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美日互動頻繁 遏制中國意圖越來越明顯

進入2022年以來,美日兩國眉來眼去、互動頻繁。從外長防長2+2會談、元首視頻會晤、聯合軍演,到即將在日本舉行的美日澳印“四方會談”,美日同盟關係越來越顯現出以中國爲假想敵,通過外交、經濟、軍事等手段遏制中國發展的意圖。對美國來說,美日同盟是其建構多邊陣線、“從世界走向中國”的陣地;對日本而言,日美同盟使其外交空間拓展到二戰後的新高度,某些右翼政客的冒險基因,在國際格局的分裂和混亂中蠢蠢欲動。

新年伊始 美日勾連動作頻頻

“我們同意強化日美同盟關係,並將我們的盟友合作關係提升到新水平,以打造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拜登總統跟我談到,日本和美國應一道合作並引領國際社會,我相信這將讓日美同盟關係得到進一步加強。”1月21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視頻會晤後,發表了上述聲明。

據悉,在此次美日領導人視頻會晤中,雙方就俄烏局勢、朝鮮問題、四方合作機制、印太經濟合作等議題進行了交流。雙方還特別談到了中國南海、臺灣、新疆和香港等問題。岸田文雄“特別關心”中國發展核武器能力,拜登則重申《美日安保條約》,保證美國將“堅定不移地全力保護日本”。持續一個半小時的“熱烈而廣泛的討論”中,雙方決定今年春季在日本舉行美日澳印四方峯會。如果此會落實,日本將成爲拜登上任以來訪問的第一個亞洲國家。

就在美日領導人會晤後兩天,美國新任駐日本大使拉姆·伊曼紐爾赴日就任。自上一任大使哈格蒂辭職回美國之後,美駐日大使的職位已經空缺了兩年半。“美日關係迎來了重要發展時期。”伊曼紐爾說,他將爲加強美日同盟關係而殫精竭慮。

美日軍事合作也動向不斷。在1月7日的美日外長防長“2+2”會談中,雙方宣佈簽署了一項新的5年協議,共同承擔駐日美軍的軍事費用。根據美國政府數據,駐日美軍目前約有5.5萬人,是美國規模最大的海外駐軍。此外,雙方還將簽署一項國防技術研發合作協議,“共同應對高超音速武器威脅”。

1月17日至22日,日本海上自衛隊在沖繩南部海域與美國海軍舉行了聯合訓練,兩艘超級航母和三艘準航母集體亮相菲律賓海域,演習規模空前。一名美軍指揮官稱,此次演習是爲了“安撫盟友”,並彰顯美國“打擊有害勢力”的決心。演習結束後,美國還嫌不過癮,次日又進入中國南海海域訓練,但這次就沒那麼順利了——24日,一架戰機在“卡爾·文森”號航母甲板上準備着陸時發生事故,飛行員被彈射出機艙,7名美軍受傷。中國海軍研究院研究員張軍社認爲,這次事故是美軍“秀肌肉不成,反而拉傷了肌肉”。近年來,美軍事故頻發,包括前幾年美軍軍艦連續發生撞船事故,幾個月前美國核潛艇發生水下撞擊事件,等等。根本原因在於,美軍長年累月高頻度派出艦艇飛機尋釁滋事,使得部隊人員精神高度緊張、身心疲憊。

遏制中國是美日的共同目標

分析普遍認爲,對美國而言,美日同盟是美國歐亞大陸戰略的核心基石;鞏固好美日同盟關係,美國打造的廣義西方聯合統一陣線就有了發展的基礎。

“美國依然是世界第一強國,日本是美國不可或缺的核心夥伴。”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認爲,美日關係是美國在國際政治中最重要的雙邊關係。有了日本的經濟資源、科研實力,以及可在歐亞大陸東緣操作“離岸制衡”的戰略地理位置,美國纔有建構多邊陣線、“從世界走向中國”的本錢。

對日本來說,藉由鞏固日美同盟和煽動“中國威脅論”,其外交活動空間和對國際事務的參與度,上升到了二戰後前所未有的水平。今年1月6日,澳大利亞和日本簽署《互惠准入協定》,加強雙方防務關係,這是日本第一次與美國以外的國家簽署此類協議。澳總理莫里森說,“日本是我們在亞洲最親密的夥伴”;岸田文雄則稱讚該協議“具有里程碑意義”。分析人士指出,此舉讓日本開創了將“安保合作”擴大到美國之外的先例,日本今後可能還將與英國、法國、加拿大、德國和印度等進行類似合作。

近十年來,日本國防預算屢創新高。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不久前曾妄言,“臺灣有事即日本有事,也就是日美同盟有事”。2021年12月,自民黨在“預算編制大綱”中要求增加軍費支出,提高“防衛能力”,理由是釣魚島和臺灣地區的安保需求。2021年12月24日,日本內閣批准了2022新財年初步預算,其中國防支出高達5.4萬億日元(約合470億美元),創歷史最高紀錄,也是日本國防預算幾十年來首次突破GDP的1%。

美聯社指出,日本政府大幅增加國防預算,一是爲了應對中國“越來越強勢的軍力擴張和臺海緊張局勢”,二是爲了迴應美國對日本的期望,加強自身防衛能力,“以應對周邊日益嚴重的安全挑戰”。

“可悲的是,日本這樣一個曾遭受美國原子彈轟炸的國家,今天居然會爲虎作倀。”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遏制中國發展已成爲美日兩國的共同目標。因此,它們幾乎在所有領域都有共同的語言和共同的動作。美日同盟違背了世界和平大趨勢,加劇了東亞地區的動盪。

在迫在眉睫的危機面前嚴重“雙標”

美國和日本以中國爲假想敵,自導自演“新冷戰”大戲,卻對核擴散、核污水排海等迫在眉睫的重大危機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世人盡知,美英澳開展核潛艇合作構成嚴重核擴散風險,嚴重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國際原子能機構現行監督體系無法對核潛艇動力堆實施有效監管,美英澳卻執意要與機構協商所謂防擴散安排,分明是想拉機構爲三國合作背書。有軍事專家指出,在這件事之後,美國再也沒有理由反對其他國家研發核武器、並以此爲由對別國實施制裁了。

在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曝光的同時,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百萬噸核污水排放入海的既定日期也越來越近。日本政府不顧國際社會和國內民衆的強烈反對,執意推進核污水排海,2021年12月21日,東京電力公司向日本原子能規制委員會遞交了排海計劃申請。根據該計劃,東電將從2023年後開始向海洋排放稀釋後的核污水,並將持續排放20年至30年。

早在日本政府正式宣佈核污水排海決定之初,美國官方第一時間發佈了支持日方決定的聲明。2021年4月13日,美國國務院通過官網表示:“面對這一獨特和具有挑戰性的局勢,日本權衡了各種選擇和影響,採取了一種符合全球公認的核安全標準的辦法。”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社交平臺發文稱:“感謝日本在宣佈排放核廢水這一決定時,作了透明公開的努力。”

江時學指出,同意日本排放核污水的舉動,完全是美國自私行爲和雙重標準的體現。美國遲早也會成爲排放核污水這種行爲的受害者。德國海洋科學研究機構指出,從排放之日起57天內,福島放射性物質就會擴散到大半個太平洋,10年後將覆蓋全球所有海域;核廢水將對基因造成損傷,其危害在幾千年之內都不會消失。日本學者指出,核污水排海會影響全球魚類、人類健康、生態安全等方方面面,絕不只是日本內政,而是涉及全球海洋生態和環境安全的國際問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多次表示,美日現在最應該做的,是切實履行應盡的國際責任,停止核潛艇合作計劃,停止推進向太平洋排放福島核事故污染水。

日本民衆承擔美日同盟的代價

美日同盟不但給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造成了嚴重威脅,也讓日本民衆一次又一次付出了沉重代價。

在駐紮大量美軍的沖繩縣,新冠肺炎疫情再度暴發。2021年12月,沖繩漢森美軍基地暴發聚集性感染,疫情從軍營向外溢出,導致沖繩確診人數劇增,到今年1月一度達到日增1700例以上,新增病例數量爲日本各地之首,甚至超過了人口數量最多、密度最大的東京。“不要把美國的疫情帶到日本來!”沖繩縣知事玉城丹尼在記者會上情緒激動地表示,美軍是導致沖繩疫情擴散的主要原因。

根據《日美地位協定》,駐日美軍在當地享有諸多特權。例如,美軍基地人員入境無需遵守日本相關檢疫法規,也無需告知日方其檢測和防疫情況。許多駐日美軍不戴口罩,隨意出入當地酒吧、餐廳等公共場所,成爲日本防疫中的一大黑洞。玉城丹尼曾要求美軍將領暫停美軍入境日本,並下達禁止美軍離開軍營的禁令,但駐日美軍並未迴應這一要求。日本外相林芳正表示,布林肯承諾美國“將盡最大努力確保日本人民的健康”,但不清楚美方將採取何種具體措施。

沖繩當地媒體《琉球新報》諷刺說,美軍基地是“有洞的水桶”。爲應對疫情,日本政府採取了嚴格的出入境措施,卻將美軍基地的防疫管理交給美軍負責,置國民安全於不顧。美軍基地疫情傳開後,日本國內對美軍基地積聚已久的不滿再度爆發,修訂《日美地位協定》、撤走駐日美軍的呼聲越來越高。

對於相關現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表示,駐外美軍凌駕於駐在國法律之上,不尊重、不遵守當地防疫規定,漠視駐在地人民的生命健康和公共衛生權利,一而再、再而三地成爲病毒超級傳播者,這是對美方聲稱“要在全球抗疫中發揮領導力”的莫大諷刺。

在涉華議題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日前也表示,美日打着所謂民主人權的幌子對別國內政搞政治操弄,打着所謂規則旗號對他國搞霸凌脅迫,這與世界和地區求和平、謀合作、促發展的潮流背道而馳。中方敦促美日順應時代潮流,摒棄零和博弈、以鄰爲壑的狹隘政策,回到對話與合作的建設性軌道上來。   

本報北京1月2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胡文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1月27日 03 版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