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创办19年,衰落的魅族要“卖身”车企?绯闻对象去年决定造手机,至今未见动向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吉利集团旗下手机公司正与手机厂商“魅族”接触洽谈收购事宜。“交易还在进行中,正在做DD(尽职调查)”。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别联系吉利和魅族方面进行核实,吉利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我们对市场传闻不予置评,星纪时代高端手机研发业务正在有序推进,我们希望打造开放融合的生态伙伴关系”。魅族方面则表示,“感谢关注魅族,暂无相关回应”。

一位魅族前员工对记者分析称,如果报道属实,吉利或许想用魅族的研发人员为智能车机系统服务。“吉利做手机,硬件和供应链可能学起来够快,软件系统就未必了。做一套自己的OS很漫长、也很麻烦,UI、账号体系,版本迭代等等,几百号人砸下去可能两三年也没个响,还非常影响手机使用体验和品牌。买下魅族至少Flyme OS现成可用”。

分析师:若收购魅族,战略上达成“双赢”

启信宝数据显示,星纪时代注册成立于2021年9月,吉利集团(宁波)有限公司是星纪时代的第一大股东,持股32.3%;李书福本人持股6.15%。

去年9月28日,星纪时代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据悉,该项目总部落户武汉经开区,定位高端智能手机,整合全球技术和资源,服务全球市场。

不可否认的是,手机市场经过长时间充分竞争,市场格局已经形成——苹果、三星、OV和小米等少数几家手机厂商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吉利想跨界进入手机领域“掘金”,难度不言而喻。

谈及选择造手机的原因,李书福曾表示:“手机业务对整个吉利汽车工业来讲,意义是非常深远的。手机更好地发展就能带来车机更好地发展,车机更好地发展就能够推进智能座舱水平的不断提升,智能座舱水平的不断提升 ,就能够帮助智能电动汽车竞争力不断地提高。所以就下了这个决心要上手机的项目,我们对此充满信心。”

事实上,汽车和手机作为消费者智能生活的终端和入口,双方之间的交集正在不断叠加。近年来,科技巨头苹果“造车”的消息不绝于耳。长期跟踪苹果的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曾预计,苹果将在2023年到2025年推出苹果汽车;国内市场方面,小米于2021年3月底官宣跨界造车,小米董事长雷军更是声称要“押上我人生所有积累的战绩和声誉”,为造车而战。

然而,星纪时代成立至今,市场始终未见吉利造手机动向。或许,组建软件能力是吉利迈入手机行业需要面临的第一个门槛。

据了解,Flyme OS是魅族基于安卓系统深度定制的手机操作系统,曾一度走在国产手机前列。有魅族用户在网上留言称,“Flyme系统以前在一众定制安卓中属于鹤立鸡群,印象最深的是刷视频比一众手机都省电”。

在Omdia分析师李泽看来,收购魅族是吉利快速开展手机业务最好的方法。“魅族目前业务不好,营收低,估值应该也不高,但魅族有从手机软件到硬件全套的业务体系。”同时,李泽也提示了风险:“毕竟造车和造手机区别也很大。”

而Strategy Analytics高级分析师吴怡雯则对记者表示,吉利和魅族的潜在交易,从战略上是双赢的。“我们这边的统计显示,魅族的季度出货量基本在50万台以下。魅族的行业积累可以加速吉利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布局,吉利方面可以给到魅族团队需要的资源去扩大规模,或是坚持高端策略。”

衰落的魅族

魅族创办于2003年,自初代智能手机M8发布以来,魅族凭借其独特的设计和精品化的路线,获得了一批忠实粉丝,其自主创新的Flyme系统也受到好评。

但精品策略并未持续下去。2015年-2016年期间,魅族开始采用机海战术,成立子品牌魅蓝,在中低端市场与小米展开了全面战争。当时业界曾用“周周有新机、月月有旗舰”的高频率来形容魅族的推新速度。

虽然新品迭代较快,但魅族的业绩却并不理想。据投资魅族的A股上市公司天音控股披露,魅族科技在2015年度的资产总额为72.25亿元,负债总额88.93亿元,净资产为负的16.68亿元;收入168.01亿元,净亏损10.38亿元;2016年上半年净亏损3.04亿元。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魅族的亏损已经超过了13亿。

对于魅族而言,2017是极其特别的一年,灵魂人物黄章(创始人)回归重掌大权、魅族与魅蓝分家,发布的旗舰新品Pro 7系列销售惨淡。

在全面屏大行其道的环境下,2017年魅族却另辟蹊径推出了Pro 7系列。据了解,Pro 7的机身厚度为7.3mm,配有正反两块显示屏。主屏幕是一块5.2英寸全高清的Super AMOLED 屏幕,Pro 7 Plus则是5.7英尺2K屏幕,机身的背面摄像头下方加入了一块1.9英尺的彩色AMOLED屏幕,魅族称之为“画屏”。

可惜的是,市场并不买账。魅族Pro 7上市仅一个月就开始降价,半年时间内降价30%。随后,黄章称,对于魅族Pro 7的产品定义和造成库存已进行了追责。受该事件影响,此后魅族发布的魅族16系列备货偏保守。

2018年年初,魅族曾对外宣布2017年的成绩,全年总出货量近2000万台,销售额突破200亿元。在魅族Pro 7销量不佳的情况下,意味着魅蓝立下了汗马功劳。

因为种种失误,魅族最终快速跌落,已经被行业归为“others”。而曾经的魅族三剑客白永祥、杨颜和李楠都已离开魅族。其中,白永祥是魅族创始人之一,主管硬件;杨颜是魅族Flyme OS系统负责人;而李楠则是主管营销以及后来的子品牌魅蓝。

2020年已经实现盈利

2019年初,低调的黄章在发表的新年贺词中透露了接下来魅族的战略布局,包括将布局5G、IOHT战略,加强与阿里生态链连接,并引入国资等混合股权等。此后,魅族也开始变更管理和架构。

2021年初,魅族新任CEO黄质潘在内部信中谈到,魅族未来将会继续坚持走中高端路线,差异化的策略。“2021年魅族将会执行一体两翼战略,以高端旗舰手机为主体,同时全力发展AIoT智能穿戴业务和Lipro高端智能家居”。

与此同时,魅族还透露,2020年已经实现盈利。但具体财务数据不得而知。

记者注意到,当前魅族官网在售的仅有14款手机,其中除一款售价699元起的魅蓝10外,其余价位段主要集中在2599-4000元以上。

为了进一步吸引用户,2021年3月初,在魅族18系列发布会上,魅族揭开手机行业内幕称,泛手机行业互联网后向收入可达每年近千亿,主要来自预装内置应用和推送广告所产生的暴利,长期将伤害用户的体验。

对此,魅族推出了Flyme 9安全纯净系统,号称“0广0推0预装”,即零广告、零推广、零预装的系统,这意味着魅族将彻底放弃互联网广告营收。然而仅仅坚持了半年,魅族官微便删除了有关“三零系统”的相关内容。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2021年底,魅族官方正式官宣将在2022年3月31日关闭Flyme云服务,建议用户尽快完成相关数据备份和迁移。Flyme 方面称,云备份功能停运将影响用户进行手机应用、桌面及设置备份。将于停运日关闭云备份功能入口,并回收所有云空间存储资源,资源回收后用户已上传的云备份数据资料将无法找回。

当前,中国手机厂商已从过去的粗放型发展转向精细化管理时代,无论是自研芯片还是软件底层技术开发都到了“烧钱阶段”,对于魅族等中小手机厂商来说,无论是技术升级、还是供应链备货等方面,生存空间都将被进一步挤压。但如果吉利收购魅族的交易最终完成,不仅会拯救“小而美”的魅族,剑指“车机协同”的吉利也将完成从0到1的突破和跃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