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危機重重 何去何從——五問烏克蘭局勢

新華社北京1月25日電(國際觀察)危機重重 何去何從——五問烏克蘭局勢

新華社記者孫萍

美國軍事援助物資運抵烏克蘭首都基輔,北約向歐洲東部地區增派軍艦和戰機,美國授權美駐烏克蘭大使館“美國政府工作人員”自願撤離烏克蘭……近日,烏克蘭局勢高度緊張,國際輿論對此高度關注。

拜登政府上臺以來,美俄圍繞烏克蘭問題博弈升級,俄烏對抗火藥味漸濃,被“凍結”的烏東部頓巴斯問題重新升溫。梳理烏克蘭問題來龍去脈,以下五個問題備受關注。

烏克蘭問題因何而起?

2014年2月,時任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在“顏色革命”中下臺,親西方政府在烏克蘭掌權並將加入歐盟和北約作爲國家戰略。烏克蘭戰略地位重要,原本就是美俄地緣政治博弈的焦點,此後更是淪爲大國角力場,陷入無休止的動盪。

在克里米亞半島舉行獨立公投併入俄羅斯領土、烏東部頓巴斯地區(包括頓涅茨克州和盧甘斯克州)宣佈獨立並與政府軍爆發武裝衝突後,烏克蘭政府對俄立場趨於強硬,要求俄羅斯“歸還”克里米亞並“停止支持”頓巴斯地區的民間武裝。俄方則強調,克里米亞入俄是克里米亞人民的合法選擇,俄羅斯在頓巴斯問題上不是衝突參與方,烏克蘭政府應與東部民間武裝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在頓巴斯地區戰火導致大量傷亡的情況下,國際社會展開政治調解,建立了烏克蘭問題三方聯絡小組(烏克蘭、俄羅斯、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以及“諾曼底模式”調解機制。“諾曼底模式”的最大成果是2015年簽署的關於政治解決烏東部問題的新明斯克協議。該協議體現了烏東部民間武裝關於在法律上取得特殊自治地位等訴求,同時,烏克蘭政府關於恢復對烏俄邊境的控制等訴求也得到體現。

然而,新明斯克協議並未得到有效履行。近年來,頓巴斯地區的兩個“共和國”離心力加大,頓巴斯當地民間武裝與烏政府軍小規模交火時有發生,但東部問題在國際社會的受關注度逐漸下降,陷入暫時“凍結”狀態。

烏克蘭問題爲何重新成爲熱點?

拜登政府上臺後對俄態度強硬,一再鼓動烏克蘭與俄羅斯對抗,表態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加強對烏政府的軍事援助。在此背景下,烏克蘭政府多次表示,要以武力“收回”克里米亞並結束俄羅斯對烏東部的“侵略”。與此同時,北約加強了在黑海地區的軍事活動,並試圖在烏克蘭進行軍事部署。

俄羅斯對此做出強硬迴應後,西方指責俄方在俄烏邊境部署重兵,準備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

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政府試圖藉助烏克蘭這枚棋子加大對俄羅斯的孤立和打壓,同時挑撥俄歐關係,拉攏歐洲盟友,強化它們對美國的軍事依賴。從內政角度看,拜登政府還試圖利用打“烏克蘭牌”爲民主黨在今年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加分。如果烏東部再度爆發大規模衝突,俄羅斯難以置身事外,歐洲將不得不緊隨美國重拳制裁俄羅斯,美國可坐收漁翁之利;如果沒有發生大規模衝突,拜登政府則可將自己塑造爲“和平締造者”,提升美國的影響力。

烏克蘭緊張局勢升級的導火索是什麼?

拜登政府上臺以來,烏克蘭緊張局勢兩度升級,一次是去年4月,另一次是去年11月至今,後者與美國加大與烏克蘭的軍事合作有直接關係。

去年8月底至9月初烏總統澤連斯基訪美期間,美烏簽署一系列軍事合作文件。拜登宣佈對烏克蘭額外追加6000萬美元軍事援助,包括向烏克蘭提供更多數量的“標槍”反坦克導彈。去年10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訪烏,力挺烏克蘭加入北約。

俄羅斯方面對此表示強烈不滿。俄總統新聞祕書佩斯科夫說,美國向基輔提供軍事援助可能導致烏克蘭採取不可預測的行動。他表示,烏克蘭加入北約將危及俄羅斯安全,因爲這會導致北約軍事設施更加靠近俄邊境。

在認爲自身已經無可退讓的情況下,俄與西方展開密集外交對話,在烏克蘭問題上劃出兩大“紅線”:一是西方不得接納烏克蘭爲北約成員國;二是西方不得在烏克蘭部署重型進攻性武器。

俄羅斯與美國、北約、歐安組織今年年初的三場對話目前來看未取得明顯效果,但對話的大門沒有關閉,這意味着各方仍有意通過外交途徑管控當前危機。

烏克蘭會爆發大規模衝突嗎?

烏克蘭政府向東部頓巴斯地區民間武裝發起大規模軍事進攻,或者俄羅斯進攻烏克蘭,這兩種可能性都不大。

首先,烏克蘭軍隊雖然在西方援助下實力得到提升,但依然不具備贏得頓巴斯地區軍事勝利的能力。而俄羅斯也不會對烏方的軍事行動毫無反應。

其次,西方並不真正關心烏克蘭的利益,只是將其用作削弱俄羅斯的工具,美國和歐洲國家不會爲烏克蘭冒險。拜登政府的對俄政策是在遏俄的同時與俄建立“穩定、可預測的關係”,直接與俄開戰顯然會導致美俄關係崩盤。拜登雖然放狠話稱,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要讓其付出“慘重代價”,但從未明確表態會採取軍事行動直接干預介入。

第三,俄羅斯如果採取進一步行動或將招來更多制裁,俄方將慎重評估。

然而,相關各方擦槍走火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俄羅斯智庫“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項目主任博爾達切夫認爲,即使俄羅斯與西方的安全對話取得進展,烏克蘭也有可能爆發大規模衝突,這可能由烏克蘭對頓巴斯地區的軍事行動造成。

未來地區局勢將如何演變?

由於美俄間結構性矛盾短期內難以得到有效化解,烏克蘭或將繼續成爲雙方博弈的前沿,局勢恐難以平靜。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趙會榮認爲,美國將繼續加強美烏戰略伙伴關係,支持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由於俄羅斯把烏克蘭加入北約設定爲“紅線”,美國傾向於推動烏克蘭“軟加入”,即不斷武裝烏克蘭,推動烏克蘭與北約的實際融合,但不給予其成員國資格,以免過度刺激俄羅斯。

同時,烏克蘭將更加反俄,俄烏關係或將持續惡化。克里米亞和頓巴斯問題是俄烏關係的死結,雙方都不會讓步,圍繞這兩個問題將摩擦不斷。俄羅斯將在強勢迴應烏克蘭反俄言行的同時採取靈活的外交政策,在鬥爭和對話中爭取自身利益。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