶、供應商曾是公司董事曹秉蛟親屬、朋友投資的公司;此外,有幾家供應商、客戶疑似與上市公司前定增股東韋光宗有關。爲此,記者近期多方調查採訪,就相關問題,高鴻股份方面也進行了迴應。

疑雲一:大客戶、供應商曾是董事曹秉蛟親朋投資

從收入結構來看,高鴻股份的業務以IT銷售爲主。

2018年~2020年,高鴻股份的IT銷售業務分別實現營業收入56.89億元、90.18億元和49.54億元,分別佔比61%、79%和71%。

2021年半年報顯示,高鴻股份IT銷售業務主要爲IT產品(筆記本、臺式機、數碼產品)銷售和全球一線小家電品牌的產品銷售以及整體配套服務業務,公司IT銷售業務營收佔比仍達到64.98%。

在公司去年6月披露的2020年年報問詢函回覆的內容中,公司2020年前五大供應商、客戶的更多信息以及部分合作內容被披露,它們均圍繞公司的IT銷售業務。

其中的幾家公司,引起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注意。南京安納佳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納佳)、南京東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州科技)、南京柏晁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柏晁電子)都與高鴻股份董事曹秉蛟有着歷史淵源。

而曹秉蛟與高鴻股份的關係則要追溯到2013年,即要從高鴻股份全資子公司江蘇高鴻鼎恆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鴻鼎恆)的設立說起。當年3月,高鴻股份披露稱,公司擬與南京慶亞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慶亞)以及江佳、曹勇等一批自然人共同成立高鴻鼎恆(最初計劃名爲江蘇高鴻慶亞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主營IT銷售業務的供應鏈服務商基礎業務模式與多元化增值業務。據高鴻股份所述,南京慶亞彼時的實際控制人爲江慶,而她是曹秉蛟的妻子。高鴻股份出資1.75億元,擬對高鴻鼎恆持股約58.23%。

2016年,高鴻股份通過向南京慶亞發行股份的方式收購了高鴻鼎恆剩餘41.77%股權,南京慶亞由此成爲了高鴻股份2016年的第二大股東。此時,曹秉蛟被披露爲南京慶亞實際控制人。2017年,作爲高鴻鼎恆高管的曹秉蛟,成爲高鴻股份職工董事。

當時,高鴻鼎恆的客戶、供應商中,安納佳、柏晁電子、東州科技,以及南京馳飛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馳飛電子)等公司在列,並被列爲高鴻鼎恆的關聯方。

根據披露,東州科技、安納佳股東曹勇是曹秉蛟的侄子,安納佳另一股東江佳是曹秉蛟的小姨子;柏晁電子彼時的股東王守霞是曹秉蛟的朋友,她也是高鴻鼎恆時任副總經理徐俊的母親;馳飛電子的股東曹秉南則是曹秉蛟的兄弟。

2016年收購完成後,高鴻鼎恆成爲高鴻股份全資子公司,也成爲其IT銷售業務的重要支撐。2016年~2020年,高鴻鼎恆營收佔高鴻股份IT銷售業務的比例分別約爲51%、51%、60%、37%、45%。

2016年後,安納佳等公司頻繁位列上市公司預付款期末餘額前五位或應收款期末餘額前五位,且交易金額不少。

2017年、2018年、2021年的半年報中,預付款期末餘額前五名中都出現了安納佳的身影。2020年高鴻股份與安納佳的交易額高達7.21億元。2020年年報及2021年半年報中,高鴻股份預付款期末餘額前五名中都出現了馳飛電子的身影,其中,2021年6月末時的預付款期末餘額爲7416.58萬元。

2019年、2020年的半年報中,柏晁電子都出現在預付款期末餘額前五名。2020年高鴻股份與柏晁電子的交易額達4.59億元。東州科技在高鴻股份2019年至今的半年報、年報中都位列應收款期末餘額前五名,2020年高鴻股份對其銷售3.57億元。

如今,曹秉蛟的親屬、朋友們和這些公司是否仍有交集?記者發現,如今,曹秉蛟親屬的身影仍出現在安納佳、馳飛電子的股東列表中。

先看安納佳,從工商信息來看,江佳於2017年不再爲安納佳法定代表人、大股東。目前,安納佳法定代表人爲蔡軍榮。截至2020年年底,江佳、曹勇分別持股24.5%和0.5%。去年9月,安納佳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蔡軍榮是公司目前的主要負責人,曹勇和江佳已經退出公司,“掛着(股東),但完全和他們沒有什麼關係”。

工商信息顯示,王守霞於2015年10月退出柏晁電子股東、法定代表人行列。

而曹秉蛟的兄弟曹秉南一直是馳飛電子的股東。目前馳飛電子的法定代表人、大股東爲陳捷,曹秉南的持股比例爲22.5%。

記者注意到,陳捷這一名字還出現在江蘇慶亞信息技術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慶亞)和上海柏晁科技有限公司監事行列,兩家公司的大股東都是曹秉蛟,而南京慶亞持有江蘇慶亞10%股份。

針對前述疑問,高鴻股份方面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經覈查,上述公司與高鴻股份無關聯關係。

疑雲二:客戶、供應商與原定增股東韋光宗有交集

東州科技目前的法定代表人爲自然人韋光宗。而同名爲韋光宗的人士是高鴻股份2016年收購高鴻股份剩餘股權時配套定增募資的對象,並因此曾持股上市公司。《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高鴻股份如今的兩個交易方與韋光宗頗有淵源。

前文提到東州科技的股東曹勇是曹秉蛟的侄子。曹勇於2017年3月不再是東州科技法定代表人,但仍是股東,目前持股比例約爲0.7%。但工商信息顯示,他一直是東州科技分公司負責人。此後,東州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幾經變更,去年9月變爲韋光宗。

韋光宗曾是高鴻股份的再融資認購對象,且當初再融資是爲收購高鴻鼎恆股份募集配套資金,當時韋光宗出資3000萬元,認購了258.62萬股,認購比例達19.33%。

巧合的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公開信息顯示,韋光宗曾是高鴻股份2020年預付款項期末餘額第一名江蘇農耕文化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農耕)和前五大客戶之一南京賀坤物資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賀坤)的董事長。

南京賀坤爲高鴻股份2020年第一大客戶,公司對其銷售額達20.15億元,佔當期前五大客戶銷售總額的近50%。南京賀坤還是公司2020年第一大應收款方,期末餘額爲15.34億元。江蘇農耕爲高鴻股份2020年預付款期末餘額第一位,金額爲4700.16萬元。

南京賀坤、江蘇農耕歷史股東中出現了沈紅梅和韋光宗。曾有報道稱,沈紅梅是韋光宗的妻子。沈紅梅和韋光宗二者還曾分別擔任南京賀坤和江蘇農耕的法定代表人,於2014年相繼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公司都曾在金堂設立了分公司。南京賀坤、江蘇農耕的金堂分公司成立於2016年1月29日,東州科技金堂分公司成立於2017年10月19日。

據高鴻股份披露,公司與東州科技合作已有10年,南京賀坤合作6年時間。而江蘇農耕則是在2020年首次出現在公司公告中。三家公司爲何同樣在四川設立子公司?它們目前跟韋光宗是否仍有關係?

自成立之初起,東州科技金堂分公司負責人名字便是韋光宗。從東州科技工商信息來看,曹勇退出法定代表人後,此後公司共變更過三個法定代表人,分別爲何雪愆、韋光彬和韋光宗。從持股情況看,持股比例最高的一直是何雪愆。去年9月,記者聯繫上了韋光彬,他承認自己和韋光宗是兄弟關係。

啓信寶等第三方軟件顯示,於2019年5月開庭的一則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件中,韋光宗、沈紅梅與東臺蘇中大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臺蘇中)、東州科技共同列爲被告方。

值得注意的是,韋光宗此時還未成爲東州科技的法定代表人。

此外,東州科技與南京賀坤、江蘇農耕存在多個聯繫方式及人員的重合。東州科技2018年、2019年年報登記電話與南京賀坤相同,2019年年報登記電話與江蘇農耕金堂分公司2018年年報登記電話相同,通過社交媒體搜索,這一手機號的所屬人爲蒲偉,他也曾出現在南京賀坤股東、法定代表人行列。目前蒲偉的名字還出現在南京賀坤金堂分公司和江蘇農耕金堂分公司負責人一欄,以及江蘇農耕的監事行列。

再看南京賀坤,蒲偉曾爲南京賀坤法定代表人,這一時間剛好是在沈紅梅退出後,他也於2014年成爲南京賀坤的股東。2017年9月,南京賀坤法定代表人及第一大股東變更爲劉利,2019年法定代表人變更爲魯要桃,但社交軟件搜索顯示,其2020年年報登記電話對應的微信名爲韋光宗。

再看江蘇農耕,2014年韋光宗不再是其法定代表人後,丁愛平成爲公司截至2020年年底的法定代表人、大股東。丁愛平這一名字還出現在東臺蘇中董事長一列,魯要桃則出現在東臺蘇中法定代表人一列。記者發現,裁判文書網一份2021年1月的執行裁定書顯示,當時東臺蘇中真正的實際控制人、隱名股東是韋光宗。

另外,記者注意到,一份民間借貸糾紛開庭公告(開庭時間爲2021年11月24日)顯示,韋光宗與東臺蘇中、江蘇農耕共同列爲被告。截至去年11月,韋光宗似乎仍與江蘇農耕存在聯繫。

而近幾年,江蘇農耕的工商登記電話都與韋光宗所控制的企業相同。江蘇農耕2020年年報登記電話和東臺蘇中萬佳連鎖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中萬佳)、東臺蘇中相同,蘇中萬佳由東臺蘇中持股64%。江蘇農耕2019年年報登記電話則與韋光宗當法定代表人的幾家公司相同。

去年9月26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聯繫上了韋光宗,他表示,高鴻股份的股票已經全部賣掉。此外,他否認自己是江蘇農耕的負責人,稱已經完全退出。對於其與東州科技的關係,他也予以否認。

爾後,一名自稱是南京賀坤總經理的邵姓男子聯繫了記者,稱韋光宗讓其來詢問情況。同時,他還透露了去年9月東州科技法定代表人變更原因。“我那邊在四川有貸款,(韋光彬)簽字(存在)問題,有一些毛病,所以就把(他)變更掉了。

以下是當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與其的部分對話:

NBD:賀坤和東州都是韋光宗控制的嗎?

邵:賀坤和他沒關係,東州和他有關係。

NBD:爲什麼南京賀坤工商登記電話是韋光宗的?

邵:我們這個公司本來是2015年買下來的,買下來後,當時留下了他的電話。

NBD:你們現在和高鴻股份還有貿易往來嗎?

邵:賀坤和它有貿易往來。買它電腦。

NBD:東州科技和高鴻股份還有貿易往來嗎?

邵:去年(指2020年,記者注)幾乎跟它沒什麼往來。幾乎都停下來,沒跟它做了。

NBD:江蘇農耕和你們有沒有什麼關係呢?

邵:(江蘇)農耕是我們合作伙伴,我們跟它做化工這些生意,跟它有往來,我們也介紹一些它能接的單子,它在做生意的時候也能接到電腦這塊,它有興趣我們再幫它介紹。

NBD:江蘇農耕和高鴻股份有什麼貿易往來?

邵:都是前兩年,近兩年也沒做了。

NBD:但去年江蘇農耕是高鴻股份的第一大預付款方?

邵:去年做了幾千萬。

從邵姓男子和韋光宗的回答來看,上述提到的韋光宗都爲同一人。同時該男子對南京賀坤、江蘇農耕、東州科技三家公司都較爲了解,但部分回答與高鴻股份披露內容存在出入。上述三家公司究竟受誰控制?

查閱高鴻股份年報,南京賀坤、東州科技、江蘇農耕是分開列示,上海新古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懷濤認爲,“如果屬於同一控制人控制的客戶或供應商視爲同一客戶或供應商,應合併列示,受同一國有資產管理機構實際控制的除外。”

對韋光宗是否與上述三家公司存在關聯,高鴻股份迴應稱,經公司通過工商查詢軟件對上述公司的工商信息覈查,公司未知韋光宗是否與公司大客戶有關聯。

疑雲三:實探公司客戶供應商註冊地未見企業蹤跡

就上述提到的高鴻股份部分大客戶與供應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進行了多方實地調查與採訪,但未能找到公司辦公場所。

去年9月,記者來到安納佳的最新註冊地址,但安納佳並未在該地址辦公。安納佳上述工作人員表示,公司註冊地址是由街道提供,實際辦公地不在此處。

柏晁電子的註冊地址也無法尋到該公司。柏晁電子的最新註冊地址位於小區居民樓內,記者敲門後無人應答。附近一位鄰居表示,沒聽說該地址有開公司,也沒見有人來此上班。

去年9月下旬,記者來到了南京賀坤最新註冊地址,發現該地曾是秦淮區紅花街道景和園社區的人社社保就業服務窗口,目前該棟大樓已無人辦公。在馬路對面的街道服務窗口,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新辦公樓內無南京賀坤這家公司。

而對於東州科技的最新註冊地,當地人稱該地址並不存在。

去年7月底,記者來到南京賀坤、江蘇農耕、東州科技三家公司金堂分公司的註冊地。其中南京賀坤金堂分公司的註冊地未能找到,而其附近是飯店和洗車店。

江蘇農耕金堂分公司的註冊地還是毛坯房,只有水泥柱,完全沒有任何辦公室的痕跡。

東州科技金堂分公司的註冊地位於一家酒店旁邊,是一棟寫字樓,記者來到22層,也未找到公司。

針對南京賀坤等三家公司金堂分公司註冊地無人辦公的情況,前述邵姓總經理表示,“當初爲了貸款,在四川金堂註冊了分公司,並不是辦公點”。

對於記者走訪瞭解的情況,高鴻股份迴應稱,經公司與前五大客戶、供應商覈實具體辦公地址,客戶和供應商存在未在註冊地址辦公、在其他地址辦公情形。不存在查無此企業情況。

疑雲四:擬入股的國唐汽車爲何稱屬高鴻旗下

此外,記者還發現,高鴻股份欲投資入股的國唐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唐汽車)的股東名單中,也有曹秉蛟的名字。高鴻股份工作人員證實,國唐汽車的股東曹秉蛟就是公司董事曹秉蛟。

啓信寶顯示,2019年1月,曹秉蛟入股國唐汽車,目前持股比例爲7.9428%。

國唐汽車爲高鴻股份的大客戶,同時是公司的一大供應商。高鴻股份近年謀求投資國唐汽車。

2018年11月,建湖縣人民政府官網的新聞曾稱,高鴻股份與登達集團、悅達集團、華海集團等達成戰略合作,對國唐汽車的前身登達汽車進行戰略重組。

曹秉蛟不久後便入股國唐汽車。

高鴻股份2020年年初公告稱,爲推進公司智能網聯車業務發展,公司擬籌劃投資國唐汽車。

去年6月,高鴻股份在年報問詢函回覆中稱,對於國唐汽車的最終投資方案尚未確定。去年7月,高鴻股份也曾對外表示,公司尚未投資國唐公司。

但記者通過搜索發現,國唐汽車官網顯示,其是高鴻股份控股的子公司。

記者曾撥打國唐汽車的服務熱線,以應聘者的身份諮詢兩家公司的關係,國唐汽車工作人員也稱屬於高鴻股份。

2021年10月8日,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走訪了國唐汽車。國唐汽車現場多名工作人員稱,公司屬於高鴻股份。現場一位工作人員稱,國唐汽車的前身是登達汽車,是專門設立做新能源公交車的,“高鴻進來好幾年了”。

國唐汽車官方網站、記者採訪的工作人員等均表示,國唐汽車是高鴻股份旗下的。

對此,高鴻股份在2020年年報中稱,國唐汽車是公司董監高擁有重大影響的公司,因此將其列爲其他關聯方。

目前,國唐汽車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爲張新中,他是高鴻股份的副總經理。一則地方政府的新聞報道中也提到,高鴻股份供應鏈管理部主任康雨辰兼任國唐汽車副總經理、財務總監,在高鴻股份2017年限制性股票激勵計劃激勵對象人員名單中,康雨辰也在列。

國唐汽車打着高鴻股份控股子公司的旗號四處宣傳,而高鴻股份則一再強調未入股國唐汽車,從工商信息來看,國唐汽車股東中也沒有高鴻股份的身影。這是爲何?

對此,高鴻股份工作人員於去年12月表示:“我們準備投資之前發過交易進展,但還沒有提到公司的董事會和股東會的決策流程上。”

“可能是他們宣傳的問題,我們這邊確實沒有投資,也沒有決策,所以也就沒有披露後續進展。”該高鴻股份工作人員透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