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 劉子象

編輯 |

1

隨着烏克蘭危機不斷升級,美國及其盟友多次對俄羅斯發出制裁警告。

美聯社文章稱,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從全面打擊到極度個人化,美西方有一系列“懲罰”普京的手段。

能夠產生即時傷害的一個制裁就是將俄羅斯排除在SWIFT結算體系之外。由於200多個國家的1.1萬多個金融機構都在SWIFT結算體系之內,此舉可能會切斷俄羅斯的大部分國際金融交易,可對俄羅斯經濟產生即時以及長期危害。

這個威脅普京並不陌生。2014年克里米亞爭端時,美國及其盟友就考慮過這個制裁手段。但俄羅斯當時宣佈,將其踢出SWIFT無異於宣戰。這一選項當時被擱置。

另一個極端制裁就是阻止俄羅斯使用美元。拜登已經表示,切斷俄羅斯用美元交易的途徑是正在研究的選項之一。

美元仍然主導着全球金融交易。若無法進入美國的銀行系統,許多俄羅斯民衆和公司甚至無法進行最常規的交易,比如發工資或買東西。

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的東歐問題專家Janis Kluge說,此舉可能導致俄羅斯GDP大幅萎縮,因爲包括石油天然氣在內的大部分全球貿易都用美元結算。另外,還可能帶來“資本外逃、盧布崩盤和高通脹”等副作用。

在關鍵領域的貿易管制也是選項之一。白宮新聞祕書Jen Psaki證實,美國正考慮實施出口管制。屆時,俄羅斯可能會與古巴、伊朗、朝鮮和敘利亞一道,被加入這份“黑名單”。美國方面週二表示,美國可以禁止向俄羅斯出口各種基於美國設備、軟件或技術的微電子產品。

對債券市場的進一步制裁也可能是選項之一。去年,拜登已經禁止美國金融機構直接購買俄羅斯國債,從而限制了俄羅斯的借貸能力。但這份制裁並未針對二級市場。美聯社文章認爲,對二級市場的制裁可能是下一步的措施。

在俄羅斯的能源出口上動手也是手段之一。比如被廣泛討論的“北溪2號”天然氣項目。由於德國比較依賴此項目,爲了避免與德國發生衝突,拜登政府此前一直沒有對項目下狠手。

美國最常用的制裁手段之一是對別國領導人及其家人進行制裁。拜登已經表示,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他將考慮制裁普京。

拜登言論引來俄羅斯方面的“憤怒”迴應。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表示,這樣的制裁對普京不會造成痛苦,因爲俄羅斯政府高官在海外沒有任何資產或賬戶,但此舉會“在政治上具有破壞性”。

美國製裁別國首腦並非沒有前例。曾受到這種制裁的包括津巴布韋前總統穆加貝、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和利比亞前總統卡扎菲。

BBC文章稱,與上述被制裁的領導人不同的是,普京作爲地區大國的領導人以及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首腦,這樣的制裁雖然不是史無前例,也會是很罕見的,可能會使聯合國陷入混亂。

制裁普京還將使多個領域的國際合作更加困難。比如,西方國家需要普京的幫助來重啓伊核協議。這也可能使西方領導人更難與普京會面討論國際危機。普京可能無法前往日內瓦,西方領導人在莫斯科會見他也可能被視爲“非法”。

不過,這個選項對普京也並非沒有“好處”,這將讓他在俄羅斯更受歡迎。

事實上,俄羅斯也不是毫無準備。分析人士稱,2014年之後,普京就開始打造“俄羅斯堡壘”(Fortress Russia)戰略,擴大俄羅斯的外匯儲備,購買黃金,並將部分出口轉向其他國家。

在某種程度上,俄羅斯已經擺脫了對美元的依賴,並減少了外國投資者持有的債務份額。IMF數據顯示,俄羅斯政府一直奉行保守的財政政策,將政府債務佔GDP的比例控制在20%以下,而美國的這一比例爲133%。

俄羅斯正在開發自己的金融信息轉移系統SPFS,以應對可能被踢出SWIFT的風險。不過,俄羅斯央行去年表示,儘管幾乎所有俄羅斯銀行都加入了SPFS,但在2020年,通過該系統結算的金融交易僅佔全部交易的20%。

俄羅斯還積累了大量的金融儲備。根據央行數據,去年12月,包括黃金和外匯在內的國際儲備達到了6300億美元的歷史最高水平,是世界上最大的儲備之一。

作爲對西方制裁的報復,俄羅斯在2014年就禁止了大多數西方食品的進口,同時刺激國內生產替代進口產品。

俄羅斯財政部長Anton Siluanov本月談到制裁時表示,俄羅斯已經做好了準備,能夠應對這樣的風險。

芬蘭國際事務研究所訪問學者Maria Shagina表示,雖然俄羅斯早有準備,但這並不意味着制裁的影響不會波及整個體系。

俄羅斯更難以承受的是對其技術領域的制裁。全球芯片行業主要由美國及其歐洲盟友、韓國等主導。俄羅斯只有少數幾家半導體工廠,而且大多已經過時,依賴西方公司的零部件和專利。

美國正在考慮的微電子產品出口管制,將通過被稱爲“外國直接產品規則”(Foreign Direct Product Rule)的政策工具來實施。特朗普政府就曾利用該規則壓制中國企業。分析人士說,此舉將限制俄羅斯購買機牀、智能手機和其他電子產品的能力,將損害俄羅斯經濟現代化的努力。

而對俄羅斯能源公司的限制將直接打擊經濟核心。油氣行業貢獻了俄羅斯GDP的五分之一。分析人士認爲,由於俄羅斯石油公司(PJSC Rosneft)在內的一些公司已經受到制裁,美國可能會進一步限制它們的融資,或打擊它們的海外子公司。礦業和金屬企業也可能面臨融資打擊。

投資者已經在權衡制裁威脅。俄羅斯資產本週大幅下挫,盧布和當地股市已跌至數月來的最低水平,而衡量金融風險的信用違約掉期(CDS)升至疫情以來的最高水平。摩根大通策略師週二建議,由於“高得令人望而卻步”的地緣政治不確定性,投資者“應結清其盧布多頭頭寸”。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