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迴應應屆生工作羣怒懟加班 ,認可其直言態度

作者:鬱風

“連續20多小時工作”絕不應該被鼓勵,這不僅是對身體健康的嚴重透支,過度的激勵可能反而起到不好的示範。

近日,有關“騰訊應屆生因高強度加班怒懟領導”的討論衝上熱搜,引發討論。據報道,該員工看到部門發放的“業務突破獎”評語中,提及一獲獎員工20小時連續工作以及一週高強度加班的描述,讓他情緒難以抑制,隨後他在600人羣中實名錶達了不滿:“內測延期一天,企業微信是不是馬上就會倒閉?”“是不是非得讓開發人員加這20多個小時的班,才能讓這個版本滿你們的意?你們做任務排期的時候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手下人的死活?”

對此,該部門負責人連夜迴應稱,認可這位同學敢於直言問題的態度。持續高強度的急行軍是不持久的,也勢必會影響到大家的工作與生活平衡以及健康,並提出了優化方案的初步思路,明確不會讓大家因爲顧慮到考覈排序而“比加班、比誰走得晚”。

據報道稱,該員工在羣裏發難後,其直屬領導、企業微信高管等都第一時間與其本人進行了溝通。這種自下而上的反饋溝通機制是良性的。面對輿論壓力,騰訊管理層沒有因員工提出“刺耳批評”而動怒,也沒有出現一般人所擔心的打擊報復行爲,這是值得稱道的。

輿論發酵後,很多人稱讚這位年輕員工的敢言和勇氣,認爲他說出了自己不敢說的心聲,做了自己不敢做的事。在職場中,因顧及職位和報酬,公開表達自己對公司的意見與不滿是少見的。即便是這位年輕員工,在發表自己意見的同時也提出了離職申請。可見他爲自己的敢言做好了“最壞打算”。

過度加班問題,也確實是讓很多職場人詬病的沉痾。“連續20多小時工作”絕不應該被鼓勵,這不僅是對身體健康的嚴重透支,過度的激勵可能反而起到不好的示範。對公司其他員工而言,這種表彰似乎是變相鼓勵加班,如果縱許這種加班風氣蔓延增長,到頭來只會加劇“內卷”和員工的健康損耗。

近年來,一些互聯網公司逐步取消了“大小周”等加班機制,但在項目和進度壓力下,一些變相加班仍然存在。要想解決這種頑疾,除了呼籲企業和員工加強溝通機制,建設良性企業文化外,社會、法律也應該有更多介入。

2021年8月最高法、人社部發布的一宗典型案例就明確,用人單位制定違反法律規定的加班制度,均應認定爲無效。這是一個積極信號。我們希望社會能湧現更多這樣的員工,也更關注自身的身體健康和精神訴求,促成全社會層面形成必要的“合理對話協商機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