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迴應應屆生因加班問題怒懟管理層:認真反思,儘快整改

記者/吳濤

“連續20多小時高強度設計和開發”“持續1周高強度完成了200項產品和設計走查修改”。這份本來是“即時激勵表彰”的文檔成了員工爆發不滿的一根“稻草”。

近日,多個媒體報道的截圖顯示,25日深夜,騰訊企業微信的一名員工在部門內部大羣中,因“趕版本”導致的高強度加班問題,怒懟管理層。“騰訊應屆生公司大羣怒懟管理層”,“加班文化爲何屢禁不止”等話題接連熱搜。

員工怒懟管理層:考慮過底下員工死活嗎?

“內測延期一天,企業微信是不是馬上就會倒閉?”“用一個又一個20多小時的高強度加班,換來一個所謂的‘業務突破獎’,一個玻璃制獎盃,一份幾千塊錢的激勵獎金,到底值不值的?”員工懟騰訊企業微信管理層。

媒體報道的截圖顯示,該員工稱,“明天我會提離職,希望各方不要卡我審批,免得妨礙我安心過個好年。”不過截至發稿,對於該員工是否已提交離職,騰訊方面無迴應。

隨着事件不斷髮酵,有網友稱,這還算好的,“大廠”加班有錢,小公司遲到一秒鐘直接扣錢,下班就走還會說你:“你怎麼一下班就下班。”

還有網友稱,“互聯網圈苦加班久矣。”“這屆員工厲害了,敢直面懟領導,說出了我們的心聲,太牛了!”“能正常下班都是奢望。”

騰訊迴應:儘量避免短期高強度工作

中新財經記者獲悉,上述員工怒懟企業微信管理層後,該團隊總監在羣裏迴應:讓你對團隊失望了,我有責任,這裏確實看的出來,想倡導的量力而行在實施過程中是變形了,我們要想辦法正常化。

騰訊企業微信負責人黃鐵鳴對此迴應:“一些表彰內容引發了一位同學對部門高強度工作問題、影響健康問題的反饋,對於這位同學敢於直言問題的態度,我是認可的。”

黃鐵鳴還稱,這位同學剛加入部門2個月,剛來壓力較大,與周邊同學交流下來發現大家普遍工作高強度,加上近期身邊好友不幸去世產生較大內心衝擊,因此情緒迸發在部門羣內表達了自己對高強度工作的意見。

據黃鐵鳴稱,接下來,部門管理團隊會盡快商議出一整套解決此類問題的具體方案,大體思路是,及時做好規劃,儘量避免讓大家在短期內高強度的工作;明確評價導向,不會讓大家因爲顧慮到考覈排序而“比加班、比誰走得晚”。

2021年6月份,騰訊曾帶頭反“內卷”,旗下光子工作室6月中旬試行“強制不加班雙休”的政策,週三健康日九點半上班,下午六點下班,其他工作日也必須在晚上九點前離開公司。

隨後,快手、字節跳動等取消“大小周”,騰訊發股票,京東加薪。華爲不再崇尚“行軍牀”,百度也不再提“狼性文化”。大家一度認爲,互聯網企業開始反“內卷”,但目前再看,事情或不是這麼簡單。

中新微評:超額“加班”應關進法律的“籠子”

既要業務快馬加鞭上線,又要員少加班多休息,這種看似不可調和矛盾到最後只能犧牲後者,員工捲入無休止的加班中。等到最後,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實際上,可能因爲高強度加班引發的悲劇並不鮮見,2021年,多個企業員工加班猝死的事件都曾引發社會強烈關注,雖然當事企業並不認可。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規定,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

然而,不少企業在實際運作中,還是經常違反相關法規的規定。互聯網圈流行一句話:一個人拿兩個人的錢,幹三個人的事。高強度加班成了家常便飯,996、007、715等層出不窮,互聯網行業的高薪就是這麼煉成的。

甚至,出了事後,一些企業又“叫屈”:市場高度競爭,其他公司都在加班,不加班可能直接被市場拋棄。但不管怎樣,市場競爭激烈不能是違反法律的藉口,加班應有“底線”,就是在法律的框架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