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範子萌 ○編輯 顏劍

5月伊始,美聯儲時隔22年後大踏步加息。

以此爲起點,全球金融市場幾番波折動盪,標記下多個“大事記”:

“全球資產定價之錨”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短暫“喘息”後,衝刺至3.1%上方;美元指數也“步子邁得大”,站上104大關,創下20年來新高;美股明顯“拖後腿”,納指5月跌幅已超5%……

而截至4月,新興市場國家已連續兩個月面臨資金流出,5月份這一圖景會否改變?

通脹和緊縮當頭,市場博弈已然白熱化。這場由美聯儲加息爲導火索引發的全球金融市場動盪還將延續多久?

加息預期“吹風”

美債收益率、美元接連上破

美聯儲五月議息會議剛剛謝幕,1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稍事緩和之後,又進入了巨震狀態,接連突破關鍵點位。

上週,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突破3.12%,爲2018年12月以來首次。而在過去的4月裏,10年期美債收益率自2.32%不斷強勢突破,單月上漲近60BP。上行幅度之大,不可不謂爲失速。

美元也連番突破。4月以來,美元指數由98附近,節節攀升,截至記者昨日發稿,站穩104大關。

在5月議息會議上,美聯儲時隔近22年加息0.5個百分點,同時決定從6月起開啓縮表。儘管本次會議釋放的信號基本符合市場預期,但面對持續高企的通脹,市場對於美聯儲後續高頻、大幅加息的預期正在醞釀。

5月11日晚間,美國勞工部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環比上漲0.3%、同比上漲8.3%,均超出市場預期。

“儘管4月數據並沒有反映美聯儲將推出更激進的緊縮政策,但確實再次讓市場對加息75個基點的猜測升溫。”景順亞太區(日本除外)全球市場策略師趙耀庭說。

敏感的資金:

新興市場連續兩個月流出

10年期美債收益率是全球債券市場的重要基準,反映了全球資金的安全訴求以及通脹預期,在全球金融市場牽一髮而動全身。

以美股爲例。由於10年期美債收益率是納指和科技股的重要“風向標”,4月至今,伴隨着10年期美債收益率站上3%,納指跌幅達13.26%。

全球資金流動受這一關鍵“錨”的影響,也已發生變化。這在新興經濟體中,表現得尤爲明顯。國際金融協會(IIF)最新發布的全球資金流向報告顯示,4月,流出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總額爲40億美元。這是新興市場國家連續第二個月整體首次面臨資金流出的處境。

在經歷了連續兩個月流出之後,未來又將如何?IIF經濟學家Jonathan Fortun表示,出於地緣政治因素、全球流動性面臨收緊、通脹高企以及疫情不確定性等原因,投資者對風險的敏感度較高了。未來一段時間,全球資金流動仍將處於波動中。

不過,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認爲,沒有充足理由認爲這輪美聯儲加息加縮表對新興經濟體的衝擊會超過2017年至2019年的上一輪縮表。因爲截至2021年底,新興市場資金流入約5700億美元,不足上輪QE期間的一半。而且,多數新興市場經濟體已經進行了預防性加息,因而資本進一步外流的規模可能相對有限。

事實上,作爲應對策略之一,今年以來,包括阿根廷央行、新西蘭央行、巴西央行、智利央行、哥倫比亞央行等多家央行已進行預防性加息,或保持與美元加息同頻,以防範資本流出。

加息蝴蝶效應

警惕全球債務風險

10年期美債收益率的失速上行,其背後是市場高漲的加息預期。部分經濟體已感到債務壓力“山大”。

今年4月,斯里蘭卡財政部發表聲明稱,該國政府決定,在完成債務重組前,暫時中止償還全部外債。斯里蘭卡央行數據顯示,截至今年3月,斯里蘭卡外匯儲備已降至19.3億美元。據媒體報道,斯里蘭卡今年需償還的外債總額高達數十億美元。

在美聯儲加息背景下,斯里蘭卡或許只是全球債務風險“暴雷”的主角之一。業內認爲,伴隨着美聯儲加息啓動,全球債務償還負擔或將加重。它不僅可能加劇美國債務風險,還可能增加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償還美元債務的成本,從而引發全球債務違約風險。

“美元加息對擁有較高美元債務的經濟體的衝擊可能很難避免,特別需要謹慎應對。”植信投資研究院祕書長鄧志超表示,除了美元加息強化美元迴流,導致一國面臨資本流出以外,一些經濟體還將面臨債務負擔加劇和償債節奏被打亂,很有可能形成大面積債務違約。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全球債務規模急劇上升,尤其是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國際金融協會(IIF)《全球債務監測》報告顯示,2021年全球債務總額首次突破300萬億美元,達到303萬億美元,創歷史新高,債務佔全球GDP比重爲351%。

這其中,新興市場國家的債務比2020年增加8.5萬億美元,超過了95萬億美元。報告顯示,新興市場國家的債務佔GDP比重約爲248%,比疫情前增加了20%以上。

通脹見頂?

美債風暴還將持續多久

市場尤爲關注的是,這場由美聯儲加息爲導火索引發的全球金融市場動盪還將延續多久?

“當前,美聯儲在預期引導方面或已接近本輪緊縮週期中的最‘鷹’時刻。”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鍾正生認爲,隨着美聯儲即將走過最“鷹”時期,10年美債收益率高點或在年中。隨着美聯儲縮表推進,美債實際利率或繼續上行,但通脹預期可能回落。如果10年美債收益率見頂,美元指數也可能很快(通常3個月內)見頂。

興業研究外匯商品分析師張峻滔表示,在6月議息會議前,市場繼續炒作加息預期的空間已經非常有限。第二季度的市場關注點在於通脹和縮表。

“第二季度美債依舊面臨較強的利空壓力。”張峻滔認爲,除了美聯儲縮表,歐央行強化加息預期也值得關注。當前全球利率共振上行的風險不容小覷。美債多空雙方在3%一線展開激烈博弈,技術分析指向10年期收益率將衝擊4%,警惕在3%一線鞏固後繼續衝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