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述消息一出,華北製藥(600812)、步長製藥(603858)、雲南白藥(000538)、千金藥業(600479)、大理藥業(603963)、阿拉丁(688179)等多家國內藥企股價大漲,成爲“千金藤素”概念股。截至5月16日收盤,千金藥業、大理藥業、步長製藥、華北製藥均10%漲停,雲南白藥收漲2.84%。

股價大漲背後的原因多是投資者關注到這些企業擁有千金藤素相關產品、技術或合作。令人最爲詫異的是千金藥業,該公司並沒有千金藤素相關業務,上漲的原因是企業名稱中有“千金”二字。

5月16日晚間,千金藥業公告稱,公司沒有千金藤素的生產及銷售,公司主要產品婦科千金片中主要成分黃藤素是乾燥藤莖中提取得到的生物鹼,與媒體報道中的千金藤素不是同一種物質,在化學結構、藥理作用方面存在較大差異。

同一天,步長製藥、華北製藥、阿拉丁、大理藥業等企業也發佈公告,或澄清沒有相關產品,或表示公司擁有的“千金藤素”產品銷售額很小。

“這個事情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對於這場由千金藤素帶來的二級市場狂歡,5月16日下午,千金藤素相關專利發明人北京化工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童貽剛在一場直播中強調,千金藤素的報道在兩年多之前就有了,當時沒收到什麼反應,沒有想到這次專利的報道引發那麼大的關注,可能與當前疫情形勢有關,這是一種巧合,導致有些股票上漲更是沒有想到。 

千金藤素到底是什麼?

根據千金藥業公告,千金藤素是從防己科植物頭花千金藤、地不容中分離提取的雙節基異喹啉生物鹼。

國家藥監局數據庫資料顯示,國內有四家公司擁有千金藤素片的批文,分別爲瀋陽管城製藥、雲南白藥集團文山七花公司、雲南白藥集團大理藥業和雲南生物谷藥業,批准日期在2020年4月至7月之間,規格均爲每片重0.05g(含千金藤素20mg)。

千金藤素片的說明書顯示,該藥用於腫瘤病人因放療化療引起的白細胞減少症。

在5月16日下午的直播中,童貽剛談及千金藤素的毒性問題時提到,該藥用於抗新冠病毒研究屬於老藥新用,因爲已經在臨牀有很好的使用,毒性不會成爲未來該藥研發上的一個障礙。 

千金藤素是抗新冠藥物?

根據中國及多國專利審查信息查詢官網公佈的說明資料,童貽剛團隊的發明專利名稱爲“穿山甲冠狀病毒xCoV及其應用和藥物抗冠狀病毒感染的應用”。從名稱來看,這項專利與抗新冠似乎並不相關,爲什麼會與新冠治療藥物聯繫起來?

這可以從專利說明書找到答案。

專利說明書顯示,發明人從海關查獲的死亡穿山甲中分離並培養出一株新的冠狀病毒xCoV,稱爲穿山甲冠狀病毒xCoV,其全基因組序列分析結果顯示與SARS-COV-2(新型冠狀病毒)的S蛋白同源性達92.5%,是迄今爲止成功分離培養的與後者同源性最高的病毒,但該病毒不感染人,對人是非常安全的,可用於抗新冠病毒的藥物篩選與評價、疫苗篩選與評價、減毒及滅活疫苗的製備。基於該篩選模型,選出了千金藤素等抗新冠病毒的活性藥物。

不直接使用新冠病毒,而使用S蛋白高度同源的病毒來篩選抗新冠藥物,這種方法是否會結果的準確性?對於這個質疑,童貽剛在5月16日下午的直播中解釋稱,使用與某種病毒類似的病毒去做抗病毒藥物的篩選,是病毒學研究的通用的做法,如研究艾滋病毒,研究者往往會用猴子的艾滋病毒去做,這種病毒對人非常安全,“尤其是對於一個高致病性的病毒的話,我們不能隨隨便便地去拿高致病性的病毒去做實驗。”

根據科技日報早前報道,童貽剛團隊於2020年2月最早原創發現千金藤素具有超強抗新冠病毒活性,同年3月發表的相關論文。關於“15393倍”這個數據,童貽剛解釋,不用千金藤素藥物時如果有15393個病毒,在用10微摩爾/升千金藤素藥物的情況下,病毒數將只有1個,即很少量的千金藤素就能阻止新冠病毒擴增和傳播。

對於千金藤素的抗新冠能力,並非只是童貽剛團隊的一家之言。科技日報的報道中提到,美國學者此前也在《科學》發表論文證實,千金藤素的數據在其研究的26種藥物中數據亮眼,而且優於已經獲批上市的瑞德西韋和帕羅韋德。

千金藤素真正用於新冠還有多久?

“根據研發經驗,新藥研發存在一定風險,例如臨牀試驗可能會因安全性和/或有效性等問題而終止。”這是新藥研發公告“風險提示”常用到的一句話。

從目前的資料來看,千金藤素的抗新冠效果結論是基於體外實驗,距離真正的人體試驗還有很遠的距離。可以預見的是,千金藤素仍需要大量數據證明自身有效性和安全性,才能真正上市應用。

不過,童貽剛表示,自己和團隊對這個藥的前景非常看好,寄予非常大的希望,“希望這個藥能夠儘快完成動物實驗,完成臨牀研究,也希望國家能夠給予綠色通道、優惠的政策,能夠更快地推動藥物的研發。”

談及該藥研發過程中面臨的問題,童貽剛表示:“最主要的問題可能現在國內還沒有這個藥,所以還得把這個藥先造出來,造出來之後要在質量符合的情況下再去做臨牀試驗。”

童貽剛提到,目前四家擁有生產批號的企業只是有批號,但並沒有生產,在中國是買不到這個藥。這次報道引發關注後,有企業對這個比較感興趣,有批號的四家企業中也有人找過來。

童貽剛相信,千金藤片的安全性沒有問題,只需要做它的有效性就可以,如果要加快臨牀試驗速度,應該是比較快就能附條件上市,“我也希望這一天早點到來。”

多家藥企澄清千金藤素概念

在全球新冠疫情持續的大背景下,新冠藥物作爲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環,總能刺激到市場的神經。此前,阿茲夫定這款新冠口服藥的生產經銷商,從傳言到簽署協議,均帶動了華潤雙鶴新華製藥等公司的股價大漲。

如今,尚處於早期研發階段的千金藤素也催生了相關概念股。不過,多家企業在5月16日做了解釋。

步長製藥公告稱,近日關注到有媒體報道將公司列爲千金藤素概念股,經覈查,公司全資子公司山東丹紅製藥有限公司(原菏澤步長製藥有限公司)擁有“一種鹽酸千金藤素的製備方法”的發明專利,公司目前無千金藤素相關產品的研發、生產及銷售。

華北製藥公告稱,公司注意到部分媒體報道中提及“華北製藥與專家團隊有千金藤素相關技術合作”。經公司覈實,目前,公司未與相關專家團隊開展千金藤素技術合作,公司也沒有千金藤素相關產品。

阿拉丁公告稱,近期有媒體報道關於“千金藤素”熱點概念,2021年公司產品“千金藤素”的銷售額合計爲10220.95元,目前該產品的銷量較往年相比未發生明顯重大變化。公司提供的科研試劑是爲科研活動服務,具有小批量、多規格的特點,該產品存量較小,公司的產品規格大多是克、毫克級別,供具有研發需求的各領域企業、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實驗室研發使用,不是工業原料。單一產品銷售額對公司經營業績影響很小。

大理藥業的投資者在互動平臺提問,公司招股說明書上鹽酸千金藤鹼注射液臨牀試驗研究進展情況。大理藥業5月16日迴應稱,該項目早已終止,公司沒有生產鹽酸千金藤鹼注射液,請廣大投資者理性投資,防範風險。

責任編輯:吳劍 SF031

相關文章