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北京商報

居高不下的通脹持續爲美國消費者帶來困擾,無論窮人還是富人。即便富有如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也在幾天裏兩度對美國總統拜登對通脹的評論感到不平。在現實面前,拜登對曾經的“通脹暫時論”早已絕口不提,而他將高通脹歸咎於俄烏衝突等黑天鵝事件正變得越來越沒有說服力,更不知道通脹拐點和經濟衰退哪個會先到來。

“對窮人傷害最大”

當地時間上週日,貝索斯在推特上表示,通脹對美國最不富裕的人傷害最大,並在一週內第二次批評拜登對通脹的評論。

貝索斯抨擊道,拜登政府纔是物價暴漲的源頭。面對經濟過熱的通脹環境,拜登政府卻力圖祭出更多刺激案,是參議員曼欽擋下法案才避免自傷。 “事實上,(美國)政府努力向已經過熱、通脹的經濟注入更多刺激。通貨膨脹是一種累退稅(regressive tax),對最不富裕的人傷害最大。”

據瞭解,累退稅的意思是納稅人所得和財富越高,實際稅率越低。貝索斯的這條評論是對拜登聲稱美國有望實現有史以來最大的年度赤字下降(總計1.5萬億美元)的迴應。

事實上,這是近期貝索斯二度開懟拜登了。拜登14日發佈推文稱:“想降低通脹嗎?我們應該確保最富有的企業公平繳納稅款。”

貝索斯當天立刻反擊,要求美國新成立的虛假信息委員會審查該推文。貝索斯說,討論調高企業稅沒問題,壓抑通脹也是重要議題,但是把兩者混爲一談純爲“誤導”。

白宮上週日拒絕就貝索斯的推文發表置評,不過CNBC報道指出,在這兩次表態中,拜登都沒有明確點名“亞馬遜公司”,儘管之前他曾對這家電子商務巨頭的稅務記錄發表過評論,認爲該公司“應該開始繳納他們的稅”。亞馬遜在2021年在全球收入4690億美元的情況下繳納了37億美元的美國稅款,鑑於其規模,它經常被批評爲在聯邦稅上貢獻不足。

此外,拜登還將矛頭對準了前總統特朗普,他認爲在特朗普任期內赤字“每年都在增加”。在過去一年的時間裏,從“通脹是暫時的”到“通脹本質是好事”,再到歸因於俄烏衝突等意外事件,拜登總能對這件事找出藉口。

而對於拜登在通脹問題上的四處“甩鍋”,不少美國民衆乃至知名經濟學家顯然並不認同其說法。First Trust portfolio首席經濟學家韋斯伯裏(Wesbury)上週就表示,一段時間內,通貨膨脹=印鈔。這場“通脹”始於18個月前,而短缺和供應鏈問題則是另外一個問題。

通脹何時見頂

拜登和貝索斯互相指責之際,正值美國通貨膨脹高燒不退之時。4月,美聯儲密切關注的美國通脹數據雖有所回落,但幅度不及市場預期,仍在40年來的高位附近徘徊。

美國勞工統計局上週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4月CPI同比升8.3%,較上月8.5%的增幅有所緩和,但高於市場預期的8.1%。剔除食品和能源價格後的核心CPI同比升6.2%,較上月6.5%的峯值略有回落,但仍超出市場預期的6%。

具體來看,住房、食品、機票和新車價格,是4月推動通脹增長的最大因素。而此前對通脹增長貢獻較大的能源價格、二手車與卡車價格等則有所回落。

數據表明,美國通脹或已顯現出一些降溫跡象。不過,經濟學家與分析師普遍認爲,現在就判斷通脹已經或接近“見頂”還爲時過早。根據皮尤研究中心上週公佈的一項調查,通貨膨脹目前是美國人最關心的問題。在4月25日至5月1日期間接受調查的美國人中,70%的受訪者表示通脹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水清指出,美國國內旅遊業的恢復是帶動機票價格大幅上漲的主要因素。數據顯示,機票價格4月環比增幅高達18.6%,爲1963年首次跟蹤該類別以來最高單月環比增速。

楊水清進一步分析道,4月的通脹數據顯示,美國的通脹或已從第一輪的供需問題轉向能源拉動後,又過渡至服務業通脹。而隨着出行旅遊等需求的劇增,未來判斷通脹是否見頂,還要看美國服務業的通脹能否得到有效的遏制。

值得一提的是,亞馬遜也是美國通脹“苦主”之一。今年以來,亞馬遜遭受着包括勞動力成本上漲、供應鏈問題等通脹帶來的打擊。今年4月,該公司報告了七年來的首次季度虧損。亞馬遜也坦言,高企的固定成本短時期內無法解決,將產生持續的影響。

Jefferies LLC首席經濟學家Aneta Markowska則表示,“推動通脹上漲的原因不再僅僅侷限於最初疫情帶來的供應鏈短缺問題,這意味着通脹壓力實際上正變得更加廣泛”。

加息或不加都是問題

爲應對通脹壓力,今年以來,美聯儲持續加快加息、縮表步伐。5月4日,美聯儲宣佈加息50個基點,將聯邦基準利率目標區間上調到0.75%至1%之間,創下2000年以來單次加息最大幅度,並同時宣佈將從6月1日起縮減資產負債表,以遏制通脹。

上週,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獲國會批准連任後表示,將“不惜一切代價”將通脹率降到美聯儲設定的2%目標。他坦言,美國勞動力供需失衡和通脹高企並存,而美聯儲政策手段有限,能否實現經濟“軟着陸”取決於許多不可控因素。

Capital Economics的高級經濟學家Andrew Hunter指出,4月份核心通脹的回升可能會加強美聯儲在未來幾次會議上繼續加息50個基點的決心,同時也意味着美聯儲將考慮更積極地加息。不過,Hunter補充稱,隨着商品暫時的短缺得到緩解,以及工資增長降溫,通脹將進一步更明顯地回落,美聯儲或在今年下半年放慢緊縮步伐。

楊水清表示,美聯儲此輪的貨幣政策緊縮是相對落後的。應該在去年下半年就開啓相關的加息事宜,但實際上一直推遲到今年3月份纔開始加息。未來還有五次議息會議,從目前的通脹數據來看,預計美聯儲加息的力度或高於預期。眼下,美國的聯邦基準利率在0.75%-1%,今年有望達到2%左右的水平。

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大幅度加息又會抑制經濟。在加息預期的壓力下,近期市場惶恐不安。美股連續出現大跌,標普500指數更是跌破4000點關口。

在此背景下,高盛已經下調了今年的市場預測。高盛的股票策略團隊將標準普爾500指數的2022年底目標從4700點下調至4300點,並指出自1月3日該指數達到峯值以來,投資者一直受到“打擊”。高盛還表示,如果出現經濟衰退,它將把標普指數推低至3600點,這將比當前水平下跌11%。

高盛資深董事長Lloyd Blankfein就已經敦促企業和消費者爲美國經濟衰退做好準備,稱這是“非常非常高的風險”。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趙天舒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