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全球央行觀察|美聯儲加息5至7次夢魘浮現,市場跌勢恐仍未到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吳斌 上海報道 隨着美聯儲展現出愈發鷹派的姿態,市場對年內加息的押注正愈發激進。

CME美聯儲觀察工具顯示,到今年12月,美聯儲加息125個基點及以上的概率已經高達63.8%,如果按每次加息25個基點計算,這意味着美聯儲今年將加息5次或更多。此外,美聯儲3月份至少加息25個基點的可能性爲100%,甚至有20%的可能性加息50個基點。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市場對加息預期愈發激進背後的主要原因還是通脹,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次美國面臨的很可能是中期性通脹,這樣的話其實美聯儲整個貨幣政策框架都面臨系統性的衝擊。如果按照傳統的方式來應對的話,未來加息會比較快,這一點在鮑威爾本週講話上也得到了體現,美聯儲加息的壓力正變得更加明顯。

在鷹派政策陰霾籠罩下,美股近期走勢也頗爲頹靡。美東時間1月27日,在經歷大漲、拋售後,美股三大股指最終還是集體收低,反彈再度受挫。

而未來需要警惕的是,在通脹和疫情等衆多不確定性因素籠罩下,實際上央行政策正駛入難以預知的“無人之境”。儘管美聯儲愈發鷹派,但同時也在強調未來政策將保持“靈活”,一切都未成定局。

美聯儲加息多次夢魘浮現

值得關注的是,相對於市場預測美聯儲今年將加息5次,如今甚至已經有不少機構預測美聯儲今年將加息超過5次。

法國巴黎銀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Luigi Speranza預計美聯儲今年將加息6次。“鮑威爾稱本輪週期不同於先前一輪,我們對此的解讀是,美聯儲傾向於以更爲陡峭的路線收緊政策。”

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更是預測,美聯儲加息次數將比目前市場預期的更多,可能加息6-7次,並警告政策緊縮過程可能不會像許多人以爲的那樣溫和。

需要警惕的是,市場對加息預期愈發激進也存在巨大風險。儘管美聯儲暗示可能在未來幾個月更快更大幅度地加息,3月將結束債券購買計劃,隨後開啓大規模縮錶行動,但其實美聯儲也爲未來保留了充足的靈活性。

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勞動力市場、工資和通脹將如何發展的不確定性要高得多,有鑑於此,鮑威爾已經暗示美聯儲不太可能提供任何前瞻指引。相比之下,鮑威爾和其他美聯儲官員在此前的加息週期中曾多次承諾政策路徑是“漸進”的。

鮑威爾26日強調,目前我們還沒有就政策路徑做出任何決定,“我再次強調,我們將保持謙遜和‘靈活’。”與此類似的是,克利夫蘭聯邦儲備銀行行長梅斯特爾(Loretta Mester)也表示,真正決定加息步伐的將是經濟動向,“很難預先判斷我們會做什麼”。

對此,Jefferies分析師Aneta Markowska和Thomas Simons在一份報告中表示,“鮑威爾徹底終結了一切‘漸進’政策指引,因爲經濟前景太不確定。”

這也意味着未來的政策其實依舊存在不確定性。景順首席全球市場策略師Kristina Hooper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市場非常擔心美聯儲是否會因爲通脹水平而被迫採取激進行動,從而導致決策失誤。市場可能高估了美聯儲今年將收緊政策的力度,鑑於美聯儲可使用的工具範圍之廣,美聯儲全力依賴加息這一傳統工具的壓力較小。

市場跌勢仍未到頭?

隨着美聯儲加息扳機一觸即發,近期美股正承受巨大壓力,在1月的18個交易日中,標普500指數有13個交易日都在下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金融顧問兼貨幣與資本市場主管Tobias Adrian警告稱,各國央行收緊貨幣政策和遏制通脹上升的舉措可能令風險較高的股市進一步下跌。如果美聯儲3月出人意料地加息50個基點,股市可能會出現大幅拋售。

此外,挪威主權財富基金首席執行官Nicolai Tangen 27日也表示,“我們過去25年看到的驚人增長不會持續下去,在過去的時間,利率創下歷史新低,股價創下歷史新高,而從現在開始,我們將看到情況出現更多惡化。”

儘管近期美股大跌,但美聯儲目前並未出手安撫市場。橋水投資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聯席首席投資長格雷格•詹森(Greg Jensen)表示,股市下跌15%至20%纔會讓美聯儲警覺起來。“從美聯儲的角度來看,資產價格出現一些下跌並不是壞事,所以他們會讓這種情況發生。在這樣的水平上,可能需要更大的跌幅,才能讓美聯儲採取行動,而現在離這個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需要注意的是,在美股持續下跌之際,近期部分資本正在流入估值較便宜、可能更加抗跌的其他市場。根據美國銀行數據,截至1月19日的一週,有近60億美元的資金流出美國股市,而歐洲和新興市場基金分別獲得27億美元和52億美元資金流入。

匯豐銀行多資產策略師Max Kettner表示,未來幾個月美國的通脹率會相當頑固,因此需要在美國以外尋找更好的機會,由於美國實際利率上升構成壓力,Kettner不再建議增持美股,轉向中性立場,但將歐元區股市評級從減持上調至增持。

與此類似的是,摩根士丹利跨資產策略師安德魯•西茨(Andrew Sheets)也認爲,今年美股將從全球市場“領跑者”淪爲“掉隊者”,經通脹調整後的收益率將從極低負值水平回升至疫情前常態,可能給對利率敏感的成長股帶來新的衝擊,而成長股驅動着美國的超大盤指數。

在種種挑戰之下,邵宇也對記者表示,今年確實是“考驗之年”,未來還有很多次加息即將到來,美股的跌勢或許仍未結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