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萼裳裳綠葉稠,不是閒花自風流。柴門雞犬山前住,檻外溪水夜不休 ... ... 幸好自己是生在這樣一個文字自由的時代,否則如此的胡亂拆解定會將私塾先生氣得眼睛外翻,鬍鬚輕顫的。

那一年春風咋起之時,似乎忽然就明白了這春秋的枯榮跟你這麼個外人毫無關係。它永遠是不急不緩,不等不歇地流逝。你的生命只屬於你自己,在這時光中你動也好,靜也罷,你不去招惹它,它永遠都在那,不會來到你的心間。
 

忽然就想出去走走,去招惹招惹那春花春水,嘗一嘗別人家的煙火。於是放下身邊的一切,出發。去看遠如纖塵的芳靄,日漸黃昏的籬落。我想要的是那百畝花田裏的杏白桃紅,白牆灰瓦間的風輕柳綠 ... ...

很多時候,你想擡腿出發的時候會給自己找各種理由,那是因爲你還沒真心想走。其實想想真的沒有什麼東西是放不下的,也沒有什麼東西是自己割捨不了的,除了你身上的肉,那還要看一看是不是爛肉,關公刮骨療傷的時候還在下棋喫喝呢。只是你需要想清楚真心要的是哪一樣?

那一年就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一年,有很多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1

轉眼經年,不知道威海的於姐和她的小妞一切可安好?

那樣漂亮的丫頭和善解人意的媽媽。都說有伴同行就是好,有志趣相投的伴同行,更是錦上添花呢!

百畝山間菜花開,任性的女人跑出來,這是旅途中的一位大叔喊出來的。

 如今雅秀的小詹已經做了爸爸,詹家的大嫂也成爲了奶奶。那個喜歡嗤嗤笑着的女人,她從不會拉着你的手,她是攥着的,踏踏實實地攥着,一起走路的時候也不鬆開,這是個勤勞質樸的女人,從沒有那麼多話。閒下來聊天時她會非常非常認真地問,你什麼時候來和我做個伴,什麼時候?我說等我退了休的那個春天。想來如此溫暖。

 慶源村的雅秀小店,成全了我們這一羣人的花田美夢。

每到春來

那裏的人家,出門不用上鎖,拿起鋤頭,繞出去不遠就是自家的菜花地。

那裏繁花似錦,潔白的梨花、粉紅的桃花,黃燦燦的油菜花和各種不知名的小野花。晨間站在高處可見山谷裏農舍炊煙繚繞,頑皮的孩童大清早就活力四射追逐笑鬧。

夜晚這裏沒有燈光,只有滿天的星斗,沒有樂聲卻有籟籟蟲鳴。在閣樓的露臺上靜靜地仰躺,彷彿可以聽到潺潺的水聲,想想那個小橋似乎並不在這周圍。但是你就是能聽得到。

在那裏我遇見了“搖搖”,是小詹撿回來的一隻小奶狗。因爲第一天看到我,它就圍着我轉來轉去,小小的尾巴不停地搖擺,可能這個家裏的人都在忙,沒有人閒下來抱它一抱。我總是在它的眼神裏看到一種渴望,總像有話對你說,但又不叫,它很粘我。

           遙遙      

小詹說,大姐你抱走吧,我說我怕照顧不好它,與其整日被鎖在房間裏還不如讓它在這靈山秀水間自在地奔跑。我給它換了個名字“遙遙”。也可能是我的這個多餘,幾個月後小詹告訴我,遙遙丟了,懷疑是被哪一個遊客帶走了。想那遙遙或許除了山野間奔跑的自由,更需要的是有人耐心的陪伴吧,但願一切都好。

2

想看大片的大片壯闊的花田就得到遠處萬畝梯田的篁嶺。

都說世界最好的觀,是大觀。人的一生沒臨過大海,沒見過日出之壯闊,沒登過高山窮處,是很難講胸懷大野、思深意闊。

有風吹過的這一片美麗村落,有的就是油菜花海,與遠山與藍天,構成一副天人合一的畫卷。你可以感受在黃燦燦的山野上空那種心靈自由,盡情釋放的暢快。

說說這裏的美食

第一好喫的是竹筍,竹筍可以自己在竹林裏挖。

看它那個頭,你都想不到它有多脆嫩。筍的生長破土,成爲竹子的速度非常快,因此竹筍可採集的時間很短,新鮮的竹筍較爲珍貴。

筍,從竹、旬,旬內爲筍,旬外爲竹。李時珍給竹子取名“妒母草”,就是因爲“筍生旬有六日而齊母也”,意思是說筍只要長几天就能趕上母親一樣高了。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當然這是蘇東坡的選擇,也看出來竹子無論在物質上和精神上都是那麼令人鍾愛。

第二好喫的是紅鯉魚,長得頭有點小,像手掌一樣的形狀,又叫荷包紅鯉魚,通體紅色,長相好看。總感覺喫它有點罪過。但是詹家嫂子說,到了這裏不喫這紅鯉魚就不算真正到過婺源,而且這是用來招待貴客的。這裏做菜都是菜籽油,儘管有些煙燻,但是味道好極,再加上薑末、蒜末放入鍋中炒香,加上自家的辣椒醬放上湯汁慢慢熬燉。這裏形容兩個字“好喫”,三個字“真好喫”。

說一說這的美食

採摘詹家的老茶

婺源茶,自古以來就很有名氣。陸羽所著的《茶經》,就有"歙州茶生婺源山谷"的記載。到了明代成爲貢品,到了清代就被列爲外貿出口的物資了。婺源羣山高聳,山澗汩流,氣候雨量生長環境都適合茶樹生長。

而我喝的爲啥叫詹家老茶,是因爲我們喝的是詹大哥自己做的茶。總感覺這茶你說是綠茶,看着顏色有點太深。你說是紅茶或者黑茶又完全不是那個味道。就好像是詹大哥隨便在地頭的灌木上拽扯下來,揉揉搓搓對付上來的。大搪瓷杯子泡上來,挺像北京門前大碗茶的架勢,但卻比那有滋味。

咋喝起來苦苦澀澀的,沒那麼好的口感,也完全沒有喝茶氛圍。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大搪瓷杯子,在這樣乍暖還寒的春夜,坐在有火盆烘着的暖凳上,卻是極其熨帖的。彷彿你就是在這樣的家裏出生,一晃就已經幾十年過去,身旁有你的家人和一條需要你的小狗。

這煙火人間裏的至味,只有這一刻被細細的品味。

歲月的匆迫與綿長,人生的溫馨和蒼涼,只有人到中年纔會真實地體味,那些瑣碎的日常有時會使我們感到煩心惆悵,但更多的時候也使我們沉靜。

人到中年不單單要活着,還要精神自由地活着,不斷審視,生活纔不至於貧瘠,也不至於偏激。只有平和的心態,才能感恩且知足。

球分享

球點贊

球在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