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中國房地產網    

中房報記者 苗野 北京報道 

繼涉鋰賺了三個漲停板後,宋都股份發佈了業績預虧公告。 

1月20日晚間,宋都股份公告稱,預計2021年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約爲4億元到3億元,與2020年同期相比減少約7.52億元至6.52億元。 

自持、租賃房產減值、合作項目交付利潤減少、財務費用和管理費用增加,是宋都股份給出的預虧原因。 

雖然這是宋都股份自2017年連續四年盈利後首次預虧,但過去一年宋都股份始終是“增收不增利”,2021年上半年宋都股份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11億元,同比減少17.56%;前9個月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6086萬元,同比下降63.4%。 

從“割肉”5000萬元杭州退地,到董事長俞建午涉嫌內幕交易被罰1.1億元,再到宣佈“無鋰業相關業務、無技術儲備、無資源及專業團隊”依然要跨界鋰產業,半年以來這個杭州最早“老十八家”之一驚雷聲不斷。 

截至1月21日收盤,宋都股份股價收平報3.01元,成交額8383.21萬元,總市值40.34億元。 

預虧與終止回購聯袂登臺 

頗爲戲劇性的是,緊隨業績預虧公告之後,宋都股份又拋出了一份涉資799.98萬元終止回購公司股份的公告。 

1月21日,宋都股份公告稱,將員工持股計劃存續期延長兩年至2024年3月22日止,以及通過集中競價方式首次回購公司股份數量爲262.5萬股,支付的總金額爲人民幣799.98萬元,另爲保證穩定經營,繼續實現健康發展,決定終止本次股份回購方案。 

“終止回購的背後,是宋都股份現金流日趨緊張,在一定程度上會引起投資者恐慌,除了將資金優先用於日常經營性支出外,也可能部分用來剛性債務還款。不排除其中質押擔保存在的風險。”某券商分析師表示。 

對於終止回購股份的原因,宋都股份表示爲保證更好發揮資金在宋都股份生產經營中的作用,公司結合資金需求優先將資金用於投入公司主業經營及可持續發展的業務開展上,在控制風險的前提下,進一步提升資金使用的效率。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增收不增利、現金流下滑嚴重、過度擔保風險巨大”是外界貼給宋都股份的標籤。 

從其最新的業績預虧公告來看,宋都股份2021年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約爲-3.8億元到-2.7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減少約8.1億元到9.2億元。2020年其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52億元,同比下降40.08%,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是5.4億元。 

股民們並不買賬,認爲宋都股份是“假虧”,計提減值的理由不合常規,甚至有違規嫌疑。 

長期觀察宋都股份發展的相關人士表示,宋都股份試圖通過高週轉和質押擔保解決資金問題,結果爲公司發展埋下了“大雷”。營銷弱、回款慢、盈利差、融資難,直接導致其經營性現金流入及融資性現金流入同期受限,流動性壓力倍增。 

相關數據顯示,宋都股份及控股子公司對外擔保總額143.8億元,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的304.92%。 

跨界鋰業與質押擔保附和 

“沾鋰必漲”的市場傳聞也在宋都股份這裏得到驗證。 

1月4日,宋都股份宣佈計劃設立浙江宋都鋰業有限公司,根據測算,初期公司註冊資本金擬定爲5億元。受此消息刺激,其股價從1月4日至1月7日,連續三個交易日內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達到20%,累計漲幅高達46.49%。房地產行業市盈率7.54倍,宋都股份市盈率高達21.54倍。 

宋都股份跨界涉足鋰業的消息令投資者振奮。機構普遍認爲鋰價會繼續上漲,天風證券指出高點可能出現在2022年一季度,信達證券認爲鋰資源價值有待再重估,鋰資源企業應該享有更高的估值。 

市場普遍認爲,宋都股份股價異常波動與涉鋰相關。但宋都股份自查後給出的解釋是,新成立的鋰業公司尚未具備發展鋰業的人員、技術、設備和資源,目前並無具體投資項目,未來的經營業績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這讓宋都股份的跨界備受爭議。 

在宣佈進軍鋰業的同一日,宋都股份還發布一則公告稱擬出售旗下子公司30%股份予杭州西奧,將獲得不超過6億元的交易對價。由於2021年前三季度業績表現不佳,有業內人士質疑宋都股份此舉是爲補救業績上的窟窿。 

宋都股份迴應稱:“不存在彌補虧損的說法,出售股份是爲減少投資額度,加快回籠資金業務方面的決策。” 

前述某券商分析師認爲,這是宋都股份短期的炒作獲利,蹭鋰電熱度向市場釋放利好消息,主要目的應該是爲大股東紓困。鋰業炙手可熱也很燒錢,宋都股份的鋰電業務還停留紙上,目前起不到對沖業績的作用,但不排除後期直接收購鋰電項目。 

地產界涉鋰此前已有案例。廣宇發展將全部23家子公司股權置出,置入控股股東魯能集團與都城偉業合計持有的魯能新能源100%股權,在披露重組計劃宣佈進入新能源賽道後,廣宇發展股價連續13個漲停。 

實際上,透過宋都股份1月6日披露的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也能看出其自身存在的壓力。 

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共持有公司股份數爲6.72億股,佔總股本的50.15%,累計質押股票數量爲5.32億股,佔其所持股份比例的79.15%。控股股東、俞建午先生已完成承諾事項中關於2021年下降存單質押擔保金額6億元的承諾,到2021年年末,公司以存單質押形式爲控股股東浙江宋都控股有限公司提供的擔保餘額29.23億元尚未解決。 

“存單質押就是控股股東借錢輸送給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爲控股股東提供擔保,以此達到降低融資成本,減少負債規模改善財務狀況的目的。從宋都股份目前的狀況可以看出股權質押率頗高,存在一定爆倉風險。淨資產的三倍的對外擔保總額,也存在一定擔保代償風險。”某房企證券中心相關人士表示。 

早在2020年年中,上交所就向宋都股份發去問詢函,要求說明控股股東是否在存單質押事項中,涉嫌侵犯上市公司利益。 

宋都股份表示,控股股東在獲得融資的同時,也向上市公司提供免息的資金支持,因此沒有侵犯利益。存單質押融資是逐筆發生,不存在集中到期的償付風險。 

但市場觀點認爲,宋都控股自身資金週轉不佳,雖然不存在集中到期的問題,也不意味着這一融資方式沒有風險。如果控股股東違約,宋都股份不僅要代爲償債,還可能導致控股權不穩定。 

對此,宋都控股和俞建午承諾,最晚於2023年6月30日前通過資產變現,徹底消除與宋都股份之間以存單質押形式的互保情形。 

按計劃,2021年通過變現部分金融資產,下降存單質押擔保金額6億元;2022年擬通過變現部分金融資產等方式,預計下降9億元;2023年擬通過變現實業資產股權和金融資產等方式,預計下降20.31億元。資產變現後專款專用,優先償還與宋都股份存單部分對應的銀行借款,逐步降低宋都股份以存單質押形式提供的擔保金額。 

這也意味着,未來兩年內,俞建午變現資產的動作將會更爲頻繁。如若宋都控股和俞建午未能在2023年底前履行承諾,宋都股份存在較大風險敞口。 

雖未違約但風波不斷,宋都股份的未來還要跨越很多檻。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