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軍事家的李先念,在抗日戰爭前,只是開國將領徐向前隊伍裏的副班長。幾十年的戰爭磨礪後,他的地位一躍超過老領導。然而難能可貴的是,李先念自始至終都把徐向前看做自己的良師益友。兩人的革命友誼並沒因爲官銜改變而改變。

早早從軍,投身革命

1909年,李先念出生於湖北大別山裏的一戶貧苦人家。雖然只讀過兩年私塾,李先念卻有着不服輸的進取心,他邊跟着當地木匠做學徒,邊不斷了解外界的新鮮事物。那時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舊中國上慘狀無數,深深刺痛了李先念的心。因此,在無意中瞭解到共產主義思想後,李先念便毅然決然加入了革命組織。

領導過農民起義後,1927年,18歲的李先念擔任了高橋鄉蘇維埃主席。然而不久後,國民黨就開始大肆鎮壓、屠殺共產黨人及其親屬,企圖讓恐怖籠罩中原大地。李先念帶領當地的黨員們連夜轉移革命家屬,可他自己的家人卻沒來得及轉移走,這怎麼辦呢?

李先念靈機一動,決定演出矇混過關的戲來騙過敵人好儘可能的保住家人。李先念讓喬裝過的黨員裝作土匪把他綁走,因爲鬧得動靜挺大,倒讓周圍的鄉親們都信以爲真。傳開來後,敵人果然沒來他家找麻煩,只是把李先念的母親嚇得不輕,提心吊膽了好幾年,收到兒子報平安才放下心來。

李先念自知沒受過專業的軍事訓練,因此除了自個兒研讀兵書、在實踐中總結經驗,也會經常聽取周圍軍官的建議。

當時作爲副班長的李先念,十分崇拜師長徐向前,渴望有天能像他一樣立下赫赫戰功。但那時李先念籍籍無名,在徐向前根本掛不上號。於是他便按照徐向前的帶兵方法嚴格要求自己,當做激勵。

結緣紅四軍,亦師亦友

1931年紅四軍成立,李先念作爲紅軍第十一師三十三的政治委員,和總指揮徐向前的接觸機會終於多了起來。此時,蔣介石命令國民黨反動派對我方根據地發動了三次大圍剿。雖然敵我雙方人數差距巨大,但衆志成城之下,紅軍最終重創了敵軍,獲得勝利。

每次戰役李先念他都身先士卒,極大地鼓舞了士氣,戰績亮眼,漸漸讓徐向前看重起來。而李先念也不負他的期待,仔細揣摩作戰部署後往往還能提出自己的建議。這讓徐向前覺得李先念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也願意多費心點撥。在你來我往的交流中,兩人漸漸產生了濃厚的友誼。

在紅四軍艱苦卓絕的數次戰役後,國民黨的圍剿計劃頹然失敗。在此期間,徐向前對李先念的軍事才能極爲欣賞,經常會驚豔於他的一些想法。李先念對徐向前更是如老師一般看待,從他身上學到了不少知識和經驗。晚年時李先念無數次對人感慨,徐帥是他在軍事上最好的老師,感激之情可見一斑。

歲月漫長,榮光不敢忘

抗日戰爭爆發後,徐向前帶領八路軍,李先念則率領新四軍,兩人雖然沒能在一處工作,但從未斷了聯繫,直到新中國成立後,兩人才得以重逢。

即便成了國家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哪怕徐向前作爲元帥長期待在軍部,兩人的工作內容已八竿子打不着關係,李先念卻仍將徐向前視爲自己的老師。李先念擔心自己做不好財政工作,徐向前就鼓勵他,既然能在戰爭中學會打仗,那麼自然也能在工作中搞好財政。徐向前的話讓李先念吃了劑定心丸,此後在經濟領域做出不少貢獻。

徐向前比李先念大八歲,兩人與其說是師生,不如說是摯友來得更貼切些。共同經歷了炮火的洗禮,對於李先念的成就,徐向前自然沒有分毫嫉妒。年紀大了之後,兩人經常聚在一起回憶過去,感慨他們這些倖存者獲得的榮譽,其實應該屬於那些犧牲了的戰友們。

1990年徐向前逝世,兩年後,李先念也與世長辭,臨終留下遺言,要像徐帥那樣把骨灰撒在他們曾經奮戰保衛過的大別山、祁連山和大巴山。因爲共同的革命理想,當年那些戰友們彙集於此。如今天下安定,他們的骨灰也要和戰友們相伴長眠。

​結語:

李先念很早就加入共產黨,有幸遇到了徐向前這個良師益友,兩人在並肩戰鬥中進步成長,不斷加深革命友誼。他們相識相知於戰場,死後也要共同守衛那方深沉熱愛的土地。不留戀身後虛名,這種精神可歌可敬。

曾爲祖國疆域拋頭顱灑熱血的,除了像李先念前輩這樣有赫赫功績的,還有數不勝數的默默做好自己崗位工作的無名之輩。在享受當下美好生活的同時,我們別忘了先輩們爲此付出的一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