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率土百家?

遊戲內有門“縱橫百家”的活動,會根據玩家的遊戲行爲授予相應稱號,比如單賽季武勳不低於100萬,就能夠被稱之爲“掠地之鋒”——它是率土百家麼?

即將開始的《率土之濱》六週年邀請賽以“率土百家”冠名,參賽總人數近3000人,隊伍攏共約120支,可謂名副其實的百家爭鳴——它是率土百家麼?

硬要給出一個答案的話,這些都是率土百家,但又不全是。在《率土之濱》六週年之際,遊戲官方推出的“百家”概念,絕不僅僅是一項活動,或是一場賽事。“率土百家”映射的是一種精神,一種理念,乃至於玩家對遊戲,甚至是人生的態度。

每個人都有獨家玩法

真實、自由的古代戰爭體驗,這是無數玩家之所以選擇《率土之濱》,並與之相伴六載的主要原因之一。如今,遊戲官方用一段“率土百家”品牌片迴應玩家,沒錯,你們是正確的,你所應該做的,就是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享受遊戲。

率土的戰場上並沒有所謂的禁忌,每個人的選擇都可能改變這個世界的走向。你可以沉醉於金戈鐵馬的嘶鳴,也可以自得於種豆南山下的愜意,破敵、劫掠、種田、鑄寶……正是這百家爭鳴,奏響了《率土之濱》的兵戈交響樂。

在這裏,每一種玩法都可以歸爲“百家”流派之一,每一位玩家,都能夠成就獨一無二的戰爭史詩。


每個人都是率土之濱

《率土之濱》與玩家之間的奇妙聯繫,亦體現在本次“率土百家”發佈的玩家故事片中。

武漢玩家陳果,經歷了2020年的疫情爆發。那是一段頗爲艱難的時期,所幸無數遊戲中結識的好友用實際行動給予其支持,“一位老闆一次在他這下了三萬元的訂單”,最終疫情好轉,守得雲開見日出。用他的話來說,“這個賽季失利,那下個賽季打好就行,生活也一樣”。

24歲的蘇彬城是ICU實習醫生,工作、健身、學習、遊戲、照顧家人,他在繁忙的日常中把握着微妙的平衡,有條不紊地掌控着生活的節奏。但工作的壓力與日俱增,他也在猶豫是不是該調整遊戲方面的時間投入。數年遊戲中結識的兄弟瞭解他的情況,勸慰他優先處理好手頭的事,“這段時間我幫你控號”。蘇斌城笑了:“未來的話,會回來繼續一起戰鬥”。

現實中的故事或許很難像遊戲裏那樣慷慨激昂,動輒百萬大軍陣前對敵,但卻依舊擁有某種足以打動人心的厚重感。跳出遊戲外,玩家才發現根本不存在所謂的“跳出遊戲外”——《率土之濱》的魅力很大一部分便來源於此,六載春秋,“遊戲”二字已經不足以承載對這部作品的定義,率土與玩家絕不僅僅是產品與用戶的關係,而是一種更爲複雜,也更爲緊密的聯繫。

換句話說,是每一位玩家的征伐故事,袍澤情誼成就了今天的《率土之濱》,也正因如此,每個人都是率土之濱。

什麼是率土?是一個自由的沙盤世界,亦是不同思想碰撞交融的社會歷史模擬器。什麼是百家?是每個人在面對選擇衍生出的各有態度、各自精彩的獨家玩法。每一種玩法,都折射玩家在生活中對世界、人生、價值的態度,都是一個真實的人在這個平行戰爭時空的精彩實踐。

率土百家,是你,是我,或者說,是在《率土之濱》裏的我們。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