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人士向雷達財經表示,知網已成爲學術基礎設施,僵持下去,各方都是輸家。知網應當尋找一條與作者、高校互惠共贏之路,助力中國學術發展。

雷達財經出品 文|吳豔蕊 編|深海

5月13日,市監總局官方微信發消息稱,近日,市場監管總局根據前期覈查,依法對知網涉嫌實施壟斷行爲立案調查。

2022年4月,中科院因難以承受千萬級別的續訂費決定停用知網。在中科院下發的通知公告中稱,中科院文獻情報中心自2008年起便承擔全額訂購費用,在全院內開通使用了CNKI科技類期刊和博碩士學位論文數據庫。但CNKI數據庫憑藉極具影響力的的市場地位,對續訂價格卻維持着較高的漲幅,因此中科院2021年訂購CNKI數據庫的總費用達到千萬級別,成爲了中科院資源引進中的“巨無霸”。雙方在多輪談判之後,CNKI數據庫仍堅持近千萬的續訂費用,因此中科院文獻情報中心正考慮通過維普期刊數據庫和萬方學位論文數據庫,對CNKI數據庫形成替代保障。

雷達財經梳理髮現,這並非知網首次被抵制。在山東、雲南、湖北、安徽、河北等地,很多高校都出現過停用知網又再次重啓的情況。其中,影響最大的是2016年3月,北京大學官網上貼出因中國知網漲價而停用的通知,引發了中國知網壟斷的質疑。

“學術界苦知網很久了。”北京某大學研究員向雷達財經表示,中國知網收錄全,短期內很難被取代。

在高收費的另一面,知網卻在未付費的情況下,擅自將大量作者論文收錄。

知網的行爲也引發了作者的不滿。雷達財經注意到,此前在2021年12月,有媒體報道稱,因中國知網擅自收錄趙德馨教授100多篇論文,趙德馨通過訴訟方式維權,累計賠償70多萬。除了趙德馨教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蘇少之、周秀鸞教授同樣對中國知網侵權行爲進行了起訴。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提及的周秀鸞案法院判決落地後,知網曾以“賠償金額過高”的理由提起上訴,但最終被法院駁回。而在陳應鬆起訴案的庭審現場,知網運營方代理人還曾表示:“按照知網現在在庫的作品,被告需要賠償的額度達到1200億元。被告是無法承擔的。”

行業人士向雷達財經表示,知網已成爲學術基礎設施,僵持下去,各方都是輸家。知網應當尋找一條與作者、高校互惠共贏之路,助力中國學術發展。

在5月9日知網母公司同方股份在上證e互動平臺中回答投資者問題時稱,知網也在進行反思,並研究進行經營模式優化改善,積極進行整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